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三百零六章 顶级神识(书号:760

第三百零六章 顶级神识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“帮刘立明说情?”陈太忠登时就有点恼了,潘珂旻,有你这么糟蹋人的吗?

    “祁惠君当时顶了我的指标,我也没求人去找她说情啊,”他不阴不阳地来了一句,根本不管潘主任脸上的那一丝尴尬。

    “再说了,我这种随便就能让人划拉下去,又能让人顶上去的小人物,哪里有帮他说情的能力?小陈我自身都难保呢,呵呵~”

    他这话说得是不错的,但是很遗憾,他说话的顺序错了,按道理说,他应该先申明自己没能力帮忙,然后再婉转地表示一下被人顶了的不满,这么一来,任是谁都不能说什么。

    可是他先把不满摆了出来,最后再说自己没能力,那么,就算他真的没能力,也会被人认为是怀恨在心不肯伸手而已。

    所以说,官场上说话,学问实在是太大了,别说一字之差,哪怕一个字都没错,只是语气和陈述顺序不一样,都可能会招致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当然,陈太忠这么说,不但是对刘立明有成见,更是因为潘珂旻胡乱搭线而相当不满,愤懑之下,才导致了顺序的紊乱。

    可这话听到潘主任耳中,却是引申出了另一层理解:不是吧?小陈对刘立明这么耿耿于怀,难道说,这事……真是他做的不成?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陈太忠这话,是极大的驳了潘珂旻的面子,可潘主任能怎么样?他的开区还在等米下锅呢,听到这话。也只能感慨今不如昔,人家小陈地翅膀,确实是硬了。

    还好,他来递话的时候,就存了一个“胜固欣然败亦可喜”的念头。倒也没什么挫败感,不过。该怎么样给祁惠君回话,他心里却是已经有了主张。

    这通话说完,基本上就到了十一点,这下,陈太忠想走都走不了啦,张新华固然拽着他不肯松手。潘珂旻为了表示心中没有芥蒂,也是死活不肯放他走。

    到最后。张新华搬出了杨新刚,“小杨,跟我一起拽住陈科长,这家伙现在涨本事了,居然想跑哎~”

    如此一来。陈太忠就实在没有走人的机会了,而且,为了表示大家没有忘记曾经的政法委书记现在地业务科科长。饭局居然定在了蔡老板的“仙客来”酒店。

    出人意料地,陈太忠在这里居然见到了任娇,任老师正拿着一叠宣传资料给食客们呢,“大家看看吧,这个‘安逸’产品,真的很不错哦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啧,我怎么会骗你们呢?喏,资料上的这个女士,就是我哦,与其做别人的下线,不如做我的,我的级别可是很高地……”

    陈太忠一见这架势,脸都绿了,这也实在太给我丢人了吧?他忙不迭转头,索性假装不认识任娇,“服务员,安排个包间,嗯,把你们蔡老板叫过来。”

    还好,张新华和潘珂旻都只见过任娇一面,眼下虽然惊艳于任娇的美貌,又因为此女是“资料女郎”多看了几眼,却是没认出这女人就是曾经吃吴言书记飞醋地那位。

    不多时,蔡德福跑了进来,事实上,仙客来的收银员是认识张新华和潘珂旻的,眼下见父母官儿陪了一个类似领导的年轻人来,当然要尽快通知自家老板。

    还没等他话,陈太忠一把就把蔡德福拽到了一边,“我说蔡总,任娇在你这儿搞什么呢?你也不知道管管?”

    他真的恼火了,连“蔡总”这么见外地称呼都喊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嗐~”蔡德福苦笑一声,摇摇头,“你以为我不想管的可是我的客人!不过,她说只宣传一天,我是她舅舅,还能说啥?”

    “好好,”陈太忠无奈地点点头,“管住你下面地人,别让他们乱说,也别让任娇闯进这个包间啊,要不我可真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啧,唉~”蔡老板咂咂嘴摇摇头,接了,我知道了,你……点菜吧。”

    酒足饭饱之际,陈太忠刚说要回招商办打个小盹,谁想电话又来了,这次来电话的是马疯子,“陈哥,我这儿……我这儿出了点状况!”

    自打陈太忠将汽车交付给马疯子和狗脸彪之后,这二位就开始了整合车的工程。

    马疯子在湖西区玩得很转,恰好的,离纺织厂不远就有一家规模不算太小的私人汽车修理厂。

    这次走

    陈太忠出的那五百万并没有全部用完,而马疯子和狗有点积蓄,说不得就给那汽修厂添置了点设备,占了一部分股份,将原来的老板直接打回家坐收红利去了。

    一周前,厂子里整好了第一台车,马疯子就出去四下里张罗卖车去了,狗脸彪留守汽修厂负责组装汽车。

    便宜的进口车,肯定是好卖的,除了第一天没开张,接下来的两天里,就卖了三辆车,而且还有人下了八辆车这种大订单。

    这下,汽修厂就忙不过来了,说不得马疯子就回来打算跟狗脸彪商量一下,看看是不是能提高一下产能。

    汽修厂不大,不过,真要流水线一般组装车的话,一天弄个四五辆出来也不是什么难事儿,各个工序拆分开,多招几个工人就完了,反正,湖西区就数人工不值钱了。

    以前,两人是不知道这汽车的销路到底如何,不敢装得太快,否则的话,汽修厂里摆上一溜簇新的进口车,实在也太过扎眼了。

    可等到马疯子回到汽车厂之后,傻眼了,狗脸彪不见了,走的时候连招呼也没打,就那么凭空地消失了。

    打手机?对不起,“您拨的用户不在服务区!”

    这不应该啊,没道理的嘛,卖车的钱,是在马疯子手里呢,狗脸彪走的时候,什么都没拿,清渠乡那里的货也没人动,甚至,狗脸彪的几个手下,都有点奇怪,彪哥这是去哪儿了?

    或许,是又有案子查到他头上,所以大彪跑路了?马疯子也只能做如此推断了,既然匆匆忙忙地跑路,那仓促之间通知不到弟兄们,也是能理解的。

    可是,三天之后,狗脸彪还是音信全无,这下,马疯子就坐不住了,妈逼的这家伙有点不地道,陈哥的能量大得很呢,你丫跑路之前,也不问问陈哥能不能帮你搞定?

    总之,万事小心总是没错的,而狗脸彪的失踪,确实也减慢了汽车的销售度,陈哥在这买卖里有股份,那么,马疯子自然要通知陈太忠一声。

    失踪就失踪呗,我又不是他爹,管得了那么多?陈太忠一听是这种小事,也懒得多想,“管他呢,你把帐记好,别少了他那份儿就行了……嗯,该扣的也得扣,这家伙一跑,给咱的业务造成了一定的影响和损失!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陈太忠就想挂电话了,不过,转念一想,又多说了两句,“对了,以后疯子你遇到事,记得跟陈哥说一声,别的不敢说,在凤凰市里,我搞不定的事儿可真的不多,你的口碑比狗脸彪好,你的事儿……我愿意帮忙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也懒得听马疯子的千恩万谢,直接挂掉了电话……靠,这么点小事,也要影响哥们儿休息,真是过分。

    慢着,不对!陈太忠才说要睡去,猛然间想起一件事,登时就在须弥戒里翻腾了起来,翻了半天,才终于明白了:果然,从张力那里弄来的毒品……不见了!

    后来我好像塞进哪个木箱了?他隐约记得,为了怕在须弥戒中存取物品时,一不小心带出毒品来,他是学了张力,将毒品塞进某辆车的后备箱了。

    那天下雨,在山上开好路之后,陈太忠一肚子牢骚地将那些木箱堆放进帐篷里去,却是仓促之间忘记把毒品拿出来了。

    显然,狗脸彪现了那批毒品,带了货直接溜掉了,那厮一直想做毒品买卖来的。

    我草,你能耐大了啊,陈太忠登时就火了,明明知道我不待见这玩意儿,居然还敢拿了这东西走人?

    自从开始合作走私汽车,他在狗脸彪和马疯子身上,是下了顶级神识的,钱他损失得起,但丢不起人。

    眼下,他只能调动仙力,去搜索狗脸彪的神识了,刚才不用是没必要,现在,为了面子,为了那些毒品,他也得搜寻一下狗脸彪的所在。

    不过,他的能力还很弱,就算是顶级神识,出两三百公里的话,大约也就只能判断个方位了,想到自己马上要出国了,根本走不开去拿人,他心里又是一阵大恨,靠,狗脸彪你不要高兴得太早,等哥们儿回来之后,抓不到你我跟你的姓!下一刻,他就高兴了起来:哈,狗脸彪还在凤凰市!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