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三百零三章 所谓诅咒(书号:760

第三百零三章 所谓诅咒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太忠心里明白,王伟新的退让,肯定是冲着蒙晓艳的蒙艺的面子,可自己太过无视秦连成这个顶头上司的话,似乎也不是为官之道,是的,他需要说点表态的话。

    “主任,这件事,还要多些你的协调了,王副市长肯定不可能认我嘛。”

    嗯?好家伙,你居然能说出来这种话?秦连成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在他印象中,陈太忠可一直是个莽撞的家伙来着,丫好像一直喜欢用拳头说话。

    所以,这话入耳,秦主任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,流氓不可怕,就怕流氓有文化,这家伙什么时候说话也变得这么婉转了?

    不过,想想陈太忠这么说,还是讨好自己的意思,秦主任暂时就放宽了心,他婉转他的,反正这是我的兵,只要我事事都肯关照,那自己也就算多了一把利刃在手。

    他原本还想隐晦地问问陈太忠,刘立明那事儿到底是怎么整出来的呢,可眼下却是不想再提了,以免引火烧身,“嗯,太忠,对于这个考察团,你还有什么好的建议没有?”

    能不能让这旅游团里多两个办事的啊?这是陈太忠最想提的建议,不过,想想这么说,又要惹人无数,他终于遗憾地叹口气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啧,我就是不待见李继峰,要是能把他换下来,那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李继峰……跟秦小方说得上话啊,”秦连成下意识地说了一句,可想想刚才秦书记对自己的捉弄,他心里的怒气又起。终于一咬牙,“你确定想这么做吗?秦书记的能量可是很大地。”

    “秦小方?”陈太忠笑笑,没说什么,不过,他眼里的那份傲然。却被秦主任看了一个真又真。

    “好吧,他要是能下的话。你建议上谁?”秦连成既然把火点着了,肯定就不想纠缠这个问题了,“我想听听你心里的人选。”

    “那肯定是谢向南了,我俩搭档配合还是不错的,”陈太忠一想那个名为考察团地旅游团,心里就有点腻歪——杨倩倩说了。没准要受气呢。

    把谢向南这个闷葫芦拉进来的话,到时候就算有领导们提出比较过分地要求。他也不用自己出马,直接要自己的副职去办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嗯,小谢确实不错,”秦连成可是知道谢向南的来头,自是觉得陈科长这个建议不错。不过,这件事里还有个最大的问题,那就是……李继峰不可能主动要求退出的!

    “可惜啊。我不方便直接劝李继峰,太忠,这件事有点……有点难办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去劝他好了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“不过这两天,见不着他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他躲着你呢,”秦连成想起这个,就有点好笑,他当然知道陈某人打算怎么“劝人”,不过,这关他什么事儿呢?“你顶了祁惠君的缺,估计他明天会准点来地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样啊,”陈太忠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他感觉到了,秦连成似乎想借自己的手教育一下李继峰,不过,这正是他想做地事儿,所以,倒也不在乎是不是被人利用了。

    希望这家伙下手轻点吧?看着陈太忠转身而去,秦连成苦笑着摇摇头,顺手又拿起了电话,开始拨号,“喂,是谢向南吗……”

    事实跟秦连成想像的有点出入,第二天,陈科长根本没对李主任大打出手,而是走到李继峰面前,看着瑟瑟抖的那厮,很轻蔑地笑了一声,“哈,好久不见李主任了啊,以后啊,你走路得注意点,冬天黑得早,小心路滑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这话是在综合办说的,李继峰就算再怕他,也没办法对这种挑衅视而不见,再说了,他已经进了考察团,李主任就不是特别害怕了:你丫敢胡来,那我报警,看你怎么再出国?

    “陈科长你什么意思啊?”李继峰壮着胆子冷笑一声,“哼,谁都知道你厉害,不过,你是不是忘了凤凰市还有公检法司呢?”

    “我没别的意思,只是好心提醒你嘛,呵呵,”陈太忠轻声笑了起来,顺便还摊开双手耸耸肩膀,“天确实黑得早了嘛,马上又要有寒流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他见到自己地“好意”没人理会,一屋子人都看着他默默不语,只能“讪讪

    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见他消失在门口,大家才说要舒口气,没想到陈科长又探了头回来,“对了,还有,要小心高空堕物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混蛋!”李继峰见他不敢怎么样,胆子登时大了不少,跳脚骂了起来,“有你这么咒人的吗?”

    走廊中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,陈科长却是大笑着渐行渐远了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李继峰在家门口遭遇到了传说中地“高空堕物”,四层的一个大花盆砸了下来,奇怪的是,当时无风无雨的,没人知道那花盆是如何从架子上掉落下来的。

    那花盆本来是冲着李继峰的脑袋去的,不过,李主任或者心里还有点被“诅咒”的阴影,行走得小心翼翼的,见势不妙赶紧向旁边一闪,那花盆正正地砸到了他的右脚脚面上。

    于是,李继峰的脚趾骨多处骨折,“伤筋动骨一百天”,那么,他就实在赶不上考察团出国的节奏了,秦连成主任在叹息损失一员大将之余,将这个名额安排给了业务二科的副科长谢向南。

    对这个安排,张玲玲手下的副科长冯罗修肯定有点不满意,不过,眼下的招商办里,陈科长简直可以用“气焰滔天”来形容,人家不但拿下了家的级大单子,而且打架也不含糊,又深得秦主任的赏识,谁敢不买账?

    所以,可怜的冯副科长只能私下里跟张玲玲抱怨一番,“老大,业务二科那临编,居然骑在咱业务科的头上了,都是什么世道啊?”

    “先由他们狂吧,早晚要他们的好看,”张玲玲狠狠地咒骂一句,她原本是个精明人,只是,女人在一旦在某些事情上钻了牛角尖,却是很容易地情绪化用事。

    不过,说归这么说,想想李继峰在陈某人出“诅咒”的当天,就真的遭遇了“高空堕物”,这种离奇,让所有的人都有点不寒而栗的感觉。

    陈太忠却是没心思想这个了,既然小小地惩戒了李继峰那个混蛋,他现在要考虑的,就是对付关志鹏了,唉,真是忙不完的事儿啊。

    处置关志鹏,其实很简单,以陈太忠的手段,按丁小宁的设计,让其精神错乱实在是再轻松不过的事了,不过,他一向只对冒犯自己的人下手,现在给人做打手,心里总有点怪怪的感觉,而且……那是三条人命啊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难言的情绪,陈太忠很有些愕然,等他弄明白这是自己心态生了转变,禁不住有点纳闷:哥们儿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心慈手软了?想当初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时候,三几条人命算什么啊?

    这是情商提高了吗?他隐隐觉得不能这么解释,少不得就要找人问个端详。

    找谁好呢?想想好久没见过新华老书记了,陈太忠决定去看看自己的座师,富贵不还乡,等于衣锦夜行啊。

    走到开区街道办门口,陈某人猛然想起,这手中空荡荡地进去,实在不像那么回事,说不得在须弥戒里翻翻,好不容易翻出了两盒价值五百多的茶叶。

    没办法,须弥戒里都是高档货或者生活用品,实在没有再便宜的礼品了,他这礼物是拎进办公室的,要照顾影响,是个心意就好,太贵了反倒会让张书记被动。

    张书记正架着眼镜看报纸呢,天冷了,大家也没什么事儿,无非是个熬时间的意思,待到见他进门,张书记摘下眼镜冲他点头笑笑,倒也不见如何热情,“呵呵,太忠今天有空过来?”

    “嗯,好久没过来看您了,”陈太忠知道,张新华一贯就是这么个样子,也没往心里去,将两盒茶叶往他桌上一放,“这不,有人给了点茶叶,我拎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客气做什么啊?”张书记无奈地摇头笑笑,眼中却满是欣慰,陈太忠现在的业务二科虽说跟街道办级别相同,都是正科,可重要性简直有天壤之别,就算是临编,人家那也是核心级的。

    陈太忠如此给他面子,自然是让张书记老怀大慰,他不着痕迹地看一眼门口,低声嘀咕一句,“嗯,赵璞那小子,进了区政府办,现在也是副科了。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