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二百九十一章 豪华套住客(书号:760

第二百九十一章 豪华套住客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陈太忠最近,过得是异常地充实,因为自打他住进豪华套之后,就愕然地现,这个时期,自己住进来,实在是太扎眼了。

    住进去第一天的时候还不要紧,等到了第二天,陈太忠就现,无论自己是在招待所里还是在校内,总有人在远处鬼鬼樂樂、探头探脑地观察自己。

    初开始,他是相当恼怒的,因为他知道,自己身上的秘密有点多,被别人惦记住,总不是什么好事,可是,当他现,这些人一旦反应到被自己关注的时候,就主动消失了,一时倒也提不起什么兴趣追究。

    反正,这些人身上没带什么杀气,这一点,陈太忠能确定,所以,有时候他居然会异想天开地假设:这些人,会不会是看见哥们儿身手好,想要我参加散打队为国争光呢?

    谜底在第三天揭晓了,下课后,王思敏喊住了他,她的神情有些扭捏,“太忠,我有点事儿,想跟你说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一见到她这副表情,陈太忠登时就紧张了起来,我说,你差不多点,我知道自己魅力大,不过,咱俩可是好同学来的,你可不能那啥……瞎想哦。

    谁想,王同学找他,为的根本不是什么男女之情,她四下看一眼,低声问了,“听说,听说你住在招待所的套间里?”

    陈太忠还真没想到,她会问出这么一个问题来,愣了一下才点点头,“啊。是啊,怎么啦?”

    “那你一定很有办法了,根本不是科长,”王思敏已经听人分析过这件事了,自然知道套间的来历。“现在那么多县处级干部进修,都只能住公寓。住不进去套间!”

    你根本就是道听途说嘛,陈太忠有点无语,处级干部进修,再有办法的也是住公寓,住进招待所的,都是要自己出钱地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我当然是科长,行政级别和职务都是……你到底想说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叔叔想请你吃饭。”王思敏的脸有点红,“你不会不给我这个面子吧?我可不知道你住套间的,是我叔叔跟我说的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很明白,我不是带了目地跟你交往的,咱俩就是同学。这属于突事件!

    陈太忠当然明白她地意思,我认识你的时候,连哥们儿自己也不知道能住到豪华套里去啊。你还解释什么?

    不过,这话隐隐让他猜到了一点实情,“你叔叔是怎么知道我住那里的?”

    王思敏哪里知道叔叔是如何知道的?她皱着眉头想了半天,才想起来,“对了,四个大套间好像都不开放,你能住进去,估计总有人好奇的吧?”

    这就对了,绝对是这么回事!陈太忠点点头,不过,他对王思敏刚才表情有点敏感,少不得就要补充一句,“那,把何振华也叫上吧,咱们是三剑客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——当然,若是王思敏长得漂亮点的话,那么,就不用叫何振华了,眼下,为了少点不必要地麻烦,说不得就要临时组织一个“三剑客”的小团体了。

    “啊,”王思敏被他这冷不丁地一句话说中了心思,脸上登时就是通红,可再红也遮不住那笑容,“呵呵,这个……你愿意的话,我就去叫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她就转身跑远了,陈太忠看着她的背影,想起了一位叫琼瑶的大妈喜欢搞的kuso:a女喜欢B男,B男喜欢c女,哈,有意思啊,不知道这c女蒙勤勤……有没有喜欢地>:.这件事就比较完美了……

    王思敏地叔叔王浩波,是水利厅水利水电设计院的党委书记兼副院长,四十八岁的正处,属于努努力或者能上去,不努力绝对没指望的那种。

    王浩波的家就在素波市,所以,他没在党校招待所住过,只是,这次党校学习,见到了一位多年不见的外地的老同学,两人说就近寻个住处来个抵足长谈,于是就瞄准了招待所。

    两人都是处级干部,当然是要选豪华套了,这点钱谁也处理得了,可偏偏地,招待所不让他们住,不过,一看这俩人就是进修班的,服务员当然要详细解释一下,绝不是对陈太忠的那种态度。

    可就算是这样,两人也被弄得郁闷异常,当然,招待所的这个规定,是考虑到了一些因素,倒是能理解,还好,当时有标准间

    了,两人就要了一间标准间——都是吃过苦的人,眼很好嘛。

    等两人吃饭回来,现二楼有灯光亮着,登时对视一眼:有大人物入住了?

    这下,两人就有点上心了,或者说,心里有些不平衡吧,这到底是谁啊?少不得就要去前台问一声。

    前台处理这种事情,倒也轻车熟路了,“省委办公厅介绍的”,通常情况下,询问者都只会掩面而走,当然,这次也不例外,那两位啥都没说就转身上楼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么一来,两人对2o2间的人就更好奇了,同学之间叙旧情是正事,可都是官场中人,少不得就要将豪华套住客的身份琢磨一下。

    后面生什么事,那就很简单了,王浩波现此人同自己的侄女居然是函授班同学,据说还是关系尚可的那种,马上就提出想见见此人的要求。

    对这个要求,王思敏很惊讶,要知道,她叔叔也算得上是个能力极大的人了,否则她根本进不了财政局,眼下,叔叔居然要见陈太忠?“三叔,我听说他只是个科长,还是凤凰市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更值得来往了!”王书记一拍大腿,此人是不是潜力股,目前倒不敢十分确定,但十有**是属于衙内系列的。

    王浩波上进,愁的就是搭不到上面的线——严格地说,上面也有那么几个赏识他的领导,可这种关系别人也有啊,当竞争处于势均力敌的时候,一片羽毛,也足以破坏天平的均衡。

    而且,这个年轻人的份量,绝对不会是一片羽毛那么轻。

    事实上,当天晚上参加宴会的三个年轻人,都算是条件不错的了,陈太忠自不必提,王思敏在财政局,何振华又是银行职员,王浩波和他的同学谷少华也渡过了一个开心的晚上。

    遗憾的是,陈太忠不可能跟他们说起自己是如何住进豪华套的,问得急了,就只能含含糊糊地说是个“朋友帮了点忙”,等王思敏想再细问的时候,他索性学起了谢向南,憨厚地笑笑,却是一句话都不肯再说了。

    不过,喝起酒来他倒还算爽快,那二位原本想着灌个差不多,从他嘴里套话的,只是显然,四个人加起来都没他喝得痛快,一见这架势,大家登时就放慢了度。

    到得最后,陈太忠没什么事,王浩波和谷少华倒是喝了个七分醉——再多也不合适了,大家尽兴而去。

    陈太忠的支支吾吾,不但没引起那两位正处的反感,反倒是让人家觉得,这年轻人举止豪爽,不但气度不凡,而且深明进退,不该说的绝对不说,正是实实在在的潜力股风范。

    这下,两个原本打算搭线的处长,居然真正地赏识起了陈太忠,而不像原来计划的,单纯地以利用为目的的结交。

    事实是,陈太忠自己心里清楚,自己这次用的人,来头实在是太大了点,贸然说出去的话,先别说别人信不信,就算人家肯信,自己也难逃个卖弄的嫌疑,而且这话一旦传到蒙艺耳朵里,“狐假虎威”这个名声实在就太难听了,置他陈大仙人的面子于何地?

    所以,面对别人不着痕迹的询问,虽然他好几次都忍不住要出口卖弄一下,但话到嘴边,终于又活生生地咽了回去——面对如此恭维而不动心,哥们儿这也算是长进了吧?

    经此一会,何振华同学猛然间也现了陈某人的利用价值,当然,他不会再认为自己遇到了一个骗子,“太忠,虽然我可以帮你划重点,但每次短训的时候,不管一天两天,你得来一次,否则,我把你的资料扔到火里烧了。”

    显然,这是玩笑话,但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,陈太忠已经在小范围内成了抢手货,虽然,大家都不知道自己在抢的,到底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王思敏虽然对何振华有极大的好感,但是受自己的叔叔所托,反倒是开始帮陈太忠记笔记了,陈太忠本来挺高兴的,毕竟复制笔记也是要耗费仙灵之气,虽然不多也是能省则省,只是,当他看到王思敏的手迹时,不得不咬咬后槽牙,“那个啥,我还是自己记吧。”

    王思敏的字儿太女气了,陈科长不想被人误会,是的,他已经学会适度地考虑别人的看法了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