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二百八十章 证件呢?(书号:760

第二百八十章 证件呢?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陈太忠很少骂人,他说风凉话和阴损话的时候很多,但是带把子骂人的时候,真的是很少见,每当这种时候,基本上就是他异常恼怒的时候。

    眼下,他确实是比较恼怒了,因为他正在屋里盼穿双眼地等着蒙晓艳,却一不留神,透过墙壁现,有人跟在蒙晓艳后面张头张脑。

    素波并不是他熟悉的凤凰市,来这里两天……今天第三天了,陈太忠除了学习、购物之类的,并没有跟哪个女人有什么密切的来往。

    习惯了在凤凰市的左拥右抱、荒淫无道,而昨天蒙晓艳又预定了今天晚上的节目,陈太忠是异常地期待——当然,不得不承认,目前的罗天上仙已经不再是那个不通风情的鲁男子了,他的**比一般人还要强出很多。

    可是,在这种情况下,居然有人在跟踪蒙晓艳,这人……靠,简直比我陈某人还会煞风景啊!

    恼怒归恼怒,陈太忠略略一琢磨,就基本上断定了那厮的来路,很简单,不是蒙艺手下的人,就是高云风搞的鬼。

    若是蒙艺手下的人的话,大约只是探查一下蒙晓艳的落脚点,或者还肩负了些许保护的责任;可若是高云风张罗的,恐怕就不是那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蒙晓艳的耳朵上,已经戴上了他送的耳环,在陈太忠刻意准备好的昏暗地灯光下,两颗不大的钻石在生辉。一张俏脸宜喜宜嗔地望着他,“等急了吧?”

    略带沙哑的声音、昏暗的光线、暧昧的气氛、挑逗地眼神……

    妈的,可惜外面有人!

    陈太忠叹口气,笑着摇摇头,“倒是不急。我正说要出去跑两圈呢,锻炼一下身体……你去不去?”

    蒙晓艳愣愣地看了他半天。才若有所思地展颜一笑,身子一弯,坐到了他地腿上,伸出双手,拢住了他的脖颈,“呵呵。生气啦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~”陈太忠的手,习惯地放到i.在不停地琢磨,这个房间里……不会装了摄像头之类的什么东西吧?

    “我是觉得时间还早……”陈太忠嘴里一边胡说八道,一边将自己的神识放了出去,他想感受一下,在锦园大酒店地机房之类的地方。是不是有人正通过摄像头观察着自己这个房间。

    谁成想,他还没有找到机房在什么位置,却现锦园大酒店地门口忽闪忽闪地来了两辆警车。警灯闪着,却是没有拉警笛,有点诡异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三四个警察和几个便衣跳下了车,冲着酒店大厅急匆匆地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靠!这时候,陈太忠已经有九成九的把握,跟踪蒙晓艳的是高云风布置在锦园的内线了,现在,他们看到蒙晓艳进了自己的房间,就要……就要来捉拿“卖淫嫖娼”了!

    可以肯定,这种手段是很原始、很没有技术含量地,但同样可以肯定的是,这样的大杀器用在自己这个科级干部地头上,基本上就可以将自己轰杀至渣,永无翻身的可能!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陈太忠恨得牙关都是痒痒的,我靠,做人不能这么绝的吧?好了,高云风,咱俩这梁子,这是算结得大了!

    只是,姓高的你太点儿背了啊,天底下女人这么多,你怎么偏偏就撞到了蒙晓艳呢?哈……这事儿想不热闹都不行了啊。

    他脑子里在琢磨,一双手却是下意识地在蒙晓艳身上游走着。

    晚上在蒙家遇到了当书记的叔叔,蒙老师喝了一点点酒,壮着胆子偷跑了出来,眼下受了这双魔手的抚摸,没过多久,眼波就开始迷离,红晕上脸……

    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,“太忠,亲亲我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“咣”地一声大响,门被推开了,几个警察冲了进来,“警察临检,所有人都不许动!”

    陈太忠将坐在自己怀里的蒙晓艳放到身边,二郎腿一翘,身子也懒洋洋地往沙上一靠,一言不地斜眼看着这帮警察,嘴角泛起了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蒙晓艳却是大怒了起来,她正是春情荡漾的时分,这样的紧要关头,被人扫了兴趣,登时就暴走了,尖声叫道,“临检?你们临检什么?”

    “有人举报,这里有人卖淫嫖娼,”带队的是一个一级警司——这倒不是高云风找不到更高级别的警察朋友了,主要是,不是大行动的话,来抓卖淫嫖娼的个案,这个级别

    就算相当高了。

    蒙老师气得咬牙切齿,走上前手一伸,“你的警官证呢?拿出来给我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一级警司抓了两人的现行,当然不怕她看,手往兜里一揣,就摸出个塑封硬卡来,交到了她的手上,傲然地看着她,一言不。

    蒙晓艳看都不看就往怀里一揣——她身上的衣服没外面的口袋,“这证件我先拿着,现在你可以解释了,这个是酒店统一临检呢,还是专门找我们这个房间?”

    一级警司登时就晕菜了,一个人强势与否,不仅仅是看她说了什么,行为举止也是很关键的,人家直接就把他的工作证收起来了,这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这女人不是泼妇的话,就是有一定背景的。

    他仔细打量蒙晓艳两眼,按说,从相貌和身材上说,这女人十有**是卖的,可从对方的气势和做派上,又像是那种有点办法的……

    算了,不想了,警司知道,自己今天的目标,是坐在沙里的那个男人,至于这女人,先晾一晾吧,反正,她再有办法,也不可能大过高厅长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是什么关系?”看着陈太忠,他冷冷地问了。

    “朋友啊,呵呵,”陈太忠笑了,笑得很灿烂,“怎么,锦园大酒店,不许客人在房间接待异性朋友吗?这个规矩,我怎么不知道啊?”

    “不会有人承认自己是嫖客的,”一级警司冷冷地话了,“好了,跟我们回派出所,接受一下调查吧?”

    “可以接受调查啊,”陈太忠懒洋洋地点点头,脸上还是那副欠揍的笑容,“不过,要是我们真的是朋友的话,你会不会道歉和赔偿精神损失呢?”

    说实话,他不想跟着警察走,不管怎么说,来素波被人弄进了派出所,万一传回凤凰去,就算什么事都没有,也是很没面子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“每个公民都有配合警方调查的义务,”一级警司很严肃地解释了一下,相比而言,素波的警察见识要比凤凰的广一点,行事也要稳重点,这事要搁在凤凰,没准警察已经动开手了呢。

    省城的官多,警察的素质那是要比下面地市的强点。

    不过,一级警司已经得了机宜,一定要将陈太忠弄回派出所去,他并不在乎陈太忠和蒙晓艳的关系,是卖淫嫖娼固然好,就算是朋友,也要联系凤凰市来素波领人。

    总之,就是要让大家知道,孤男寡女半夜三更在一起,哪怕是恋人,可一传十十传百也很容易走样,他要借此来搞臭陈太忠。

    最起码,一个“作风问题”是跑不了的——婚前性行为和婚外性行为都是不道德的。

    “你走不走?要是不走的话……”警司吸一口气,牙缝里冷冷地挤出几个字来,“我们可是要采取强制措施了!”

    “你们敢,你知道不知道我是谁?”蒙晓艳厉喝一声,对她而言,这个夜晚真的有点糟糕,“告诉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晓艳!”陈太忠喊了一嗓子,制止了她自曝身份的行为,他生气了,很生气,所以,他就要把事情搞得大一点,“跟他们说那么多干什么?咱们跟他们走!”

    在这个世界上,若说只有一个人能让蒙晓艳言听计从,那一定是陈太忠,听了他的话,蒙晓艳登时乖乖地住嘴了。

    一级警司却是越地觉得事情蹊跷了,他当然知道,眼前这位是个小小的科长,而且,还是外地的,在素波注定是掀不起什么风浪的。

    可那个女人,真的很古怪啊,按说,她听这个人的,那就应该是更小的一个人物了,可是,这种小人物,又怎么有胆子在我面前如此嚣张呢?

    这件事情,要小心对待!警司拿定了主意,是的,有高云风在他身后撑腰,他是不怕的,可那女人若是也有点背景的话,还是不宜过分招惹。

    道理很简单,虽说这美女身后的势力,肯定不及高胜利高厅长,但是搞他这个小警司,没准还是相当地轻松,到时候人家秋后算帐起来,高云风也未必会死保他。

    所以说,素波的警察,素质是要比凤凰的强一些,警司的脸上,甚至出现了一丝笑意,“呵呵,你们肯配合最好了,我们这也是例行公事,理解万岁嘛。”

    说归这么说,他的心里,却是越地坚定了搞臭陈太忠的决心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