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二百七十五章 许纯良请客(书号:760

第二百七十五章 许纯良请客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当天晚上,许纯良设宴款待瑞远,总一个人委实有点无聊,不管三七二十一,死说活说把陈太忠从锦园大酒店里拽了出来。

    设宴的地方就在锦园旁边的万豪大酒家,这里不算素波市最繁华的地方,但餐饮和娱乐的水准,却是屈一指的。

    万豪是个不算太大的酒店,占地不足一千平米,总共只有三层,但装修却是极奢华的,比之海上明月也有过之而无不及,像三层一共才四大十小十四个包间。

    许纯良订的是一个小包间,堪堪有六十平米的模样,等陈太忠和瑞远一路走过来的时候,包间里已经坐了六个人。

    除了许纯良和李英瑞之外,还有一个年轻人,那是交通厅厅长高胜利的儿子高云风,瑞远也认识,看来这几位关系都还不错。

    剩下三个中年人,一个是万豪的老板,另两个也是商场中人,看来许纯良今天的基调,定的就是“以商会友”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许纯良对陈太忠很客气,为大家介绍完毕之后,他居然问起了蒙晓艳,“小陈,中午那个女孩子,你怎么不一起喊来啊?”

    “她来素波是探亲的,”陈太忠不欲说得太多,淡淡地解释了一下,“她有个叔叔好久没见过了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事实上,今天他把蒙晓艳送到省委大院门口的时候,蒙晓艳还真的有些惶恐,看着站得笔挺的武警。她拽住了陈太忠,“太忠,陪我进去吧?”

    换了旁人,对这个要求绝对会喜不自胜,那可是省委书记啊。可以肯定地是,近距离见过国宝大熊猫的人。绝对比见过省委书记的人多得多。

    不过,陈大仙人非比旁人,直接就摇头拒绝了,“你见你的,我凑什么热闹?他也不过一个脑袋一张嘴,你担心什么?”

    这话让出租车司机听得都直摇头。年轻人狂点不是坏事,但不能狂成这样啊。这是省委大院,一个脑袋?这院子里某一个或者几个人,就能代表了天南省四千多万个脑袋!

    “他……他要是不认我怎么办?”蒙晓艳真的有点抓瞎,颤抖地小手抓住了陈太忠的手,“到时候。你可要帮我哦……”

    出租车司机地眼睛,迅疾地在蒙晓艳的肚子上扫了一道,显然。这厮的想法比较龌龊,莫不是,莫不是……哪个领导的外室带着龙种找来了?

    丫这个眼神,陈太忠注意到了,可是,注意到又怎么样?他总不能骂人家一顿,那不是说明他的思想也比较龌龊吗?

    “好了,离了他好像地球就不转了似的,”陈太忠一拍她地肩膀,“去吧,他要是敢欺负你,我收拾他!”

    出租车司机的注意力,登时转移到了陈太忠地身上,看着后视镜的陈太忠,他心里默默地强记着此人的面部特征:浓眉毛,单眼皮,宽脸,大鼻子……

    “混蛋,你再这么看我,信不信我揍你?”陈太忠性子是粗陋,可这司机一付看犯罪嫌疑人的样子看着自己,他怎么能感觉不出?“老实开你的车!”

    那司机登时吓了一跳,乖乖将视线收缩,踩下了油门。

    那时候,蒙晓艳正站在门口同武警指手画脚地说着什么……

    “她叔叔干什么地啊?”李英瑞随口问一句,事实上,她对陈太忠的印象也比较深,对这个暴力女来说,陈太忠的身手实在是太棒了,比她地教练都强出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她叔叔……”陈太忠不由自主地打个磕绊,以他原本的性子,是很想卖弄一下蒙晓艳的来历,只是混了官场以后,他知道这么做是不合适的,最关键的是,蒙晓艳似乎都不知道蒙艺会如何对她,否则也不会在省委大院门口怯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还不知道她有没有那个叔叔呢,”他苦笑一声,决心引开这个话题,“对了,上次那辆奔驰5oo,~.

    他这个转折有点生硬,不过,在座的都是一时俊彦,眼里都不带揉沙子的,知道此人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,倒也没人卡着他脖子问了。

    高云风顺着这话题就奔着瑞远去了,“哈哈,总家好车才多呢,李姐的奔驰5oo,

    “哪儿的话啊,地主家也没余粮啊,”瑞远笑嘻嘻地摇摇头,他应付这种场面,是得心应手的,“奔驰5oo,嗯,我在美国,就是一辆菲亚特。”

    “菲亚特不错,贵族车,”许纯良点点头,“老,听说在欧洲,那些什么大家族的,都喜欢拿菲亚特当座驾?”

    瑞远摇摇头,“那可是以讹传讹了,喜欢菲亚特的,也就是那么一小撮人……”

    这种场合里,大家都是天之骄子,而陈太忠坐在这里,未免就同其他人有些格格不入了,论钱,没人以为他有多少钱,论权势的话,虽然在座的全部都是白丁,可他这个唯一的正科,反倒是最拿不出手的。

    所以,席中的焦点,还是许纯良和瑞远,不过还好,大家都是有点身份的,马屁要拍得不着痕迹这个道理还是懂的,或者,其间还间杂有一些或真或假的情意,总之,没人做得太出格。

    当然,必须承认,许二人本身就具备了被人重视的资格,成为焦点也是正常的事,不如此的话,倒显得大家矫情了。

    陈太忠本来也没出风头的打算,倒也能淡然地看别人对自己的冷淡,还好,许纯良一直挺关注他,这让他对这个漂亮的男人多少生出了一些好感。

    李英瑞对他态度也不错,这多少让陈太忠生出了一些疑惑:难道说,这些人都是欠收拾?打了她一顿,大家反倒是关系不错了?

    不过,高云风对他的态度,就很冷淡了,那种衙内的作风,在此人身上显得还是相当明显的,对上许纯良丫都有点淡淡的傲气,对其他人基本上就是不芶言笑了。

    酒至半酣处,许纯良提出了要瑞远关照李英瑞的要求,总充分地显示出了一个商人的油滑,“这些事儿我都不管的,到时候李总跟我说一声就行了,嗯,只要下面人不反对,我这儿肯定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“总,你这么说可是不够意思啊,”许纯良眼睛一瞪,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,“别人挣你的钱也是挣,为什么不让瑞姐挣了?”

    “李姐的胃口比别人大点嘛,”高云风轻笑一声,“要是条件一样,总估计立马就拍板了。”

    “啧啧,我就知道筵无好筵,”瑞远咂咂嘴,做出一副苦恼的样子,“小良啊小良,你就和你瑞姐一起算计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咦,这席上只有一个瑞姐一个女人?”说到这儿,许纯良似乎才恍然大悟,当然,也许是他的酒意作了,“老周,你这儿陪酒的公主呢?”

    老周就是万豪的老板,听到许纯良的话,他马上就站起了身子,就在这个时候,高云风话了,“算了老周,还是我来吧……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他就摸出了手机,“总可是贵客来的,我从天南歌舞团叫几个小演员来吧,呵呵,比你家的公主可是强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小高你住手吧,”又有人话了,这位也叫张建国——不是大台村的村长,他是搞电脑起家的,现在改行做国际贸易了,主要是对俄罗斯,据说身家上亿。

    “歌舞团的小演员太烂了,我还是从文工团喊几个来吧,绝对是要啥有啥,不过想要带走,那就得看总的本事了。”

    在座的人登时轰然笑了起来,甚至连李英瑞都不例外,这种事情,在这种档次的场合,根本不是什么秘密。

    可是,一听“文工团”这三个字,陈太忠就禁不住想起了刘望男,心里登时就变得有些不是滋味了,这种情绪来得很突然也很莫名其妙,他一时居然想不出来自己为什么会一下变成这样。

    同他一样不是滋味的,是高云风,被张建国抢了风头,他怎么会高兴?不过,张老板在天南省混得风声水起,他固然可以因为其出身低微而小看对方,但人家的财势可是明摆着的,据说此人连蒙艺家都去过。

    张建国的话还真不是吹的,虽然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,但是他一个电话打过去,也就是二十分钟的光景,包间的门就被推开了,六个女孩子打扮得花枝招展,莺莺燕燕地走了进来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