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二百七十七章 函授班(书号:760

第二百七十七章 函授班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“错过今天,我就不管了,”许纯良叹口气,今天的事情展到这一步,实在是他没想到的,他有点后悔了,早知道就不该把高云风叫来的。

    两人是大学同学,他早就知道,高云风的眼界非常地高,待人也极其傲慢,不过,念在其人性还不坏的份儿上,两人处得倒也不错。

    直到前年许绍辉调到这里了,再见面的时候,高云风的傲气在他面前明显地就收敛了许多,道理很简单,许绍辉的级别比高胜利高很多。

    可是对上旁人,在不经意间,高云风总是要流露出若有若无的优越感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高高在上的感觉,很多高官子弟都有,许纯良也不认为是多么严重的事,却没想到在今天,引出了这样的场面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来,大家继续喝,”高云风脸皮一翻,又笑了起来,不过,他的涵养还不是很够,在场的人都看得出来,在一脸的笑意下,是深藏着的怒火。

    要不要悄悄告诉太忠一声呢?瑞远脑子里不住地打着这个念头,他心里可是非常清楚,高胜利并不是个善碴。

    太忠猛则猛矣,但是对上这种级别的主儿,弄不好还真的要吃不了兜着走。

    就在他举棋未定的时候,高云风又斜眼看了他一眼,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,没说什么话,不过,这个略带讽刺意味的笑容。却是让瑞远登时拿定了主意:桌上这么多人,谁能肯定消息是我传出去的?

    商人讲究的圆滑,八面玲珑,但哪个男人心底没有点喜怒?

    无论如何,到了这步田地。包间内地气氛再也回复不到刚才的样子了,就算那几个女孩在很努力地渲染气氛了。但多少有点冷清的味道。

    见是这种场面,许纯良心一横,索性又拾起了刚才的话题,“……不过说句良心话,云风,你最好不要去招惹这个人。这家伙不像你想的那么好对付。”

    “啧,你还没完了?”高云风甩他个白眼。“咱们都说了,今天不提这档子事了……”

    陈太忠走下楼来,才现外面又开始飘雨点了,被这冰凉地秋雨一打,他的头脑也清醒了起来:高胜利那是什么人?是下一届副省长地热门人选啊。

    做官做到省部级这种级别的话。基本上就不存在什么黑马一说了,资历、成绩、人气、名望、关系……这些简直都可以套上公式来算的。

    高胜利实在是太热了,若是眼下天南省的副省长被调整一个走。要从本省干部里提拔的话,那十有都是他上,这个大家都清楚。

    凭良心讲,陈大仙人并没有把高厅长放在心上,否则刚才他也不会放出那么强硬的话了,在这个位面世界里,他怕谁呀?

    可话说回来,同样地凭良心讲,只靠官场规矩来行事地话,他跟对方之间的差距,那就是天壤之别,哪怕他手里掌握了对方贪污受贿地大量证据,怕是都扳不倒此人。

    高胜利高厅长可不是舒城,这一点,陈太忠心知肚明,所以,他有点郁闷,这件事处理不好,或者会对他在官场修炼的计划,产生一定的影响。

    不过,他并不后悔这么做,哥们儿我堂堂的罗天上仙做人都这么低调,你丫不过就是一个厅长的儿子,在我面前也敢阴阳怪气?真是欠收拾啊,我跟你很熟吗?

    一路走回锦园大酒店,他身上地夹克已经微微有些湿了,进房间一看,蒙晓艳并没有回来,他心里禁不住有点高兴:看来,蒙晓艳和她叔叔,谈得不错?

    等他拿出手机一看,才现蒙晓艳给自己了一条短信,他手机的短信都是“滴滴”两声轻响,在席间听不到,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“晚上不过去了,勿念。蒙晓艳”

    这短信倒是真短!陈太忠笑笑,才说要脱衣服洗澡睡觉,却不防手机响了起来,手机屏幕上大大地三个字显示了来电者的身份——“瑞远”……

    函授班的集训,其实挺无聊的,老师上一大堆资料,然后再划来划去,告诉大家什么是重点,什么不合适当前形势,今年肯定不会考——应试教育,不外如是。

    然后就是举例讲题了,大多数的学生,最喜欢听这种,可

    恰恰相反。

    他原本就是去年的应届毕业生,对这些应试技巧,真的提不起什么兴趣,他更喜欢琢磨老师所说的“形势”之类的话题。

    《天南日报》看多了的主儿,多半都是他这种德性。

    上次在凤凰市党校的遭遇,陈太忠记忆犹新,原本他也没想着在省委党校能结识什么同学,函授班的人情冷淡,应该比进修班厉害得多吧?

    谁想这年头的事儿,还就是这么没道理,头一节课下来,就有人主动找上了他,是那个戴了眼镜的小白脸,“你好,怎么就你一个人来上课?你女朋友没来?”

    陈太忠想了一下,方才想起,这厮在昨天盯着蒙晓艳看了好一阵,不过,人家既然坦荡荡地问起来,他当然也不怕回答,“嗯,她是陪我来签到的,她已经大学毕业了。”

    这么着,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起来,这小白脸叫何振华,今年24岁了,在中国银行工作,也是由于需要上进,才来上这个

    陈太忠正琢磨着哥们是不是人品大爆,居然有人主动找我聊天的时候,何振华吞吞吐吐一阵,终于图穷匕见,“你的女朋友,她……她是不是姓秦?”

    “秦?”陈太忠愣了半天,才笑嘻嘻地摇摇头,“呵呵,她不姓秦啊,你怎么会这么想?”

    “她……她跟我一个同事长得挺像,”何振华语无伦次地解释一下,脸上却是微微有些红了。

    “哈,你在暗恋人家吧?”陈太忠眼珠一转,就反应过来了,不得不说,这家伙的关联想象力近来强了不少,只是,嘴巴还是有点很大,这么说话,有失他科长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哪儿有?”何振华的脸更红了,可是眼神里明显地多了一份郁闷出来。

    看他俩聊得高兴,一个鹅蛋脸型,身体微微有些胖的女孩也凑了过来,“聊什么呢?这么高兴?”

    女孩叫王思敏,电大毕业后分到了素波市宝兰区财政局,显然,她家里应该是走了一些门路的,否则不要说中专,就是本科毕业,想分到财政局这样的单位,也不是很容易的。

    不过,王思敏的性格不错,言谈间倒也算落落大方,不但对何振华态度不错,对陈太忠这带了凤凰口音的“外地人”也没有什么自命不凡的语气。

    她该自命不凡吗?想到这里,陈太忠不由得狠狠地鄙视了自己一下,这年头,哥们怎么也开始把人分成三六九等了?

    当然,这也难怪他这么想,很多人是习惯把人分了等级来对待的,尤其那些基层的政府官员,人家王思敏在财政局工作,又是省城本地人,有点优越感也正常。

    所以从这点上说,她的性格算得上不错的。

    反正,不管怎么说,一上午的课,就让陈太忠结识了两个还算能聊的同学,当然,这种场合,陈某人炫一下自己的身份也是很正常的,王思敏能说在财政局工作,他为什么不能说自己是招商办的科长?

    还好,凤凰市毕竟是外地,这俩同学面对一个科长,倒也没什么压力,这年头骗子多了,一个高中生科长——若不是骗子,那就是凤凰市太落后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年头的事儿,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,虽然那二位打定主意不能跟这家伙有什么金钱上的来往,可感情上的交流,倒是可以保持下去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何振华,见识过陈科长女朋友的美貌,他心里隐隐认定,这个陈同学,十有是真正的科长,而且估计家里还有点办法。

    结交一支潜力股,总是不错的,大多数男人都有这种觉悟,所以,何振华很痛快地向陈太忠做出了一些承诺:太忠你要是什么时候工作忙,走不开的话,资料我帮你领了,重点我也帮你划,反正到时候你来素波的时候,随便请大家吃一顿饭就行了。

    对这个承诺,陈太忠当然很高兴,嘴里说着“那多不好意思”,心里却是已经打定了主意,嗯,下次能不来素波就不来了。

    谁想,根本没等到下次,他就得让何振华帮忙划重点了,蒙晓艳中午打了电话来,说是下午要他陪她逛商场!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