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三百零四章 幻梦城的收入(书号:760

第三百零四章 幻梦城的收入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太忠对赵璞此人,早就懒得追究了,不过,耳听得这了一点,心里登时又是一阵愤懑,我靠,吴言这是搞什么飞机呢?

    “这家伙升得这么快?”

    他再快,能有你快吗?张书记看他一眼,憨厚地摇头笑笑,却是没接这个话茬,“太忠你这家伙,绝对是无事不登三宝殿,老实说,今天来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我看起来有那么市侩吗?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半开玩笑半当真的眼中,“难道就不能是想新华书记了?”

    “有那么市侩!”张新华点点头,脸上却还是那种憨憨的笑容,只是,眼中多了一份戏谑,“杨新刚请客你不叫我,我可是很记仇的啊~”

    庆杨新刚高升的宴席,张书记没被通知,心里有点恼火是正常的,不过,眼下他肯说出来,自是没有真正的生气,这个大家却是都明白。

    “哈,那是老书记你早说过要我们低调做事嘛,”陈太忠来之前就想过这个话题了,反正他现在已经是今非昔比了,跟张新华赔再多的小心,别人也不可能因此而小看他,只能说他念旧情,“要不,新华书记您惩罚我吧,我认了。”

    张新华怎么可能惩罚他?太忠现在混得风生水起的,偏偏对自己越恭敬了,这事儿搁在谁身上谁也会高兴,“哈,太忠你这张油嘴,我就奇怪了,以前你不是这样的啊?”

    寒暄完毕之后,陈太忠就向张新华提出了自己的困惑,当然,他绝对不能说。我以前杀人不眨眼,现在有三个人,我得干掉,却是有点不忍心,您说该怎么办?

    “现在。有几个家伙,对我带来了一些麻烦。不过呢,收拾他们吧,又有点不忍心,您说我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具体事情,肯定是要具体分析的,”张新华现在对陈太忠。那绝对是倾囊而授,这么出息地弟子。打着灯笼也难找啊,虽然他很想知道点内情,不过,人家太忠既然不说,肯定也是有人家的考虑。

    “官场上。容不得心慈手软,所谓的平衡或者和光同尘,只是一时的权宜之计。千万不要以为,一团和气就能做个好领导,”显然,张新华会错意了,他以为陈太忠遇到了官场中的倾轧。

    “该人头落地,那就人头落地吧,只要不是你地人头落地就好,一样的,你以为他们最终会放过你?”

    “妥协是必要地,但那你的有让对方妥协的资本,要是没有,还不如趁着得势的时候,直接扼杀他们,”话虽这么说,张书记的脸上,还是那副慈祥如邻家老伯的笑容,似乎在说自己出门散步用低价买了两斤便宜鸡蛋地样子。

    不是你说的那么回事啊,陈太忠撇撇嘴,刚想解释一下,猛然间眉头一展,对啊,哥们儿现在,炼情商好像都炼得心慈手软了!

    有同情心是好事,可同情心泛滥就不是什么值得夸奖地事儿了,所谓的人情世故,不就是该心软的时候心软,该手狠的时候手狠吗?

    那就让关家一家三口,作为哥们儿找回狠辣手段的一块试金石吧!

    陈太忠终于拿定了主意,反正这不是白出手,最起码也有一具嫩生生、香喷喷地青春**等着他享用呢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意识到,对他的心态而言,这是一个升华,原本他是性情乖戾无比的,后来经过在官场地熏陶,逐渐地有了些人味儿,可眼下,他能再度狠下心来,那就说明他已经有了某种突破。

    而混官场,却是不能少了这种狠辣,是的,跟李继峰的意气之争并不算什么,他现在的心态,为了一点蝇头小利,对与己无关的人都要下狠手,这才是初步具备了在官场中打拼的资格,

    跟张新华胡乱侃了一阵,他才说要站起身走人,却不防张书记狠狠地拉住了他,“马上饭点儿了,你要走了,那以后就不用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才十点啊,老书记,”陈太忠有点头疼,“我马上要出国考察了,单位里还一堆事儿等着安排呢。”

    两人正在拉拉扯扯,却不防潘珂旻主任闯了进来,“哈,太忠,你还知道回来啊?真是,一回来就知道找新华书记?”

    说实话,陈太忠在开区街道办里,跟潘珂旻打交道还真的不多,潘主任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,远没有张书记

    亲。

    不过,潘珂旻对他的态度,一直还是不错的,尤其是潘张二人见过他和吴书记单独用餐之后,潘主任有事没事都要找他聊那么两句,关系也是越来越融洽。

    一边说着,潘主任一边把他按在了沙上,“好久不见你了,正好有点事儿要问你呢,家的投资到底是打算投在哪块儿啊?”

    “张瀚找我好几次了,”陈太忠苦笑,他确实头疼新开区管委会的张副主任,人家不但是正处,背后还有副市长杨锐锋,“我和总都看好咱这儿,结果搞到张副主任跑到秦主任那儿去闹。”

    “啧,”潘珂旻遗憾地咂咂嘴,他怎么惹得起张瀚?“真是的,他们新开区已经那么多企业了,这点钱也不放过?”

    家真要砸四个亿下去,足抵得上新开区的企业加起来投资的三分之一了,而且不说关联效应,只说家后面还可能将投资追加到十来亿甚至二十来亿,张瀚怎么可能放跑这么大一条鱼?

    “他说他的,咱做咱的就完了呗,”陈太忠很郁闷地现,自己回来原本是讨教加叙旧的,却让潘主任活生生地将话题转移到了工作上,“实在不行,家的配套产业拉俩过来也不错嘛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太忠,”潘珂旻嘴里叫着陈太忠,却是斜眼看着张新华,“你跟幻梦城的石红旗熟不熟?他欠街道办的房租,差不多一年了,大几十万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人我倒认识,”陈太忠开始满嘴跑火车了,他在幻梦城享受了那么久,关键时刻还是得帮十七说说话,“听他说起过,那里买卖不是很景气,而且他们还在扩建中,欠的钱……估计迟早会还上的吧?”

    “我插句嘴啊,”张新华听着坐不住了,他是书记,按理说是不用管经营上的事儿,不过,在官场上,并不是所有事情都能划分到泾渭分明的地步。

    而且,潘珂旻当着他说这事,那肯定也是一种策略,他要直接坐视的话,未免就有点说不过去了,“我可是听说,幻梦城的生意还不错啊,一到晚上满当当地全是车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也听说了,”潘珂旻点点头,脸上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,“不过,石总说了,他们的成本特别高,而且拉单子给我看过,我觉得看起来也是那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这么回事啊,看来石总跟潘主任的关系不错啊,这种机密也能看到,”张新华点点头,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,沉吟一下又接着开口了,“嗯,那先体谅体谅他们吧,杀鸡取卵总不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潘珂旻跟张新华搭档,也有相当的日子了,一听这话,就明白了,十七那厮肯定给书记上过贡了。

    不过,张新华为人到如此谨小慎微,却是潘珂旻有点不待见的,就像刚才丫说的自己跟十七关系近那句话的意思,搁给一般人来理解,那就是说他潘某人和石红旗里勾外联算计街道办。

    但潘主任非常明白,张新华说的重点在下一句上,“这种机密”——是啊,人家幻梦城的经营成本根本就是机密,其他同志人云亦云地瞎猜想,那是不负责任的,也是做不得数的。

    可是,如此一来,张新华是脱身了,但潘珂旻差不多就被他架到了火上了,没准什么时候会被烤一下呢,你说潘主任能不郁闷吗?

    当着陈太忠的面,就幻梦城拖欠房租一事,街道办的两个领导总算是统一了思想,不过,陈某人对这个过程,相当地不满意。

    哥们儿已经离开街道办很久了啊,你们要跟我叙旧、谈工作,那都不是问题,可不用再把街道上的事儿说来给我听了吧?

    难道说,潘主任了知道我在背后支持十七,想卖我人情?陈太忠不得不开始考虑这种可能性了,这种感觉让他有点郁闷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们有事要谈,那我就先告辞了,呵呵,”他打算溜号。

    得,这次别说张书记了,连潘珂旻都伸出手了,“不许走,对了太忠,来我办公室,我找你说点事儿。”

    果然如此,陈太忠心里泛起一丝疑虑,到底是什么事儿啊?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