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二百八十六章 积重难返(书号:760

第二百八十六章 积重难返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等到将该铐的人都铐起来的时候,高胜利一瘸一拐地走到陈太忠面前,伸出了手,“陈科长你好,我是高胜利!”

    陈太忠却是不理会他伸出的手,斜着眼睛看了他半天,看得高厅长实在挂不住的时候,才轻笑一声,伸出了自己的手。

    他想明白了,官场玩儿人,都是从阴着来的,既然大家都这样,他又何必把喜怒搁在脸上?搞得众人皆知?反倒是落了人口实,也显得自己城府不够深。

    上一秒笑嘻嘻握手,下一秒背后捅刀子才是王道!

    “很高兴见到高厅长,呵呵,”陈太忠摇摇对方的手,皮笑肉不笑地话了,不过,他做这种事终不是很擅长,短短一触,手就缩了回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防暴大队四中队的两辆车也赶到了,这下好了,那些散打队的队员也有车拉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个时候,陈天豪已经打电话请分局技术科来人了,金杯面包车被人砸了,现场肯定是要拍照,以便估算损失和追究责任。

    “陈科长、高厅长,这个……”陈天豪看着这二位,尴尬地搓搓手,“按流程,你们得去派出所一趟,我们得了解点情况……”

    “又去?”陈太忠有点恼火了,你们把小田拉走了解情况不就完了吗?“我说你们那儿管不管住啊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吧?旁边不就是锦园吗?去那个开个房间好了,”高厅长也不想去派出所,他一瘸一拐的样子是装出来的——这是为了让陈太忠领情。

    但是,他衣冠不整总是事实。高厅长不想被人看了笑话去,而且传出去,不管是因为什么事,自己一个堂堂的厅长进了派出所,也实在过于难听了。“弄个小会议室总够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先让他们在这里等着,分局地人马上就到了。”陈天豪不敢怠慢,转头招来一个三级警司,“小杜,快去锦园签个小会议室,用咱派出所的名义……”

    八成是派出所的级别不是很够,用了很长时间。这个会议室才定了下来,只是。就这段时间里,不但分局的人赶到了,陈天豪也通过短暂的讯问,弄明白了事情地起因和经过。

    很显然,对于申华而言。一个“挟愤报复”那是铁铁地跑不了,至于说高厅长父子、小田遭到的伤害,以及金杯车地损伤。那就是要另外计算了。

    等到大家进入小会议室后,基本上都没什么可说的了,陈天豪只是安排人把几个人讲述的经过记录了一下。

    不过,当大家得知,陈太忠打倒的五个人,居然是现役的散打队员,望向他的眼光,就变得相当复杂了。

    最起码,陈天豪是相当庆幸,在派出所里,没对陈太忠动粗,作为一个经验丰富地干警,他太明白那些散打队员的厉害了,更何况还是现役地?

    高胜利可是有点奇怪了,散打队员,五个都打不过这家伙一个?这也太夸张了一点吧?难道说……这个陈太忠还有其他身份不成?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不禁苦笑着摇摇头,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,若是这厮真的有其他背景,怎么可能窝在凤凰市的一个小小的招商办里?这不符合逻辑嘛。

    当然,这场冲突的基调,很快就定了下来,陈太忠属于“正当防卫”,而高胜利父子则属于“见义勇为”,至于具体细节,派出所和警察局还有一些流程要走,这里就不赘述了。

    等这些事忙完,基本上就接近晚上十二点半了,陈天豪看着陈太忠和高胜利,吞吞吐吐地试探了,“陈科,高厅,这么晚了,要不……一起去吃点宵夜吧?”

    中国人都是习惯在酒桌上说事地,这是一个消解恩怨的良机。

    “我就不去了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扫一眼高云风,“呵呵,我是小人物,不陪你们了,今天也累了一天,要早点回去睡了。”

    这家伙的乖戾脾气,实在有点积重难返,虽然他已经打定主意做个笑面虎了,可是一想到在万豪酒家地不欢而散,他的嘴上禁不住就要说两句风凉话。

    高云风被这话刺得满脸通红,却是强自咬着牙,低头坐在那里一言不。

    “陈科长,有点事情,我想跟你单独谈谈,”眼见陈太忠就是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,高胜利

    声,心知人家不肯这么轻易地放过自己,说不得只能厚颜相求了。

    原本他把讯问的地点选在锦园,就有这种借机沟通的心思,这里不但是陈太忠住宿的地方,下面还有餐饮和娱乐、健身中心,想做什么都方便。

    可人家回绝得这么干脆,他只能走出最后这么一招了。

    陈太忠再次盯住了他,半天方才哑然一笑,“哈,好啊,那就去我房间谈吧!”

    他是打定主意做个笑面虎了,而且,无论是出于什么目的和动机,刚才高胜利是因为他挨了一顿毒打,这总是不争的事实,虽然……他觉得那个体委的家伙下手还不够重。

    所以,他答应了高厅长这个请求,只是,他没有意识到,喊一个厅长去自己的房间里谈话,被别人听在耳中,那是怎样的一种侮辱!

    只有上位者,才有权力如此号施令,而且通常,这种情况都是带了一点施舍的味道——而他,只是一个小小的科长。

    高胜利恨得牙都是痒的,可是,人家已经答应单独沟通,这就算是给了他最大的面子了,他只能陪着笑脸,顺便不着痕迹地左右扫视一下。

    别人可都知道,今天晚上到底生了什么事——没经历的也听同事说了,眼见高厅长如此低声下气地求人,纷纷把目光转移了开去,不忍卒睹。

    只有一个人例外——陈天豪。

    他太着紧陈太忠的反应了,高厅长若是能过关,自己这小卒子……估计问题也不大,我只是打手又不是主谋!

    所以,他眼角的余光一直没有放过陈太忠,谁想高厅长这么一扫,正正地跟他来了一个眼对眼。

    高胜利早就记恨上此人了,在他的印象里,自己的儿子虽然有那么一点傲气,却是从来没害过人的,所以,今天这事儿,一定是受人唆使的!

    眼下一看陈天豪这样子,高厅长暗暗地记在了心里,看来,这厮不但是唆使者,还是经手者兼坏事者,妈的,这家伙是……是叫陈天豪吧?

    咱们回头,慢慢算帐!

    陈天豪看到了他眼里的那份仇恨,登时吓得就是一哆嗦,忙不迭转移了目光,只是,很可惜……已经太晚了!

    陈太忠头也不回地走进了自己的房间,高胜利在后面紧紧跟随,正是一付跟班的架势,他的手里还攥着自己儿子的衣角。

    ——高云风觉得这么亦步亦趋地跟着一个小科长,实在太丢脸了,刚才想拖后几步来的,被厅长父亲现了,说不得只能拽住他不放了。

    等到进了房间,陈太忠往沙上懒洋洋地一坐,看着高胜利反手碰上房门,还不等这两位坐下,就话了,“高厅长,你要是想说你儿子跟我的恩怨,那就不用提了,这个……没有商量的余地。”

    高胜利哪里想得到,对方一开口就说起了问题的要害?通常情况下,话题的主导者未必是强势的一方,但也差不到什么地方,可眼下对方既然肯单刀直入,那显然,人家料定是吃定了自己父子。

    这真的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过,纵然是这样,他还是下意识地问了一句,“为什么不能商量?”——这天底下的事儿,还有不能谈的吗?

    “因为他算计我的时候,也没有给我留余地啊,”陈太忠斜眼看着高大厅长,似笑非笑地抬抬下巴,“呵呵,高厅长你请坐,我不想让人说我没礼貌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教训你一下,”高云风怯怯地抗议了,这时候他都不忘记玩玩心计,“怎么说,你也是总的朋友,我俩关系很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!”陈太忠的脸登时就变了,他最不能容忍的,就是别人试图糊弄自己了,哥们儿情商或许低点,智商却绝对不低,你这么说话……不是欺负人吗?

    “我是国家干部,而你呢,想坏我的仕途,这就是你说的‘教训一下’?”他冷笑一声,脸色越地难看了,“哼,高云风,前天我可是警告过你了,别给你们高家惹祸!”

    “不给你点颜色看看,你还真就以为厅长了不起了,”陈太忠又是一声冷笑,“井里的蛤蟆,你见过多大的天?懒得说你了,正厅?正部也就那么回事儿!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