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二百七十六章 话不投机(书号:760

第二百七十六章 话不投机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看着这帮女孩子,陈太忠轻声叹口气,他从这些人身上,看不出任何一丝军人的痕迹,除了看起来略微清纯一点,实在跟幻梦城的那些小姐没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想想刘望男,他都不得不承认,在刘望男的身上,多少还能见到点英气和豪气,在这六个女孩身上,却是见不到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不禁不动声色地撇撇嘴:现在的孩子们,真的是秋后的菜,一茬不如一茬了啊~

    七个男人六个女孩,不够分,张建国不着痕迹地瞥一眼陈太忠,笑嘻嘻地冲女孩儿们摇摇头,“你们不用招呼我了,招呼好这六位贵客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原本不想要女孩服侍的,可是被他这一眼看得有些恼火:你是觉得哥们儿最没地位是不是,靠,带种的……咱们去仙界玩玩?

    不过,张老板虽然或许是有那么个意思,可人家表面工夫做得好,话也说得漂亮,他实在没办法翻脸,于是只能坦荡荡地接收一个女孩,算是小小地报复对方一下。

    倒是万豪的周老板有些不好意思,“看张总你这话说得,好了,我在自家一亩三分地儿呢,不敢胡来,家里的警察看得可紧,整个酒店里到处都是她的眼睛……”

    于是,大家又哄笑了起来,虽然有人直斥其口是心非,可再也没人逼着他挑女孩儿了。

    一个个子高挑的女孩很娴熟地靠着陈太忠坐了下来。身子却是刻意同他保持着距离,陈太忠扫扫其他人,似乎女孩儿们动作都相仿,心里略微有点感触:看来还是跟小姐不一样,没那么媚俗。

    他的感慨得实在早了点。接下来他可是大跌眼镜了:这帮女孩真不是什么善碴,言谈举止间荤素不禁。说起荤段子来,简直比男人们还厉害!

    可是偏偏地,她们在行止间分寸把握得还极好,有人想想趁势吃人家点豆腐,都被女孩们有意无意地避让了开来,看着那欲拒还迎的架势。显然个顶个都是勾人地好手!

    说句良心话,单纯从档次上讲。真的比那些小姐们强出不少,更要命的是,她们基本上还算“良家”,虽然作风或者有些放荡,但无论如何也不是那种生张熟魏有钱就能上的主儿。

    对男人来说。这才是最致命的诱惑。

    陈太忠真地有点接受不了,她们身上唯一能引起他些微好感的地方,也就是喝酒还算爽快!

    他身边地高个儿女孩也意识到了。自己靠上的这位,在席上算是个没地位的主儿。

    没地位……虽然是很关键,但也不是什么要命的事儿,可陈太忠不但没什么地位,还不会什么情趣——他简直跟哑巴一样基本不说话,这就让女孩儿有点不能忍受了,她低声问了,“哥,这些人里有你的领导?”

    “没有,”陈太忠面无表情地摇摇头,夹起一筷子桃仁罗汉果放进嘴里嚼着,心里却是愤愤不已:你要真是我妹妹,我现在就打你个半身不遂!

    女孩见他这副阴阳怪气的样子,索性就直接放弃了他,转身撩逗起瑞远来,她不是小姐,自然不会小心翼翼、低声下气地对待他,大家都是出来玩地嘛。

    这时候,陈太忠才现,原本陪着许纯良的那个女孩,也坐到了瑞远地旁边,不由得讶然向许纯良望去.

    许纯良却是一直在注意着他,见他转头看过来,冲他微微一笑,笑容里居然带了点妩媚的味道。

    这家伙实在太漂亮了!陈太忠苦笑着摇摇头,若是扮人妖的话,绝对会迷倒一大片男人,许绍辉这儿子,跟他长得可不是很像。

    过了一阵,陈太忠拿出手机看看时间,现已经快十点了,放下了筷子,“大家慢慢玩,我还有事,早走一步了。”

    “着急什么?”瑞远今天喝得并不多,事实上,经历过凤凰市尤其是阴平区的酒阵之后,再来素波应对酒局,可真就是毛毛雨了,越是落后的地方,劝酒越厉害,这话一点都不假。

    “反正你住锦园地,这么近,两步路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大家一听说此人住在档次极高的锦园大酒店,心里禁不住就生出了点刮目相看的心思,虽然,对他们来说,住锦园也就住了,标间不就才六百八一天

    可陈太忠在酒桌上显示出来地低调,绝对不像是一个住锦园的主儿,听到这话,万豪的老总老周话了,“小陈怎么不跟总住一起啊?天南宾馆也不比锦园差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省委党校上课呢,所以要早点回去啊,”陈太忠笑笑,“再说,把总安全送到素波,我的任务就算完成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来进修的?”高云风一直都没把他放在眼里,直到听到“省委党校”四个字,才稍显热情一些。

    “不是进修,我是来参加函授班的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这次进修班开课,是天南省的县处级干部班,以他的资格,还欠缺了些许。

    “哦~”高云风拉长了声调点点头,没而过的轻蔑之色,却被陈太忠看了个真又真。

    人家是笑话他只是高中或者说中专毕业呢,这一点,他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可是,他又能怎么样?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不住党校招待所?”李英瑞问了,不怪她这么问,锦园离党校可是有一截路呢,再说了,上函授班住锦园……这是有钱烧的?“多不方便啊?”

    “人满了,”陈太忠不想多解释,以他的想法,在附近找个差不多的酒店住就完了,不过蒙晓艳说了,未必要住在叔叔家,既然可能是两人住,自然还是要离党校稍微远点的好。

    “哪里会满?豪华套肯定满不了,以前我爸也进修过,我知道,”许纯良却是知道这个,“回头我帮你弄一套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这个由来,高云风却是不清楚,而他对官场中的常识,却又是最热心的,少不得就要问问,“一般人住不进豪华套?”

    许纯良笑笑,似是不想解释,不过,那几个女孩却也是热心攀龙附凤之辈,想多知道点典故,就嚷嚷要他解释一下。

    “没进修班的时候,倒没事,”许纯良被撺掇不过,只能说一说了,“有进修班的时候,按惯例,为了便于管理,也为了方便学员家属探亲,豪华套要保留的……嗯,领导视察的话也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哈,这下小陈可方便了,”高云风暧昧地冲陈太忠笑笑,只是,他眼中的轻蔑之色却是越地浓了,“函授班住豪华套,还不谢谢小良啊?”

    妈的你这什么表情啊?陈太忠登时就火了,再加上先前那些文工团的女孩子引的芥蒂,他眼皮抬也不抬地回了一句,“谢谢你了纯良,不过,那儿的条件不如锦园,算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就站起了身子,“好了,诸位慢用,我先走一步了。”

    他走到门口的时候,听见高云风大声嚷嚷了起来,“总你是这什么朋友啊?小地方来的,就是不懂礼貌!”

    这下,陈太忠的火气算是完全被激起来了,他一转身,狠狠地瞪了高云风一眼,不屑地冷笑一声,“姓高的,管住你这张破嘴,别给你们高家惹祸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四座皆惊!

    等到高云风反应过来的时候,陈太忠已经走出了房门,他登时大怒,站起身子就要往外追,却被瑞远死死地拽住了,“小高,你搞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他……他骂我!那个乡巴佬,他骂我!”高云风气得脸色铁青,手指门外,“什么玩意儿,凤凰市的人,也敢跑到素波来撒野?”

    好端端的接风宴,到了这一步,气氛被破坏得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“你追出去也是白搭,他连瑞姐都敢打,”许纯良的脸色也难看了,他有点挂不住,“云风我不是说你,这怎么也是我给总安排的接风宴,你多少给我留点面子好不好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连瑞远都觉得自己有点尴尬,做为今天的主宾,高云风这么折腾,确实是让他脸上无光。

    “是他先不给我面子的啊!”高云风气得身子都抖了起来,“小良,你就是这么对朋友的?”

    “你先给我坐下,”许纯良眉头一皱,脸上不怒而威,“有啥事过了今天再说,我就问你一句,你给不给我这个面子?”

    高云风呆呆着看了他半分钟,气得笑了起来,“哈哈,好,小良,今天我就给你这个面子了,不过,以后我怎么弄他,你总不能再管了吧?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