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二百九十五章 正气凛然(书号:760

第二百九十五章 正气凛然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当天晚上,蒙晓艳跟叔叔婶婶请了假,说是要去看师范的同学,自己悄悄地溜进了党校招待所。

    自打来了素波之后,陈太忠就过着清心寡欲的日子,好不容易跟蒙晓艳在锦园碰一次面,又被高云风坏了好事,他憋得实在是太久了。

    眼见蒙老师主动送上门来,这次说成什么也不能放手了,两人一见面,就紧紧地拥吻在一起,吻了足足有十分钟,陈太忠抱起蒙晓艳,就向内间的那张大床走去。

    “讨厌啦,还不到八点呢,”电视里正播天气预报呢,蒙晓艳装模作样撅撅嘴,身子却是软绵绵不着力道,正是一副任君品尝的架势。

    “那可以多来几次嘛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脸上阳光一般灿烂的笑容,让年轻的女教师看得不克自持,身子更软了……

    两人正要宽衣解带同登极乐之际,门铃响起,欲火中烧的罗天上仙登时大怒,“我靠,是哪个混蛋这么不开眼啊?”

    还好,来的是蒋经理,并不是其他张头张脑的人物。

    他直接无视了蒙晓艳的存在,也一点都没坏人好事的觉悟,“哈,听说陈科长就要走了,这么晚来打扰,实在不好意思啊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,陈太忠恨不得撕了这厮,还好,现在他的心理承受能力,有了大幅提高,当然不会贸然地把喜好表现在脸上,尤其是眼前这家伙的投资。关系到他的业务二科地业绩,关系到他陈某人的面子,嗯,要忍!

    当然,当着此人的面。他绝对不会承认自己会继续留在素波,以便促成这桩投资项目。这固然是他的一点自尊心在作怪,但更重要的是,这个项目对他而言,真地是喜怒参半。

    “单位有事催我回去呢,”陈太忠笑嘻嘻地给他让了座位,顺便还不忘记暗示蒙晓艳一眼:我说蒙老师。你进屋去吧,知道不知道你自己脸上的潮红未退?给别人看了去。我亏得慌啊~

    蒙晓艳乖乖地回了内间,两个男人坐在沙上胡乱侃了几句,眼见他一副心不在焉地样子,蒋经理的手向随身携带的包里一伸,再拿出来的时候。手上已经多了一个七八个厘米厚的大信封。

    “陈科长,咱俩一见投缘,”蒋经理笑嘻嘻地将手上的信封递了过来。“你要走了,我也不知道该带点啥给你,这是一点小心意,你需要什么自己去买,只当是我送地好了。”

    五万块,陈太忠一眼就看出了那一叠信封的份量,当然,要是面额是五十地钞票,那就是两万,反正……丫总不可能塞美元过来吧?

    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陈太忠脸一绷,眼一瞪,尽显一代上仙的凛然正气,“别跟我来这个,我帮你是为了公事,不是为了这玩意儿!”

    切,小样儿,装得挺像嘛,蒋经理心里冷哼,脸上却是装出一副坦坦荡荡的样子,“这个跟公事无关的啦,是我个人的心意,咱们总还算是朋友吧?”

    “不要这么搞,”陈太忠摇摇头,很淡然地推回了那只拿着信封地手,“我还年轻,不想犯这种错误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不要,那就是看不起我了!”见他推脱之意不是很坚决了,蒋经理只当时机已经成熟了,居然也绷起了脸,“还当不当我是朋友了?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他一边把信封气哼哼地向沙上丢了下去。

    去你妈的!陈太忠真的火了,眉毛一竖,“你要硬留下来,那你地事儿我肯定不管了,自己掂量吧。”

    到嘴的肉不吃,这不是陈科长的性格,他之所以拒绝,主要还是对碳素厂的项目不满,而且,姓蒋的这厮还可能缠着他去搭银行的路子。

    ——靠,引资引得你玩银行贷款,这算什么鸟事?说不定哥们儿的名声和前程也得搭进去,划不来,太划不来了。

    再加上刚才正要入港之际,被人硬生生地坏了好事,陈某人心里的怨气可真的大了去啦,妈的,当我没见过钱啊?五万,你这是打要饭的呢?简直是侮辱人嘛。

    “陈科长……你,你这是什么意思啊?”这一下,蒋经理还真觉得自己来得冒昧了,怎么这个年轻人这么难打交道啊?拿五万只是探路,不少了吧?

    是王浩波再三强调不可得罪此人,他最多也就是先砸出手大方并不代表随时都准备做冤大头,“我跟王书记,关系可是好得很呢,您这不是见外吗?”

    原本他说话还是“你你我我”的,以显示双方是朋友关系,现在一着急,连“您”都用上了。

    陈太忠沉下了脸,斜睥着他一言不,若不是看在对方可能的投资上,他当场就要撵人了,靠的,你丫没见过清官儿吧?哥们儿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!

    蒋经理被他看得心里直毛,显然,人家不是装出来的,那……看来这钱,还真不合适留下来了,否则,惹得对方翻脸,那可就太划不来了。

    “好样的,陈科长,我佩服你!”他大拇指一竖,脸上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,“呵呵,我这人就喜欢跟痛快人打交道,那好,咱们……来日方长……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他一边坦坦荡荡地将钱收了起来,这种尴尬,他遇到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正好,等你办好事儿了之后,多送你点也无所谓,这年头不就是这样吗?你还指望我一见面就送你个大几百万?当我是傻的?

    当然,钱收起来,他是不能马上就走的,再尴尬也得再坐坐,走得太快的话,难免就会被陈科长认为自己心里怀了怨恨,反倒是不美了。

    这一段时间,才是最难熬也是最尴尬的。

    陈太忠却是不给他废话的机会,他懒洋洋地打个哈欠,“嗯,困了,有什么事儿,回头再说行不行?我什么时候走还说不定呢。”

    这么霸道地撵人,撵的对象还是一个准千万富翁,不得不说,陈太忠现在身上的官味儿是越来越浓了。

    蒋经理则是再次感觉到了这个小小的科长的强势,不过,想想刚才那个媚意十足的美女,他也不得不承认,人家这么着急,那是有道理的!

    此人前脚一出门,陈太忠反锁上房门,以子弹出膛的度冲进了内间,盘肠大战再次上演……

    半小时后,房内传出慵懒的女声,“哦~你真厉害……嗯,呆着,不许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这是体谅你,没任娇在……”陈太忠趴在蒙晓艳雪白光滑的**上,懒洋洋地亲了一口她的额头,“看看,头上全是汗,要不然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不然我夹死你!”蒙晓艳一收腹,体内登时又痉挛两下,“怎么样?知道厉害了吧?”

    “哦~”感受到这强烈的抽搐,陈太忠>+.闭上了眼,手里下意识把玩着她高耸的峰峦,“切,说实话,你俩加起来,也不是我的对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就知道你贪吃,”蒙晓艳的眼半开半阖,加上脸上、脖颈和胸脯上大片的红晕,实在是春意十足,不过,下一刻,她说的话就让陈太忠吓了一跳,“所以你还打着唐亦萱的主意,是吧?”

    呃……这个问题,貌似很难回答啊,想到唐亦萱还是身下女人名义上的母亲,陈太忠不得不开始装傻充愣。

    他绝对不能否认自己有这种心思,可眼下也不是承认的好时机,不管怎么说,他现在身体的一部分,还在蒙晓艳体内停留着呢,“嗯……你说什么?对了,刚才那家伙居然想用五万块来打我,真是太过分了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少来这套,”蒙晓艳伸手一掐他的臀大肌,“说,你是不是有这种龌龊念头?”

    我靠,这也算龌龊念头吗?唐亦萱年纪也不大嘛,一个人孤零零的不可怜?陈太忠心里恨恨地腹诽着,脑子却是飞快地转着,打算找个借口拖过这一关先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着,今天晚上必须给蒙晓艳“治疗”三次之后——起码三次,方能承认这个问题,要不然,岂不是良辰美景虚设了?

    正在这个要命的时节,陈太忠的手机响了,这一刻,他简直爱死这个打手机的家伙了,兄弟,你的事儿交给我了……嗯,只要你不要我现在出去就成。

    “不瞎聊了,有正经事呢,”他腰一挺就想抽身而退,谁想蒙晓艳双手死死地搂住他,胸前的温软双峰死死地压在他**的胸膛上,“手机就在枕头旁边呢,就这么接……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