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二百八十三章 高厅长出动(书号:760

第二百八十三章 高厅长出动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陈太忠正在这里琢磨,什么时候才能去高家转一圈的时候,蒙勤勤走了过来,“陈太忠,晓艳姐我带回家了,你呢,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回去啊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口,正在写材料的几位又是一哆嗦,敢情,蒙书记的女儿,也认识这个叫陈太忠的家伙啊?

    ——亏了,亏大了!

    这个时候,就有人多心了,既然蒙勤勤都认识此人,莫不成,高云风所说的,丫跟陈太忠有怨,只是一个幌子?其背后……真是有些不可告人的目的?

    我们,是被人当枪给使了?

    天下本无事,庸人自扰之,既然有了这样的猜测,为了撇清自己,那些证明材料之中,有些就写得相当地不堪入目。

    有人居然写了高云风为了买通自己,送了人民币若干之类的,这么写的人虽然不乏自污的嫌疑,但自摘之意也一览无遗——我只是一时的糊涂,被钞票蒙蔽了双眼,被蒙骗了啊,而不是有意同蒙书记作对!

    陈太忠听到蒙勤勤的问话,也是一愣,略微琢磨一下,摇头回绝了,“有病啊你,这么晚我去你家做什么?”

    他已经想通了,利用蒙晓艳做文章的这点小把戏,肯定蒙不住蒙艺,去了省委书记家,估计没什么好果子吃,虽然他也很想同蒙书记搭上线。可现在绝对不是合适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你才有病!”蒙勤勤登时就抓狂了,“陈太忠我告诉你啊,今天这事儿,你可把我姐害苦了,我跟你没完!”

    “扯淡。是我害的吗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侧头看看那帮小警察。嘴一努,“说晓艳是小姐的又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这帮人听到蒙勤勤地女儿居然跟此人吵起来了,纷纷停下手中的笔抬头看看,却不防他又把话题引了回来,一个个忙不迭继续低头写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”蒙勤勤气得直点头。长这么大,有几个人敢跟她这么说话的?可陈太忠如此不卖她的帐。已经是第二次了,“你等着,明天我要你好看!”

    “切~”陈太忠不屑一顾地哼了一声,+了……

    这帮人前脚刚走,高云风高公子后脚就接到了电话。“……你说什么?蒙通的女儿,带着武警去派出所里救她地表姐?”

    “是堂姐!”陈天豪讲述得很清楚,他长叹一声。“唉,还有蒙艺的司机……高少,你可把我坑苦了啊~”

    “**,我怎么能想到,陈太忠居然认识蒙艺地侄女儿?”高云风登时心神大乱,一颗心不住地向下沉了去,“都告诉你们要小心了,怎么这么不当心?”

    **你大爷!陈天豪都想翻脸了,你说这帮公子哥,都是什么玩意儿啊?这缺德点子是你想出来的,现在出事儿了,反倒是怪起我来了?

    只是,眼下他已经得罪了蒙艺,说成什么也不能再得罪高云风了,“高少,你那情报有误啊,人家不止认识蒙艺的侄女儿,还认识蒙艺的姑娘呢,刚才两人还在派出所里吵架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还认识蒙勤勤?”高云风的心……都快沉到脚底板了,不过陈天豪后面的话,让他心里生出一丝侥幸,“他俩吵架了?”

    “蒙勤勤喊陈太忠去她家,陈太忠说‘你有病啊,都这么晚了’!”陈天豪是现场见识过地,若果可以选择的话,他宁愿那二位关系没近到能那样吵架地地步!

    “咝~”高云风登时倒抽一口凉气,再低声来了一句,“陈所,这个消息要封锁,我马上去找人处理……”

    陈天豪是副所长,听到这话,也不禁叹口气,“封锁,我早封锁了,不过,关系到大家的饭碗,估计……怎么封锁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**!高云风恨恨地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要告诉老头子吗?他略一思索,就自己摇头否定了这个主意,这个祸闯得实在太大了,老头子出马,估计也搞不定,而且,皮肉之苦是肯定要吃的。

    “管住你这张破嘴,别给你们高家惹祸!”——陈太忠那一晚的话,又生动地浮现在了高云风的耳边,甚至,陈太忠那不屑地眼神,都被他一一回想了起来。

    人家的话,果然是没错,眼下自

    真的是给家里惹祸了啊~

    几乎在同时,他又想到了许纯良地劝诫——那家伙不是那么好对付的!

    小良……小良他肯定知道点什么!这一刻,他已经顾不得埋怨许纯良了,或者,只有许纯良才能帮自己渡过这个难关了,是的,小良对那个家伙,一直很客气!

    他根本来不及对自己的猜测做出判断,就异常迅地拨通了许纯良的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铃响了好几道,许纯良才接起了电话,“哦,云风啊,我跟总打保龄球呢,没听见,什么事儿啊?”

    “呃,我……我想我遇到麻烦了,”这一刻,高云风觉得,自己的嘴实在有点难以张开……

    他说完好半天,电话里才传来许纯良按捺不住的惊讶,“什么?陈太忠认识蒙勤勤?关系还……还不错?”

    接着,他的嘴巴似乎离开了送话器,手机受话的一边有隐约可辨的喊声,“总……陈太忠……蒙书记……”

    好半天,许纯良才再次接近了受话器,“那个……云风,蒙艺的那个侄女儿,是不是叫晓艳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好像是,没错,就是叫蒙晓艳。”

    “你惨了,”许纯良在电话那边冷冷地说道,“蒙晓艳是跟总和陈太忠坐同一辆车来的素波,总坐前排,他俩坐后面,你……知道我的话是什么意思吧?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你叫总帮忙找陈太忠说说啊,”高云风真的急了,“我又不知道他有这种来头,我还以为,他只是个小科长呢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的声音是如此之大,一边的瑞远都听见了,总一听这话,心中不由得大怒,往日对高云风的那点好感登时不见了踪迹。

    哦,合着陈太忠是科长的话,就活该被你算计,人家一旦攀上了省委书记,你就吓得快尿裤子了?

    那我某人一介商人,真真正正的白丁,估计也是放不到你眼里了吧?往日那点热情,也是你装出来的吧?

    许纯良也被这个要求吓了一跳,他很想直接回绝了高云风——你都说了不让我管,现在吃不住人家了,又厚着脸皮找我来了?

    有你这么做事的吗?你把我当什么了?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小弟?

    而且,蒙艺的事儿,你找我,这不是嫌死的人不够多,拉我垫背吗?

    总算还好,高云风是想托总关说,许纯良反应过来之后,叹一口气,他一向比较念旧情,而且高云风对他一向还不错,礼数也周到,他实在无法拒绝这个要求。

    “总,你看,你能不能跟陈科长说说,把这个误会解释清楚?”

    “哎呀~~”总脸上,登时就苦做一团了,“这个,纯良啊,不怕你笑话,我还真是不敢招惹太忠,你真不知道那家伙有多恐怖……咦,云风不是说,这事儿不用你管的么?”

    “不管不行啊……”许纯良撇撇嘴,心里这个郁闷,那就不用说了,猛然间,他灵机一动,声音立刻放低了下来,“你先答应了他,然后……打电话告诉他,说太忠骂了你一顿,这事儿,咱不就是……想管也管不了啦?”

    瑞远嘴一撇,苦恼地点点头,“看来,也只能这么办了……”

    五分钟后,高云风得到了瑞远确切的回信,长吸一口凉气之后挂断了电话,木呆呆地愣了一分钟,拿起手机,开始给家里的老头子拨电话,人也站起身子,离开了酒吧的包间。

    因为今天要算计陈太忠,他特意晚回家了一阵,领着一个小姑娘,在酒吧聊天,现在的他,哪里还有心思招呼那女孩儿?

    高胜利一听这消息,登时就大怒了,“你个混蛋快滚回来,跟老子去省委大院走一趟,草,老子下半辈子就让你小子毁了!”

    高厅长按响了十四号院的门铃,那边接话的,是蒙艺的爱人尚彩霞,“哦,是高厅长啊,这么晚了,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今天,今天我家的小混蛋,做了点错事,”高胜利在对讲门铃一边陪着笑脸,顺手又给了高云风老大一个耳光,那清脆的声音,尚彩霞在那边都听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这不是,领着这小畜牲,给蒙歉来了吗?嫂子,你给开一下门啊……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