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二百九十三章 卫明德(书号:760

第二百九十三章 卫明德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马上要回去了,陈太忠却是遇到了新情况,王浩波书记给他介绍了一桩买卖!

    官场中的资源,原本就是可以相互利用的,王陈太忠是招商办负责招商引资的,当然就要将手里的资源整理整理,看有没有能帮得上忙的地方。

    能量再大的人,也总有求人的地方,而投其所好,却是最能拉近双方距离的方式,王浩波还真的挺上心的。

    说实话,水利水电设计这一块,跟商家打交道的并不是特别的多,而眼下的设计院院长,也不是什么强势人物。

    做为设计单位,是可以推荐几个厂家给甲方或者施工方的,尤其是通过在数据和参数上做文章,指导性地提出一些建议,鲜有甲方不买账的。

    水利水电的专业性实在是太强了,像他们做的这种硬性推荐,就连市政设计和建筑设计的部门,也不敢提出什么异议,否则那就意味着无尽的责任!

    专业对口,那可不仅仅是空口白话地说说就完了的,掺杂了利益纠葛的专业设计方案,权威性也容不得别人置疑。

    可惜,设计院的院长实在太弱了,就这么一点点权力,也被厅里收去了,设计方案中,推荐使用的产品和厂家,都是厅里指定的。

    所以,设计院接触的厂家真的很少,而王浩波作为主管党务的书记,接触的厂家和商家就更少了,可供选择的范围。实在有限得很。

    可好死不死地是,就在王浩波一筹莫展,陈太忠即将离开素波的时候,有人将电话打到了王书记办公室,问他认识不认识凤凰市的领导。因为——“那儿有个不错的项目”!

    打电话这家伙姓蒋,做小水电设备的。前任院长在地时候,设计院还有自主推荐设备的权力,尤其是蒋经理进入小水电这个行当,王浩波最初是出过点小力地,两人关系着实不错。

    眼下,这权力早被厅里不打招呼地拿走了。而且,小水电设备这两年乱得也可以。基本上各代理商各自为战,蒋经理就不怎么登设计院的门了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王浩波肯定是要认真对待一下了,他对蒋经理印象很深,知道这人是来自一个经济极为达的沿海省份。做小水电设备也有四五年了,为人精明,出手大方敢于下注。赶对了时候又经营有道,短短时间就积累七八百万的资产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这家伙不是好久不来素波了吗?

    “哦,凤凰市啊,我认识那儿招商办的人,回头我帮你引介一下吧……坏了,人家好像马上要从省委党校回凤凰了,要不,我给你个电话,你去凤凰找他吧?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成啊?王书记你肯定要在场的嘛,”蒋经理在那边一听此人正在省委党校学习,自是要抓住这个难逢地良机,他怎么想得到,人家上的是函授班而不是进修班?

    “要不,选日子不如撞日子,就今天了?”

    说实话,陈太忠不怎么想回去,因为再有一个来星期,考察团就要启程了,他可不想到时候因为去不了被人笑话。

    可秦连成催了啊,怎么想个因头,再拖那么几天呢?反正,只要来得及能赶着回去找个理由胖揍李继峰一顿,这事儿就算是交待了。

    可巧,正瞌睡呢,就有人送来枕头了,谈投资?好事啊,才几百万?没事,蚊子也是肉嘛,少不得陈太忠就携着蒙晓艳赴宴了。

    蒙老师在素波上地师范大学,同学倒是很多,不过,那时她已经面容大变了,有交情的不过那么两三个,这次来了之后,该走动的也都走动了一下,惊讶和赞赏也收获了些许,可是那份虚荣被满足之后,她反倒是觉得心里空荡荡的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两天,她一直闷在省委大院也没什么意思,尚彩霞倒是陪着她出去转了两趟逛街和购物。

    这次陈太忠一喊她,蒙晓艳打扮得漂漂亮亮地去了。

    除了王浩波和蒋经理外,作陪还有王思敏和蒋经理带来的一个姓卫地中年人,王思敏是见过蒙晓艳的,倒是没怎么在意,可王浩波心里就有点不舒服了。

    原本,他有心让自己的侄女儿跟陈太忠处一处地,不管怎么

    家都是年轻人,处得好的话,摩擦出点火花也是好事

    当然,这并不是说做叔叔的势利到那一步了,实在是,像陈科长这种要长相有长相,要前途有前途的潜力股,真的是所有女孩都该珍惜的。

    不过,蒙晓艳的长相和身材,实在是无可挑剔的,比自己的侄女那强了不是一点半点,再说了,年轻人的事儿,他也实在没办法张嘴,只能心里暗暗地替自己的侄女儿遗憾了。

    蒋经理却是看得有点傻眼了,他听说陈科长是个年轻人,可是没想到居然如此地年轻,心里禁不住地嘀咕两句:这种小毛孩子,谈事还带了女人来,王浩波居然这么推崇?

    当然,这疑虑,他也只能放在心里,作为一个几年内赤手空拳博出几百万的主儿,他不会犯那些低级错误,“哈,这就是陈科长了吧?王书记说你年少有为,我还有点不相信呢,这么年轻的科长,呵呵,太厉害了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笑眯眯地受用了这个恭维,少不得又把蒙晓艳给大家介绍一下,王浩波听到这个姓,眼皮禁不住跳了一下:姓蒙的很少见啊,会是……巧合吗?

    出人意料的是,那个叫卫明德的中年人,笑嘻嘻地向陈太忠点了点头,“哈,陈科你好,咱们见过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见过你么?”陈太忠皱着眉头想了一下,坦然地摇头笑笑,“呵呵,真不好意思了,卫经理,我还真没印象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蒋经理介绍的时候,说卫明德是他的业务经理,但大家都明白,这年头的业务经理就是业务员而已,蒋经理和卫经理都是称呼经理,可说起来,俩经理的含金量可是大不相同。

    “没印象那就对了啊,”卫明德一点都没有恼怒,反倒是笑嘻嘻地点点头,“呵呵,助人为乐的人,当然不会关注我这被帮助的啦,你还记得你的金杯车在素凤路上载客吗?”

    敢情,这位卫经理,正是当时车祸现场中陈太忠相当赏识的那个,不跟女人们抢车的讲究人,他没记住人家,这很正常,但卫明德记住他就更正常了,毕竟,这件事生了并没有多长时间。

    同理,卫明德既是比较注意小节的人,当然对陈太忠也有相当的好感,这次惊见自己老板要合作的对象是他,脸上就泛起了开心的笑容。

    接下来,卫经理就把车祸那天生的事儿说了一遍,以他的性格,肯定不可能说自己比较讲公德,只说当时不讲公德的人很多,但陈科长出面制止了那些人。

    做业务的,那是能说,就算讲究人也不例外,于是在他的嘴里,陈太忠简直成了当代优秀干部中的楷模,直听得蒙晓艳都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陈太忠嘴上一个劲儿“哪里哪里”地谦虚着,心里却是受用得一塌糊涂,猛然听到这笑声,心情登时大受影响,忍不住悻悻地侧头瞥一眼蒙晓艳。

    他眼中懊恼的神情非常隐晦,不过蒙老师跟他交往日久,却是已经知道他有点不高兴了,于是轻笑一声,“呵呵,太忠从来都是这样,那时,我也在车里坐着呢……”

    有了这个注脚,陈太忠自是不可能再恼怒了,只是两人之间这个小插曲,又被王浩波看在了眼里,他虽然目光平直,但一直在用眼角的余光观察着陈太忠,以他的阅历,自然能看出,蒙晓艳在刻意讨好陈科长。

    其实这很正常,别人就算感受到了,也只当是这美女是傍着陈太忠混的,自是要小心谨慎,可是王书记心里早有猜测了,见到此状,脑中登时又冒出一个念头:这女孩这么害怕小陈,难道说……此蒙非彼蒙?

    被蒙晓艳这么一打岔,卫明德当然也就无法再说下去了,事实上,他的溢美之词也用得差不多了,而且最关键的是,他不是宴会的主角。

    蒋经理听了这话,心里却是暗暗地夸奖小卫乖巧,居然能记住一个无关的人,有必要指出的是,由于蒙晓艳打岔,蒋经理并不知道,陈科长和卫经理,相互之间看得比较对眼。正是由于这个疏忽,事情生了戏剧性的转变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