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二百七十四章 这才叫乖巧(书号:760

第二百七十四章 这才叫乖巧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许纯良怎么会记得小田这种小人物?他看都没看那厮一眼,眼睛看一眼陈太忠,转头迎上了瑞远,“哈,老,怎么才回来啊?”

    “一路下雨,这鬼天气,”瑞远撇撇嘴,伸手拽过了陈太忠,“来,小良,跟你介绍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介绍了,陈太忠嘛,我认识,”许纯良笑着摇摇头,倒是一拍李英瑞的肩膀,“李英瑞,是我哥们儿,大家以后一定要给我面子哦……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四个人就寒暄了起来,独独把个蒙晓艳晾在了一边,这也难怪,谁能想到她是什么人呢?

    陈太忠本不是一个爱凑热闹的性子,不过,眼下他嘴里胡乱应付着许纯良,却是想给小田一个偷跑的机会——你要趁我不备跑了,那我也不算丢脸。

    谁想,他有意做善人,小田那厮却是不能领会他的苦心,一直傻呆呆地站在那里,看得他恨不得走过去踹他一脚,哥们儿已经打算放过你了,难道你真的想挨顿打再走?

    直到李英瑞一指蒙晓艳,“这大美女是谁啊?小陈你不给介绍一下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小田才再次凑了过来,“许大哥你好,我凤凰市招商办的,在连成主任的办公室见过你……”

    敢情他是这么认识许纯良的!

    不过,被他这一打岔,陈太忠又没有介绍成蒙晓艳,所以,蒙书记的侄女儿。依旧在这一帮人里默默无闻——看她的美艳程度,大家都把她当作陈太忠的情人了,这年头,哪个有办法地男人身边不是左拥右抱的?

    许纯良一听“连成主任”四个字,终于是有兴趣转身看看小田了。不过,他阅人极广。只从小田的举止和对自己的称谓上,就知道此人只是个小人物。

    “呵呵,是秦主任的人啊,”他笑嘻嘻地点点头,只是,他地眸子中。并没有应该有的那种热情,显然。这是一种礼节上地敷衍,“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没事,呃,”小田的嘴巴不由自主地打个磕绊,“我是跟着总和陈科长来的。送……送病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”这种上杆子讨好自己的人,许纯良见得多了。倒也懒得计较,“你什么时候回去?正好我弄了点罗汉果,帮我捎给秦大哥。”

    素波地区的罗汉果,闻名全国,尤其是特级地那种,有钱都不好买到,现在是深秋,正是新下来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哦,不着急不着急,”小田陪着笑脸,不住地点头,“晚回去两天没事,等许大哥你方便地时候,我再走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听得火苗子又上来了,我靠,刚才是求我打你一顿好回去,现在是撵着都不走了?

    不过,他转念一想,心里也就平衡了,李继峰是小田的领导,秦连成可是李继峰的领导,为了领导的领导办事,当然可以不听领导的吩咐。

    再说了,人家许纯良是许绍辉地儿子,省委常委啊,这种际遇,一般人等闲难得一遇,小田做得活络点也正常。

    ——可是,反正这种事儿,我是做不出来,哥们儿还要脸呢,宁可再穿越一次也不能这么下作!

    对于小田这种行为,瑞远也见得多了——职场跟官场实在差不多,更恶心的他都见过呢,可是,蒙晓艳蒙大小姐却是无法接受了!

    亏得我还帮你求情呢!她狠狠地瞪了小田一眼,一拍陈太忠的肩膀,“太忠,你们聊,我去找我叔叔和婶婶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,我跟你一起走,”陈太忠冲着瑞远笑笑,“好了,我得马上去党校报到去,回头咱们再联系……”

    “陈科,我送您吧,”小田凑了过来,脸上挂满了谄媚,眼见许纯良对陈太忠都特别客气,他怎么还敢继续捣蛋?“反正我还得留在素波,好给秦主任捎东西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你送,劳动不起阁下大驾!”这次,开口地是蒙晓艳,她实在忍无可忍了,小田的丑态让她想起了十中的色鬼教导主任黄强。

    一边说着,她一边拉了陈太忠的手昂然走了出去,“满大街的出租车,当我们没钱啊?”

    说实话,蒙晓艳可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许绍辉的儿子,虽然知道了她也无所谓,但做事终归不会这么过激——在***里混,形象还是要

    总算她从小田的态度转变上,猜到这一男一女应该也是有点身份的人,所以,还是没有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许纯良却是被她飙的样子吓了一跳,转头问瑞远,“这是谁呀,这么大脾气?小陈怎么这种眼光啊?”

    瑞远能说什么?他只能苦笑了。

    蒙晓艳一直陪着陈太忠在党校忙乎,报到之类的,美艳无比身材惹火的她,招来了不少人的关注,不过,上函授的多半都是已经参加工作的主儿,倒是也没人觉得不合适:也许人家是恋人呢,谁管得着?

    等到后来,一个身材粗壮,又黑又矮的家伙挎着一个娇艳时髦的女孩走到签到处,才将大家的注意力转移了开来。

    这倒不是说那女孩就比蒙晓艳漂亮,事实上,她还略逊一筹,只是,挎着她的那家伙着实有点名气,“那不是韩老大吗?”

    韩老大大名韩忠,是素波市乃至于天南省大名鼎鼎的民营企业家,属于最先富起来的一批人,摆过地摊、赖过贷款的那种主,后来靠搞保健品家,现在手下两个酒店一个制药公司,号称资产五千万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这人还是天南省的政协委员,不过风评却不怎么好,有传言说,他跟天南省黑道的后起之秀韩天韩老五是堂兄弟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会来呢?”有人低声嘀咕,这个疑问实在是在理,虽然韩忠也是函授班的成员,但是大家都认为,这厮是属于不来参加集训班也能拿到文凭的那种主。

    “可能是等邓校长来吧?”函授班里,还真有那些消息灵通的主儿,“听说这几天有一个干部进修班要开课。”

    邓校长大名邓健东,是**天南省党委副书记、组织部部长,兼任党校校长,当然,这又是一个省委常委,韩忠若是想结识邓书记,来这里等也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不过,对于这些议论,陈太忠没当回事,蒙晓艳心里琢磨着怎么去见叔叔,也没当回事,两人转身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实际上,对于他俩的离开,还是有人注意到了,这一对男的高大阳光,女的惹火妩媚,一个二十四、五戴了眼镜的小白脸就一直羡慕地看着这二位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落在蒙晓艳身上的时间比较长点。

    陈太忠现了此人的注视,不过,以蒙晓艳的相貌,走到哪里也不乏这种眼神,想到这个,他心里居然隐隐有些得意,自是不会跟这小白脸一般计较。

    可是,传言果然是真的,干部进修班还真的是要开课了,再加上函授班,这一下,党校的公寓和招待所的床位就有点紧张了,陈太忠来得晚,居然一时订不到房间了。

    “算了,跟别人挤一个吧,”他有点郁闷,招待所的标准间还有空床位,但是他真的不习惯跟别人共处一室——漂亮女人……或者可以例外。

    蒙晓艳可是不干了,她想的是自己在叔叔家住得也未必会开心,到时候没准还得来陈太忠这里混着住两天,“不是还有豪华套间吗?就住这个了,你要是没钱,我给你出!”

    我靠,我想低调啊,你以为我没钱?陈太忠不喜欢这个建议,在省委党校门口张扬,不是等着被人戳脊梁么?

    只是,当着蒙晓艳,这么灭自家威风的话,他一时还有点说不出口,大家都知道,陈大仙人是很爱面子的。

    还好,前台服务员很及时地帮他处理了这个难题,这个年纪约莫四十的大妈斜瞟蒙晓艳一眼,“现在入住豪华套间,拿省委组织部的介绍信来吧~”

    蒙晓艳的脸登时就是一红,“你这叫什么话?招待所可不就是让人住的吗?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”陈太忠一拽她,“走了,换个地方,这儿是招待所,不是宾馆,刚才不是有人说,要有什么进修班……”

    他知道,大多地方的招待所,都是靠着行业或者系统吃饭,设施还真的未必强得过宾馆。

    可蒙晓艳受不了这话,尤其是那服务员斜眼的一瞟,她从里面看到了熟悉的鄙夷之色,对这个眼神,蒙老师实在太敏感了,临出门了,都不忘记回头恶狠狠地喊一声,“省委办公厅的介绍信也行吧?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