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二百九十二章 韩老大登门(书号:760

第二百九十二章 韩老大登门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然,这只是众多纷扰中比较贴近陈太忠的,那顿酒之忠的附近,张头张脑的人是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还好,两天之后,校长邓健东驾到,占据了2o1..:不见了踪迹,这很正常,邓书记的随员很多,有人专门负责警戒的,一般人等哪敢继续纠缠下去?

    在省委副书记、组织部长的门口,就算你有胆子转悠,人家也得允许你转呢,这不是开玩笑吗?

    照例来说,邓健东驾到,那是要清场的,一楼、三楼、四楼住的全是跟党校有关的人,数量还不少,不能清,二楼总是该清的。

    而且,2o2跟2o1是对门,2o1是阳面房间2o2是阴面房间——这倒不是所长有意怠慢陈太忠,实在是蒙勤勤要钥匙的时候就声明了,住的人不希望别人打扰,那么,2o2最合适的,环境好又低调。

    邓校长的人,居然没有清了对面房间里的人!这个事实,让个别消息灵通的人大跌眼镜,于是,对陈太忠这个神秘的住客,有人又多了几分遐想。

    事实是,招待所所长早就把陈太忠的来历告诉邓校长了,邓健东一听是办公厅安排的,随便问一下就知道屋里住的是蒙书记的关系,他当然不肯多事。

    不过,要让他去主动找陈太忠打招呼,那也不现实,毕竟身份在那儿摆着呢,常委会上他的身份排到了第六,那就是天南省第六号人物呢!

    反正,高层做事。从来都是这样,邓书记只当对面是空气一般,除了跟自己的秘书说一声别动对面的人,也不跟别人交待,别人虽是不明就里但也不敢多问。

    世间事本就是这么微妙。旁人只看到身在高层地荣耀和权势,根本无法体会当事者心中的那份孤寂和压力。

    当然。陈太忠若是想主动上门沟通的话,邓副书记自然也不可能将他撵出去,甚至,邓健东心里还隐隐地希望,对面那个年轻人过来搭讪一下,可陈某人自命是神仙中人。又是打了蒙艺的招牌住进来的,怎么可能那么下作地凑上去?

    邓健东在这里住了一天不到。上午来,中午吃顿饭休息一下,下午又到党校里转了一圈就走了,省级领导们都不是一般地忙。

    晚上,有人敲了2o2门。陈太忠一看,得,认识。正是自己地同学韩忠,身价五千万的那位,自打函授班开课,此人根本没露过面,神龙见不见尾,神秘之处,比之罗天上仙也不遑多让。

    当然,他肯定不能说自己认识对方,否则的话,那也太没面子了。

    “你找谁啊?”不得不承认,陈太忠越来越有点官味了,他说话的语气倒是算不上如何严厉,可隐隐却是透出了一股上位者的味道,这一点,韩忠感受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“哈,你是陈太忠吧?我是你的同学韩忠啊,”韩忠喜眉笑眼地自我介绍着,“这几天没来上课,找你借课堂笔记抄一抄……”

    陈太忠只觉得眼前一花,差点没一头栽在地上,你说你四十多岁地家伙,是我的同学也就算了,居然找我抄笔记?你这是有意恶心我吧?

    “你是我同学?不会吧?我觉得你长得有点……有点黑社会地味道啊,”陈太忠既然觉得自己被恶心到了,少不得就要还个恶心给对方。

    说实话,韩忠长得黑黑的,又粗又壮,再加上那个寸头,还真有几分江湖汉子的味道。

    不过,听到这话,韩忠不但没有生气,反倒是笑嘻嘻地摇摇头,“哈哈,太忠你真会开玩笑,我可是老实人,倒是你长得高高大大的,有点像打架高手。”

    什么叫说话的艺术?这就是说话地艺术,三言两句间,韩老大就用自嘲的方式,化解了陈太忠的攻势,顺便无伤大雅地反手回敬个玩笑,偏偏还用地是奉承的口气,让人想生气都找不到理由。

    哈,这倒是个有趣的人,陈太忠心里有点喜欢这厮了,事实也证明,虽然他能从谢向南这种无趣的人身上,学到装傻充愣的本事,但从精明人身上,无疑能学到更多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借笔记抄?没问题啊,”陈太忠笑嘻嘻地侧开了身子,算是请其进屋的意思,不过,他的眼睛上下打量韩忠一翻,风凉话登时张嘴就

    可是我看不见你的书包啊。”

    韩忠也被他这阴损话弄得有点哭笑不得,他初中就辍学了,若说皮包、手包、公文包之类,他手边不计其数,书包?小时候,他倒是经常抢别人的军挎。

    不过,这么一来,两人之间谈话的气氛就融洽多了,在韩老大看起来,这个年轻人无疑是个头脑精明、反应迅疾的人,而且,通过嘴皮子上的较量,可以得知,此人性格比较强势,绝对不喜欢吃亏,非常注重面子。

    好的一点是,对方的性格比较外向,也较为直爽,韩忠毕竟出身于草莽,所以他认为,跟这样的人打交道,还是比较容易的,总比那些闷骚加蔫坏的人要好对付得多。

    “书包是没带,”韩忠笑嘻嘻地帮他把门关上,一个小小的动作,既表示了自己的谦恭,又不算过分,反倒还显得熟络了起来,陈太忠认为,短短几分钟之内,他就从对方身上学到了不少东西。

    “我是要借你的笔记走啊,”韩忠有意交好陈太忠,正好借这个机会多创造点来往的机会,“呵呵,不如这样,我请你吃饭?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班干部,你这么贿赂我……那是没用的,”陈某人依旧怪话连篇,不过,他的脸上带了明显的笑意,说穿了,他是想知道,韩忠是如何接这种话头的,学会应对微妙的尴尬,也是他想学习的。

    遗憾的是,韩忠接话的方式,没带给他任何的启迪,“呵呵,我当然知道你不是班干部,可你是国家干部啊,那不比班干部大多了?”

    完蛋,被这厮绕进去了,我给了他一个戳穿自己身份的台阶!想到这个,陈太忠有点憋气,他当然知道,这位大老板贸然登门,肯定是因为自己住在豪华套里,人家必然有所图。

    这真是一件让人郁闷的事儿!想到这里,他没了斗嘴的兴趣,眼神一淡,懒洋洋地靠在沙里,开始正经说话了,“大家都是同学,那就说同学好了,我不是什么国家干部,你也不是什么千万富翁韩老大,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

    这家伙还真的听说过我的名字!韩老大心里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他在素波的名头极响,但无论如何,没听说过他的人,总比听说过他的人要多得多,而且,陈太忠还是凤凰人,按说,不知道他的身份也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当然,在来之前,韩忠更希望陈太忠听说过自己,那么,以他的名头,两人交往起来,他也能有拿得出手的一面,不至于太过被动。

    眼下,他这个希望倒是实现了,可是,这个年轻人,在了解了自己身份的时候,还能坦坦荡荡地跟自己打嘴仗,甚至,在戳穿自己身份的时候,还露出一丝“事情不好玩了”的郁闷,这一切的一切,说明了什么?

    说明人家根本不在乎自己的身份,也说明人家确实有住豪华套的实力,是的,事情不像他预计的那么乐观,这并不是一个可以随便搞得定的人。

    我喜欢挑战!韩忠及时为自己定下了基调,若是真的那么容易笼络的人,值得我大半夜的亲自跑一趟来么?想到这里,他又笑了起来,“那倒是,看来耽误了几天功课,差点错失了一个好同学啊。”

    跟我扯淡吗?哥们儿早就不怕这个了!陈太忠心里冷哼,我就不信你憋得住,“是啊,一两天我就要回了,单位有事,要我快点回去呢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,秦连成也打电话催他了,大家都知道,所谓函授的培训班,就是那么回事,领几本书划划重点给几张卷子做做,你一个高考考了六百多分的,会在乎这点小阵仗?

    这家伙要回去了?韩忠有点惊讶,不过,他今天来,就是认认门拉关系的,细说起来,还真没有什么事要求人,着眼于未来,这是一个优秀的生意人必须有的眼光!

    于是,陈太忠就越地郁闷了,因为韩忠在他这里整整坐了一个小时,却基本上是在胡吹乱侃,没说什么正经事。

    到最后,韩老大想拉陈同学出去玩,却是被陈同学拒绝了,靠,高云风的事儿才过去,万一再被临检一下,这次可是没有蒙晓艳了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