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二百七十九章 姐妹相争(书号:760

第二百七十九章 姐妹相争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靠,键盘完蛋了,用软键盘打字,痛苦死了,现在就盘,只要不是键盘接口的问题,今天保证三更,不过时间不确定,另;看在风笑打冒号都很艰难还要更新的份上,疯狂砸月票吧)

    仿佛过了有一个世纪那么久远,蒙勤勤才慢慢地伸出手,去取陈太忠掌中的玫瑰,拿在手里之后,又翻来覆去地看看。

    蒙晓艳没有阻止她,而是用一种很异样的眼神看着陈太忠,眼神中的情感复杂异常,有惊讶、欣喜,有几分得意,也有一丝哀怨……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蒙勤勤检查了这花半天,也没现什么异样,于是抬手向陈太忠扬扬手中的玫瑰。

    陈太忠冲她翻个白眼,“好了,你说吧,我这个解释……你满意不满意?”

    “啧,算你能自圆其说好了,”蒙勤勤已经不想追究这个问题了,她现在关心的是,这花是如何在陈太忠手上盛开的,“你快说啊,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“你承认了,我说的是对的,我送给晓艳一枝花而不是十一枝,是非常正确的,是这么一回事吧?”陈太忠很认真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算你正确了,你倒是……你说不说?”蒙勤勤柳眉直竖,看得出来,她有点想暴走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提条件了,我的条件就是:”陈太忠嘴巴一撇,食指往嘴唇上一放,“你不许问我是怎么做到的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”蒙晓艳再也憋不住了,登时轻笑了起来,直接将大拇指伸到了陈太忠的眼前。“太忠,好样的!”

    她脸上地笑容,比那枝盛开的玫瑰还要灿烂!

    最初的惊奇过后,蒙晓艳已经反应了过来,太忠原本就是一个极其神秘的人。否则自己脸上能恢复成这样吗?

    那么,太忠是如何做到让鲜花在手上绽开的。这一点已经不重要了,重要地是,她在这件事上,死死地压住了自己的堂妹!

    她不得意才怪!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蒙勤勤气得差点没背过气去,她地眉毛竖起来,又平躺下。接着又竖起来……来来回回好几次,最终才把眼一眯。也跟着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,看不出啊晓艳姐,”她叫着蒙晓艳,却是斜眼看着陈太忠,“这次我可是真的服了你了。从哪儿找了这么一个有本事又有个性的男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省省啊,”听到这话,蒙晓艳的脸登时就拉下来了。她可太知道自己这个堂妹了,这家伙就算对全世界的人服软,也独独不可能对自己服软,“你这话我听着碜人,少跟我玩那些小心思,要不我告你爸去!”

    “啧,你怎么这样啊?”听到她这话,蒙勤勤脸上的笑意不减反增,“呵呵,我都是恭喜你有眼力了,你这么不识好人心,像个当姐姐地吗?”

    “反正我不放心你!”蒙晓艳越地小心了起来,警惕地看了她一眼之后,语气居然逐渐软了下来,“勤勤,你可不知道,这么些年没见,我一直都挺想你的,你可不能做对不起姐姐地事儿啊。”

    在这一刻,她想到了陈太忠对自己的重要性,一时都有点后悔把陈太忠喊来了,陈某人的火爆脾气,她实在是再清楚不过了,自己这个堂妹若是惹毛了此人,不给自己治疗了,那后果还真就不堪设想了。

    蒙通比蒙艺大十八岁,一直是把这个弟弟当半个儿子来供养,蒙勤勤三岁上,蒙艺就进入了煤炭部工作,这个女儿就一直留在凤凰,由蒙通来抚养。

    所以,蒙晓艳虽然是蒙通老年才生出的女儿,但是在蒙家,她的重要性隐隐还不及蒙勤勤,因为蒙通简直把蒙勤勤看成了是自己地孙女儿!

    也就是因为这个缘故,姐妹俩从小生活在一起,在五岁之前,蒙勤勤还不会告状的时候,蒙晓艳还能靠蛮力收拾一下堂妹,等蒙勤勤说话利索之后,她就一直处在堂妹的阴影之下。

    两姐妹关系是不错,但是从小到大一直在别苗头,世间事,有时候真地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不过,眼下为了不让自己的堂妹惹了陈太忠,她只能低声下气地服个软——不管怎么说,今天是蒙勤勤先服软的,她也不算丢人。

    没成想,她这一下,反倒是把蒙勤勤的好奇心勾了起来。

    蒙晓艳离家之后,虽然似乎蒙艺和唐亦萱都没找过她,但事实上,作为一家人,谁又不清楚她的一举一动呢?

    原本,大家都把她的举动

    一时的冲动,年轻人嘛,谁都有过离家出走的梦想,束地过一生,等年纪大点,自然就好了。

    谁成想,离家不久,蒙晓艳就面容大变,唐亦萱找到了她,想把她劝回家,却激得蒙晓艳差点自杀,蒙艺马上就得到了消息,于是,大家谁也不敢再劝了,任由她自己展。

    到了后来,关心蒙晓艳的人只是远远地关注着她,大家都知道,这孩子从小就要强,眼下能做的,也只是祝福她生活得快乐。

    蒙勤勤那时候还想去找自己的堂姐呢,却是被老爹和老妈严厉地喝止住了,晓艳要是让你见到现在的她,估计再也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!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如此,吴言才能偶然从别人的嘴里,知道蒙通书记的女儿,现在丑成什么样子了,从而在仙客来的包间里,一下就猜出这就是蒙通的女儿。

    嗯,扯远了,总之,刚才蒙勤勤服软,固然是有些不服气,不过,还是她想到姐妹俩好不容易见面了,堂姐这两年又吃了不少苦,而这个陈太忠不但气质不错,也着实是个有趣的人,她一时也不想计较那么多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陈某人那些话,听起来虽然不伤大雅,但多少还是有点村俗,作为省委书记的女儿,她不想再纠扯下去了。

    可蒙晓艳居然会史无前例地向自己服软,这让蒙勤勤就觉得有点无法接受了,在这一瞬间,她内心深处,对陈太忠的好奇之心,登时呈几何级数一般疯狂地增加着。

    什么样的男人,才能让自己这个眼高于顶的堂姐做出这种低声下气的行为呢?

    当然,好奇归好奇,场面话她还是要交待的,“呵呵,晓艳姐你这是什么话啊?我怎么可能做对不起你的事儿呢?”

    这话入耳,蒙晓艳可是更毛了,她拽着陈太忠就站了起来,“服务员……买单了,那个啥,勤勤你慢慢喝,我俩先走一步了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蒙晓艳逃命一般地仓惶而去,蒙勤勤的眼睛里,露出了一股异常的神情,眼眸都变得亮了许多,她轻笑一声,以低不可闻的声音喃喃自语,“……哈,真好玩啊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手上,还拿着陈太忠留下的那枝玫瑰,在深秋的阴霾中,盛开的红玟瑰,显得那么地靓丽和鲜艳……

    蒙晓艳把陈太忠拽着跑出半条街,才想起来尴尬地解释一下,“那啥,太忠,其实吧……我堂妹,人,人还不错,就是小时候我爸惯她惯得太厉害了……”

    陈大仙人怎么会把一个不更事的女孩儿放在眼里?看见她神情尴尬,少不得伸手进手包里摸一下,“呵呵,刚才逛街去了,给你买了这个玩意儿,玫瑰花那东西几天就谢了,没啥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他手上拿的是一对钻石耳环,这对耳环花了他六千多——这还是五折呢。

    是的,他想试试这玩意儿的威力,按说,蒙晓艳是不缺钱的,不过,女人不是都喜欢这玩意儿吗?

    果不其然,看到陈太忠手上的耳环,蒙晓艳脸上顿时漾起了按捺不住的惊喜,眼睛也亮了起来,“太忠……”

    就这么一嗓子之后,她的眼睛居然开始泛红了,在众目睽睽之下,就轻轻地吻了一下他的脸,“你真好……”

    其实,蒙大小姐想的是,怪不得太忠只买了一枝玫瑰呢,怕是……怕是身上没钱了吧?“没钱也别硬撑着啊,我这儿还有两万,你拿去用……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她一边就拉开了手包拉链,不过,陈太忠怎么可能把两万看在眼里?

    他一把就按住了她的手,“我说……你看我像是这点也出不起的吗?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蒙晓艳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脸上又慢慢红了,旋即低声解释,“今天婶婶要我住她家呢,晚上……晚上你早点休息,不要等我了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本来没这心思呢,看到她这副媚样,却禁不住食指大动,低声地问了一句,“那……明天晚上总可以了吧?”

    蒙晓艳不着痕迹地点点头,脸却是更红了。

    不过,老话说得好,计划赶不上变化,第二天晚上八点半,蒙晓艳才偷偷溜进了陈太忠的房间,“叔叔不让走,我偷跑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却是没理她,眉头一皱,看向门外,“这***是谁啊?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