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二百七十一章 喜欲狂(书号:760

第二百七十一章 喜欲狂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陈太忠讲述事情的缘由,只花了两分钟,他实在也没什么可讲的,章东都出头了,那还有什么可说的?

    可古狂喜之后,按捺住那份欣喜,却足足花了半个小时还有余,陈太忠不得不时不时地泼他两盆冷水,才让他逐渐地从那份惊喜中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当然,这冷水是通过嘴来体现的,不是通过手的那种,总之一句话,古所长在半小时后才变得比较正常。

    “不行,陈科,今天无论如何,咱哥俩得好好喝喝,”古能这么说话,显然是已经渡过了语无伦次的不应期,“这口气你帮我争大了,怎么谢你都不为过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点城府好不好?”陈太忠白他一眼,事实上,陈某人的心中,也是很得意的,“这事儿能嚷嚷出去吗?要不是这么敏感,我至于把老李撵出去吗?”

    “还是你考虑得周全,”古应了一句,搓着双手在地上来回地走动着,他这份儿欣喜实在无法宣泄,“嗯,我一定不说,跟我老婆也不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婆算什么?别跟你的情儿说才是真的,”陈太忠也笑了,他知道古所长家外有家,“说到底啊老古,还是自家的老婆可靠,那些小姑娘,靠不住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别人的老婆!”古一瞪眼,“我老婆可不行,我要今天告诉她,明天整个凤凰市警察系统就都知道了!”

    陈太忠被他这句话逗得差点把嘴里的茶水喷出去,“哈。好了,老古,我还有事要走了,按理说,我不该这么早告诉你的。不过,这不是怕你着急吗?”

    “你可千万千万别走。”古死死地拽住了他,“陈科,陈哥,陈……大爷,今天晚上,说成啥咱哥俩也得坐坐。”

    其实。他想说的是:你这一走,我这没人说话。还不得憋死?

    他这么一拽,陈太忠倒是想起了点正经事,“对了,老古,尧东书记那儿。你心里念着就行了,倒是王局那儿,你得尽快捡个时候过去转转。别让王宏伟觉得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明白明白,这点事儿我还能不明白?”古忙不迭地点头,果然,被这么一打岔,他地头脑立马清醒了许多,“要是王局对我有了成见,那可就惨了,你放心,这次我就敢下重手砸他了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听得一时有点好奇,说实话,很少有人跟他讲起贿赂一个领导,或者得到一个位置到底该花多少钱,“你打算砸他多少?”

    “先来二十万吧,”古竖起了两根手指,“砸太多也不合适,这东西就是这样,关键是得时常有,一次砸太多,不但容易把胃口吊起来,而且人家还认为你指不定能在这个位子上捞多少呢。”

    “行情,行情不能坏,”说起这个,古登时就严肃了很多,“文庙的局长值五十万,清湖有钱,八十万也是小菜,但咱横山就是二十万,我倒是想给王宏伟五十万呢……我也给得起,可是,其他的局长不得把我撕了啊?”

    “按说,这事儿要是王宏伟一手办的,那先砸五十万也不算多,不过……”古看看陈太忠,“眼下二十万就足够了,多了就过了……”

    果然,什么东西都是有个行情的,陈太忠点点头,能听到这些隐秘,对他琢磨人心地能力,应该是帮助极大的吧?

    古说到这里,却像是猛地想到了什么,眉头一皱,很怪异地看着陈太忠,嘴皮子也开始不利索了,“那个啥……陈科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陈太忠奇怪地看他一眼,“我说老古……你这什么表情啊?要上厕所就去嘛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,我是说……我知道你不稀罕钱……”

    敢情,古所长侃侃而谈了半天,才猛然间醒悟了过来,自己升迁,最大地功臣正在身边坐着呢,他倒好,反倒是一个劲儿地说怎么给王宏伟送钱。

    “反正,客气话我也不说了,您这儿要点啥?只管开口,我老古倾家荡产也给你办到,”说这话的时候,他还真是横下心了。

    “哎,你这话还真说到我心里去了,”陈太忠一拍大腿,想起点事来,他也不跟古客气,“这个,帮我搞点女人用的东西吧,越贵越好,越少见的越好,嗯,洋品牌的那种……”

    送了杨倩倩手机,还送了吴言香水和包包之后,他才东西,对女人的杀伤力不是一般地大,他若是想讨好其他女人,搞点小礼物实在是太应该了。

    哥们儿要学会玩情调,那就得先准备些杀伤力比较大的武器!他是这么理解地,反正,这样的情商,那也是要修炼修炼的。

    古可是知道他周转在几个女人之间的事,最起码,杨倩倩和刘望男就是幻梦城里的常客,任娇地舅舅是仙客来的老板,蒙晓艳似乎跟他也有点暧昧,甚至,那天在业务二科撞到的清纯少女,嗯嗯,嘴唇很性感地那个,好像两人关系也不寻常……

    只有吴言和唐亦萱,古是一点都不摸底。

    总之,在他的印象中,陈太忠的女人,绝对是个个都拿得出手,一个赛过一个漂亮,比刘望男手下的通玉帮,那都是只强不弱。

    “这个没问题,包在我身上了,”古一拍胸脯,脸上露出一丝男人之间才有的那种会心的微笑,“我有警校同学在上海和深圳,想要什么你直说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她们喜欢什么?”陈太忠撇撇嘴,“反正,你帮我买就行了,越贵越好越多越好,钱我照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这点儿钱还用得着你给我?”古一瞪眼,很生气的样子,“你这不是欺负人吗?”

    “先照着两百万买吧,”陈太忠不以为然地撇撇嘴,又回瞪他一眼,“不够我再加,不是我笑话你,你那点钱还真不够看的。”

    走私车的买卖即将开张了,他并不担心手上的钱紧。

    “咝~”古倒吸一口凉气,却是没说站起身来,“你不说我还真没注意,一泡尿憋老半天了,去个厕所,你千万别走啊……”

    等古回来,身后却是又多出了两位,李副所长和小马跟了进来,“哈,陈科,事儿说完了?”

    原来,古虽然打定主意不外泄消息了,可这两位做为他的死党,却是一直关心着屋里的谈话,眼见半个多小时门没开,心里那是要多挠心有多挠心了。

    古所上去,那大家就都好了,古所上不去的话,那……问题可就严重了哦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等到门开了,古出来了,两人就上去打问,可惜,古所长已经得了机宜,很坚决地保守住了秘密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他被人问到了得意处,就算再想控制,眉宇间还是不经意地流露出一份喜色,没办法,这是人之常情。

    于是,老李和小马就明白了,古所的进步,那是一定的了,当然,他俩并没有想到,古居然能会越级提拔至分局局长。

    总之,古既然是要走了,张晓幻又已经倒了,李副所长当仁不让地就盯上了所长的位子,至于小马……张副所长倒了,所里不是就空出了一个副职的位子吗?

    李副所长若是能上位的话,那就是俩副所长的位子了,小马人虽年轻,可是上进心也很强嘛。

    他们当然能猜到,陈太忠在古上进的过程中,应该是起了很关键的作用,那么,眼下陈科既然传达完消息了,大家自是要过来交流一下,稳固一下关系,万一有不时之需的话,不也多一个臂助?

    于是,陈太忠科长在这个下午,被开区派出所里的巨大热情淹没了……

    这档子事,前前后后忙了陈太忠四五天,等他终于闲下来的时候,谢向南同梁天驰也谈得七七八八了。

    然后,就是漫长的等待了,梁天驰和裴秀玲走了,去请示天嘉了,而瑞远留了下来,没办法,老爷子要他在凤凰市多待一阵,一面沟通宗祠的维护事宜,另一面也是想让他在凤凰市官场和商场多结识几个有用点的人。

    可是这么一来,一个问题就出现了,躺在床上的司机小牛没人管了,以瑞远世家子弟的性子,塞给他点钱绝对没有问题,可让他时不时地来看看,那就纯粹是难为人了。

    所以,瑞远打算把小牛送回素波去,顺便带上陈太忠走,一来是为了路上的安全,另一方面,他说要给陈太忠介绍几个“处得来”的朋友,“没准你什么时候用得上。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