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二百八十八章 油腔滑调(书号:760

第二百八十八章 油腔滑调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第二天,陈太忠的日子依旧是那么过,但他的本家陈天豪的日子就难了,他被市局勒令停职反省。

    蒙艺没有就这件事做任何的表态,可是市局这里,该有的姿态还得做,陈天豪停职的理由,是工作作风粗放,态度生硬,不能很好地代表素波市警察的形象,必须反省。

    这是市局领导的保护措施,既保护了领导自身,也保护了陈天豪,蒙书记现在不提这事,不代表以后不提,过得那么十天半个月之后,书记大人随口问起的话,难道大家能回答“陈警司还在工作”吗?

    可过上三五个月,风头过去之后,蒙书记若是还不肯提,那自然事情也就算过去了,一省的书记,要操心的事儿实在太多了,不可能因为一个小小的警司而记恨那么长时间。

    事实上,停职反省这样的处理,真的很微妙,既给蒙书记留了追加惩罚以泄愤的空间,又保证了万一蒙书记不欲张扬此事时,大家能很及时地将这件事化解于无形,就当从来没生过一样——不管怎么说这事真的很难听。

    至于高胜利,反倒是没什么事,虽然有个把人听说了此事,正擦亮眼睛准备看其笑话,可是高厅长坦坦荡荡地来往于省委和交通厅之间,倒也不见如何惶恐不安……

    中午下课之后,陈太忠刚同何振华、王思敏一起走出校门,迎面却是正正地走来了蒙晓艳和蒙勤勤。

    “啊。是你啊,秦琴,”陈太忠还没来得及说话,何振华却是高兴地叫了起来,“太忠。小王,我跟你们介绍一下。这是我的同事,秦琴!”

    看到他这副样子,陈太忠登时想起了何振华前两天问自己的问题——“你的女朋友是不是姓秦”?敢情,这家伙暗恋地对象,是蒙勤勤?

    兄弟,你很带种啊!一时间陈太忠有点佩服这家伙的勇气了。省委书记的女儿你也敢追,不如……跟我修仙去算了。反正对你们凡人来说,两者的难度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何振华?”蒙勤勤惊讶地看着他,眼中满是不可置信的神情,“不是吧,你……你跟陈太忠是同学?”

    “啊。那有什么不可以啊?”陈太忠眼皮一翻,“勤勤我不是说你,对同事。你这是什么态度啊?”

    蒙勤勤在中行上班,基本上是混日子呢,而且用地还是“秦琴”这个化名,她的真实身份,中行里知道地,不过五个人。

    “我表示一下惊讶不行啊?”不知道为什么,一听见陈太忠说话,她就是一肚子的不自在,尤其是听到陈太忠叫她的名字,虽然明知道,这家伙是在给自己圆谎,证明自己确实叫“秦琴”,可是这心里越地不爽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勤勤”这名字,是你叫的吗?肉麻!你不是跟晓艳姐好的吗,占我便宜做什么?

    陈太忠摇摇头,“不行,你得单独请何振华吃饭,你刚才那一嗓子,连我都吓着了,何况是他?”

    当然,他这话是为了刺激何振华专心帮自己划重点,而且,何振华的字写得不错,陈太忠现在每天都懒得做笔记了,只是等到下课地时候,将何振华的本子拿过来,直接不动声色地复制一份……

    总之,陈某人只是为了自己偷偷懒,就把堂堂省委书记地女儿卖了出去,当然,他认为自己是好心撮合一下,却没想到,月老可绝对不是这么做的。

    “哪能让秦经理请客呢?”听到这话,何振华的眼里登时冒出了炽热的火花,“太忠,要是大家不嫌弃的话,中午一起坐坐,我请客?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个经理?”陈太忠奇怪地看向蒙勤勤。

    蒙勤勤在中行素波分行任人事教育科副科长,大家习惯称呼为经理,素波中行组建地时间并不长,而且,近几年银行业以前所未有的爆炸一般的度急剧展着,急需大量地人才,像蒙勤勤这么年轻的副科长虽然少见,倒也算不得怎么扎眼。

    蒙勤勤瞪他一眼,没有回答,反倒是冲着何振华摇摇头,“谢谢你,不用了,我找陈太忠有点事,你请假出来学习很不容易,还是利用这个机会多学学吧。”

    她的言语中,居然隐隐带了一丝威严在里面,看得陈太忠大跌眼镜,这……

    个小辣椒蒙勤勤吗?

    何振华却是一点也不计较,点点头笑着说了,“谢谢秦经理关心,我会加倍珍惜这次学习机会的,呵呵。”

    靠,没劲儿,陈太忠暗自摇摇头,这家伙这么扶不上墙,早知道不帮他说话了,殊不知,何振华心里对他可是感激得很呢,要没太忠前面两句话,人家秦经理估计一两句就打了自己了,怎么可能还关心自己的学习?

    看着王思敏和何振华离开,蒙勤勤冲着陈太忠脸一绷,“我说姓陈的,你什么意思啊?要我跟他单独吃饭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意思啊,他暗恋你很久了,你不知道?”陈太忠大大咧咧回了一句,“我想你没准会给他一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蒙勤勤死死地瞪着他,眼光锐利得像要杀人一般,冷声问了,“帮他说话,你能从中得到什么好处吗?”

    “莫名其妙,懒得理你,这年头好人真是做不得了,”陈太忠回瞪她一眼,他自然不能说是为了让人家帮忙划重点,说不得只能转头看向蒙晓艳,“这会儿找我,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你真是个混蛋,”蒙勤勤手一动,一个小铁片冲他飞了过去,“亏得我还帮你要了钥匙来!”

    陈太忠的身手,哪里是她砸得住的?他的手一抬,就接住了那枚钥匙,看着蒙勤勤气哼哼地转头离开,他有点纳闷,“我说错什么了?呃,对了,这是什么钥匙?”

    “招待所豪华套的钥匙,”蒙晓艳嘴里回答着他,眼睛却是呆呆地看着蒙勤勤远去的身影,似乎在想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不是插卡的?”陈太忠对招待所的印象,又差了几分,豪华套还要用钥匙开门,真是……真是有些落后啊~

    “你知足吧,”蒙晓艳瞪他一眼,拉起他就走,“人家勤勤帮你弄来钥匙,你倒好,嫌这嫌那的,还把人家气跑了,还不快上去道歉?”

    陈太忠身不由己地跟着她加快了脚步,只是,蒙晓艳的话,让他一头雾水,“道歉?我做错什么了?”

    是啊,他做错什么了?蒙晓艳这下也反应了过来,不过,下一刻她就找到了说辞,“勤勤眼光高得很,你给人家乱扯什么红线?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”陈太忠点点头,也没想那么多,“唉,这年头,好人真是做不得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这一世,还真的是少给人道歉,不过,只冲着蒙勤勤让他很痛快地收拾了高家父子,他也得念人家的好,更何况人家还给他找来了豪华套的钥匙?

    于是,他紧走几步,手向蒙勤勤的肩头上一搭,“好了勤勤,这是还生哥们儿的气呢?我道歉行了吧?”

    蒙勤勤的身体猛地一震,登时就停下来了,她呆了足有两秒钟,才转过身子,脸上似笑非笑,“呵呵,你这是道歉,还是占我便宜?”

    我靠,你有哪点值得我占便宜了?陈太忠的眉毛一竖,就想回两句难听的,不过一想,算了,哥们儿跟一个小丫头叫什么真啊?

    奇怪得很,虽然蒙勤勤比蒙晓艳小不了多少,绝对比他大三四岁,可在陈太忠的心里,那个初见面时的小辣椒印象,实在是太深刻了。

    所以说,人与人之间的第一印象,有时候真的很重要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道歉是真的,借此占便宜也是真的,这总可以了吧?”他笑嘻嘻地放下手来,顺便不忘记恭维对方两句,“嗯,你长得太迷人了,我情不自禁,这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可他脸上那满不在乎的笑容,却是把他的真实想法暴露得一清二楚:我哄你开心呢。

    蒙勤勤眼神古怪地看了他一眼,现堂姐也追了过来,登时脸色一绷,翻个白眼,“以后对别的女人,不许这么油腔滑调的!”

    “他对你油腔滑调了?”才赶上来的蒙晓艳听到个尾巴,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说实话,她实在太明白陈太忠是个什么样的人了。

    别说任娇天天念叨此人的不通风情,就连最近自己回去一趟,那个待人冷冰冰的后妈唐亦萱,也劝告她说此人眼界极高,等闲不要去招惹,“他不会这样对你吧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蒙勤勤心里登时大怒,不着痕迹地捏了一下小拳头,哼,你还是这么小看我……他不会吗?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