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二百九十九章 一语中的(书号:760

第二百九十九章 一语中的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陈太忠就赶到了招商办,他已经打定主意了,今天我不在办公室打李继峰,就是放一丝神识在丫身上,等到捡个没人的时候,再慢慢地消遣那厮。

    谁想,他在317自己的科长办公室里从八点等到十点,天眼用得都有点疲劳了,也没见到李继峰从楼梯上来:我靠,这家伙什么时候也开始学会旷工了?

    李继峰没等来,他倒是等来了丁小宁,看着婷婷袅袅而来的清纯少女,陈太忠又想起了关志鹏,一时有点感慨:唉,这年头,衣冠禽兽怎么就这么多呢?而且……还全是当官的?

    “陈科长……”丁小宁其实还是有点怕他,看他坐在那里呆,隔着老远就怯怯地打个招呼,“你……忙不忙?”

    “关住门,”陈太忠淡淡地吩咐她一句,等她把门碰住之后,他一拍自己的大腿,轻笑一声,“坐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丁小宁见他态度和蔼,说话却是斩钉截铁一般毫无商量的余地,说不得只能硬着头皮走上前坐了上去,反正,也不是第一次了。

    陈太忠脑子想着别的呢,手一环就搂住了她的腰,下意识地问了,“你说吧,要我怎么处置他?要不要连他那个傻儿子一起干掉?”

    “他的……傻儿子?”丁小宁一听这话,精神登时就是一震,又惊又喜地看向陈太忠,“你打算、打算出手对付关志鹏了?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定金都收了,怎么能不出手?”陈太忠的心情本来极为糟糕,见到她这副表情,也不禁笑了起来,一双手在她身上游走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是他的小儿子。”丁小宁地脸微微泛起些红晕,却是任由他的一双大手在自己身上作怪。她对关志鹏一家,不是一般的熟悉,本能地摇摇头,“不用了吧?他可是个残废……”

    本质上,她不是个坏女孩,最起码她有同情心。

    “残疾人怎么了?这年头。残疾人最坏了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。他的心肠却是极硬的,不过,他这么说,自然他地一套道理。

    “那些人长期生活在别人的歧视里,大部分都是心理极度扭曲地。你可怜他……哼,等他有了能力收拾你的时候,他是绝对不会可怜你的!”

    丁小宁眨巴着大大的眼睛沉思了起来。好半天,她才坚决地摇摇头,“那个傻子我不管,要是方便的话,你把他老婆也弄掉算了,她来我家骂过我妈,说我妈……说我妈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再也忍受不住了,居然趴在陈太忠肩膀上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陈太忠一时无语,伸出手在她背脊上拍拍,可以想像得到,关志鹏的老婆找到丁小宁地母亲,怎么可能有什么好话?

    关志鹏的傻儿子,他是一定要干掉地,丫居然敢试图染指唐亦萱,这是他绝对无法忍受的,刚才他那么说,不过也是想是出一次手,领两遍人情而已,有顺手人情,不做的可就是傻瓜了。

    可谁想,得了这么一个结果回来?如此一来,可就是三条人命了,呃……好像有点多了。

    算了,陈太忠摇摇头,不想那么多了,“你对他的死法,有什么建设性的意见没有?”

    丁小宁似乎早就想过这个问题,听到他问,脸一沉,“要是可以地话,也让他精神错乱……嗯,时不时能清醒一下的那种……太忠,会不会……很难?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她一边送上了自己厚实的小嘴,少女身上地芬芳体香,再次充盈了陈太忠的鼻腔,他下意识地张开嘴,噙住了那条主动送过来的丁香细舌。

    她的舌头,好凉啊~这是陈太忠的第一现,其实自己的手上也很凉,丁小宁身上穿的衣服,不是很厚,在初冬的天气里,有些单薄了……

    同一时刻,走廊里,李继峰正在探头探脑地走楼上来……

    “简单至极,怎么会难?我说……你怎么不多穿点?”陈太忠眼皮一翻,悻悻地瞪她一眼,“感冒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没工作,”丁小宁低声解释一句,“也没钱买衣服,等这件事完了,我去找工作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跟我说嘛,”陈太忠的手一动,手上

    一扎人民币出来,“好了,这一万,拿去买点衣服好

    “你的钱……我不要!”丁小宁的脸涨得通红,推开了陈太忠的手,“你能帮了我这件事,我已经很感激了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感觉得到,她的拒绝有些软弱,也不知道她是抹不下面子,还是怕惹自己生气,于是轻笑一声,“好了,拿着吧,现在也没人关心你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她很软弱但是却很坚决地继续推辞,陈某人有些恼火了,于是,眼珠一转,手上又多出了一个镶着金边的饰盒,“呵呵,这次去素波,给你带了点东西回来,喏……”

    丁小宁的反应,充分地验证了那句话,“珠宝对女人的杀伤力是无敌的”,看到这个精美的饰盒,她的瞳孔登时放大不少,嘴上却是还兀自强硬着,“这个……很贵吧?”

    “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?”

    她迟疑一下,终于还是打开了那个盒子,见到盒中闪闪亮的钻戒,她的目光再也移不开了,良久,她才抬起头来,“一万六……太忠,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?”

    “我的女人,我当然要好好对待了,”陈太忠轻轻摸摸她的脸蛋,这一刻,他有点同情这个孤苦无依的女孩子了,“嗯,虽然现在还不是我的,不过……马上就要是了。”

    这次,丁小宁没再说什么拒绝的话了,只是再次捧着陈太忠的脸,送上了自己的小嘴,她的嘴唇,已经变得火热异常……

    陈太忠很受用地享受着,心里也在洋洋得意:看来,哥们儿已经学会了怎么对付女人了,哈,砸钱不行,那就砸珠宝饰呗,很简单的嘛。

    他这么得意地想着,却不知道,墙外,李继峰又蹑手蹑脚地下楼去了,这也算是失之东隅,收之桑榆了吧?

    好半天,他才想起,自己今天来是要找李继峰麻烦的,不容分说地把钱和饰盒都塞进丁小宁的手包,“好了,你先到沙上坐坐,我出去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小吉正在办公桌上写着什么,见他出来了,忙不迭站起身子,“陈科,有啥事儿么?”

    “嗯,你去综合科问一下,看李主任什么时候回来,我有点事情,要跟他沟通一下,”陈太忠实在不想再走进综合科了,反正,自己的手下,还不是由着自己使唤的?

    小吉听得就是一愣,他太明白自家老大跟李继峰的恩怨了,不止是他,整个招商办,没人不知道业务二科的陈科长同李主任不对付的,不过,既然老大话,这显然是他表现的时候,“好的,陈科,我马上就去……”

    两分钟后,小吉敲敲门,走进了科长的房间,对坐在沙上的那个女孩儿,他直接无视了,小吉知道,那是领导的私交,自己不能好奇心太强。

    “陈科,李主任刚才来过,又走了,今天……今天怕是不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靠……陈太忠登时无语,工作的时候,果然是不能开小差啊,嗯,不过,这事儿也不能赖在小宁头上,还是自己把持不住,太贪图手眼温存了。

    反正日子还长,他倒也没太在意,今天和丁小宁温存了一番,关系也融洽了很多,想到这个,他心中的火气反倒是降了不少,看来,女人这东西,真的是下火良品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他接到了吴言的短信。

    吴书记正是熟透了的年龄,自身的生理**被某个无良仙人开出来之后,对**就有了相当的兴趣,尤其是陈太忠去素波学习,一走就是一个多星期,昨天回来还不来找自己,今天,书记大人实在有些憋不住了,就试探性的了一个短信。

    “在吸引外资进入的同时,我们有必要坚持‘一个中心,两个基本点’的基本路线。吴言”

    陈太忠一看,明白啊,这是吴书记春情荡漾了,自己这“外资”得进入中心了,而且还得兼顾那俩基本点,说不得又得半夜摸到临置楼一趟。

    在战斗间歇,听他提起招商引资考察团的郁闷事儿,吴书记又笑了,“哈,太忠……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,那根本不是什么考察团,是购物团加旅游团,你知道里面市级领导的亲属占了多少名额吗?”“啊?”陈太忠登时傻眼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