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二百九十八章 无法拉风的遗憾(书号:760

第二百九十八章 无法拉风的遗憾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李继峰不在?”陈太忠很惊讶地重复了一遍,不过,就反应了过来,毫无疑问,那厮在有意躲着自己,听说自己近期要回来,就找个理由不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在好啊,”他冷笑一声,面对着小田,“有本事他就永远别在,靠,我去素波机场堵他,毁了他的护照,我倒要看他怎么才能走得了。”

    这家伙实在太狂了!小田心里哀叹一声,不过,人家狂妄,有人家狂妄的资本,他能做的,也不过是尽量劝解。

    陈太忠心里这个恨啊,就没办法提了,原本,他以为自己能很淡然地看待这些红尘间的琐事,可是当真正面对的时候,他还是感觉面子上下不来。

    “靠,我就不信这十八个人里没人有个小灾小病的,”他悻悻地嘟囔着,看看小田那副窝囊样,也懒得再折磨此人了,恨恨地转身而去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小田和综合科另一位面面相觑:你听到没有,陈太忠居然诅咒领导……这个世界,太疯狂了,丫这是不想混了吧?

    陈太忠的这种怨念,在再次见到瑞远时达到了顶峰,当天晚上,古听说陈太忠回来了,在幻梦城设宴款待这二位。

    横山分局的新任副局长定了下来,是文庙分局的一个谈姓科长,跟古年纪相仿。

    这个任命出来之后,满地都是跌破的眼镜,原本的热门人选高天佑下去补了谈科长的位子,倒还不算太出人意料,至于古,根本就没有被人提起。

    一时间。横山分局的人见了古都要绕着走,大家实在是不忍目睹古所长那副凄凄惨惨地样子,也怕丫万一拉住自己像祥林嫂一般地絮叨,嗯,戳人痛脚。智者不为也。

    就连李副所长和小马见了古,都是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。丝毫不敢提起最近分局的人事变动。

    直到某一天,见到古脸上多出了两道抓痕,李副所长打问这是从何而来,却不防古所长笑眯眯地回答,“我家那臭婆娘,嫌我上贡那么多。也没弄个副局回来,叨叨得狠了。我打了她一顿,呵呵~”

    咦,这事蹊跷啊,李副所长从古脸上没有看到想像中的失落,反倒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。终于打破了禁忌,“古所,没选上副局长。你一点都不生气?”

    “我生气做什么?”古笑眯眯地摇摇头,原本,他是打算守口如瓶地,而且也一直是这么做的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两天所有地人都不正眼看他,偶尔有人用眼角的余光瞟瞟他,流露出的也是类似“你离死不远了”的那种极度同情的眼神,这让古所长有点抓狂了:我***看起来真地很像弱势群体吗?

    可他还偏偏不能对外宣扬,这实在让他有点郁闷,眼下李副所长的问话,正好搔到他地痒处,他实在有点憋不住了。

    故作高深地点点头,古所长展颜一笑,“呵呵,这个嘛,革命工作,那是没有贵贱之分的,不过老李……”

    他拍拍李副所长的肩膀,“……你别担心,几个月之内,这个所长的位子,我帮你争取!”

    古所还是要高升了!这么明显的暗示,李副所长再听不出来,那就可以一头撞死了,不过,“古所,你到底要去哪儿啊?都是老兄弟了,你也不言语一声?”

    “等你遇到同样地事儿,就明白我的心情了,”古苦笑着摇摇头,他已经把自己放到分局局长的高度去考虑问题了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一刻跟老李一对比,他居然很明显地现了自己心态地改变:看来,下层官场养成的那些习气,是该改一改了,要不然,下一步怎么再上进啊?

    总之,不管怎么说,眼见着事态在朝着想像中的方向展,古又是欢喜又是担忧:到时候千万别再出什么变故了吧?

    可是偏偏地,他这话还不能跟任何人说,所以,一听说陈科长自素波市学习归来,说不得立刻就着手张罗接风宴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都快憋出毛病来了,必须找个人来谈谈,而且,瑞远既不是官场中人又不是外人,跟陈科长关系也铁,古不怕他听到。

    陈太忠本来是一副极度不爽的表情,不过,听了古的话,他还是哑然失笑了,

    ,我不是说你,这个毛躁脾气,要改,你要是当不上我就考虑要动动王宏伟了。”

    古被这话又吓了一跳,王宏伟可是副厅,那是你说动就能动得了的吗?上次祝贺杨新刚高升的时候,看王局的表情,似乎还不是很买你面子呢。

    “好了古所,”瑞远笑嘻嘻地打断了他的思路,“你不用怀疑,太忠可真的有这个能力呢,这次跟他去素波,我可是涨了见识了,哈哈~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总你给说道说道?”一听这话,古登时来了精神,人就是这样,他能对李副所长保守秘密,却是希望能多探知点上层的秘密。

    “快拉倒吧,”陈太忠长叹一声,瑞远这话,又勾起了他不尽的愤怒,想想在素波,自己连交通厅的厅长都能收拾得那么惨,回了凤凰,却是被个小人折腾得虚火上升,“在家门口反倒是被人欺负了,操的!”

    “**,是谁?”古拍案而起,直震得桌子上的杯盏碗碟乱跳,“太忠,你告诉我是谁?我老古弄他,妈的,欺负到咱兄弟头上,真是找死!”

    “啧,你帮不上忙的,”陈太忠再叹一口气,又黯然地摇摇头,“操的,还不是李继峰那个混蛋,考察团的名单定了,现在正弄护照呢,没我,妈的,这次可让人看笑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咦,什么?”瑞远惊讶地出声了,“不是吧,你说的……是那个赴欧洲的考察团吗?你是招商办的业务科长,怎么可能不去?”

    陈太忠越地觉得面子上挂不住了,他眼睛一瞪,“我说总,你是不是觉得酒不够多啊?再来十瓶,咱俩对吹?”

    “哈,难得看到太忠吃瘪,我心里高兴啊!”瑞远笑得前仰后合,不住地拍着大腿,“哈哈,太精彩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个混蛋!”陈太忠眼睛再一瞪,想吓唬吓唬他,谁想人家根本不吃那一套,依旧开怀大笑,到得最后,陈太忠也被他逗乐了,“靠,见我吃瘪你这么开心啊?”

    好半天,瑞远才止住笑声,脸色一整,“咱们这老家也太搞笑了吧?我可是跟欧洲那边的朋友打过招呼了,要他们好好招待你呢,你都不去,这算怎么回事啊?不行,明天我找章尧东去帮你问问?”

    “你老实一点吧!听说过假日酒店的孟庆东吗?”陈太忠冲着他一瞪眼睛,他可不想让瑞远趟进官场的混水里,人家对得起自己,那自己也不能拖朋友下水,“老实做你的商人吧,你这家大业大的,官场不是你能玩得起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代表我家向你出邀请,吃住玩我全包了,他们去欧洲,你去美国,”瑞远没听说过孟庆东,不过,他听得出来,太忠的话是为了自己好,这一刻他也有点感动,“哼,到时候看谁抓到的意向多!”

    咦……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,陈太忠登时心里就是一动,有家帮忙,在美国弄几个意向回来,应该是比较容易的,到时候,看考察团这帮人的脸往哪儿搁!

    若是十八个人的考察团签的意向加起来都没自己多的话,那岂不是很拉风的事情?

    遗憾的是,他转念一想,这事儿……还不能这么做!

    如果事情真的展到那一步,结果也如自己所想,那么,哥们儿是拉风了,可整个考察团就没脸见人了,这么一来,整个凤凰市官场中人也被自己得罪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做人要低调,做官……更要低调,事情一旦办成那个样子,别说凤凰市混不下去了,就算他肯厚颜求着蒙艺把自己弄到素波,只要这事传到素波官场,那估计自己也是“人见人厌”了——谁会喜欢跟这种人共事啊?

    “不妥,”陈太忠摇摇头,一时间,他觉得自己脸上滚烫无比,实情是说不得的,那么他只能硬撑着拿别的事做文章了,“瑞远,我谢谢你了,不过,从哪儿跌倒,我就从哪儿爬起来!”

    “我想好了,回头搞一搞这个李继峰,妈的,我一定要这个考察团从十八个人变成十七个!”陈太忠咬牙切齿地誓了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