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二百六十八章 瞒天过海(书号:760

第二百六十八章 瞒天过海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王宏伟为什么会这么对陈太忠呢?说实话,他有很充足的理由。

    第一点,就是王局长真的见不惯有人把手伸进警察局里乱搞,对公而言,警察局是个相对独立的系统,人家国外好多执法部门都跟行政直接分开着呢,你陈某人的手伸得也太长了点吧?

    往私下里说,这警察局一亩三分地儿可是他王宏伟的地盘,就算戎书记想动,也得尊重他的意见——你这不管三七二十一地伸进来胡乱搅和,考虑过我的想法没有?

    若不是陈太忠跟他的关系尚可,大家身后又都有蒙书记,王局长甚至都想飙了,年轻人你实在太张狂了点吧?我的分局局长,你说动就动了?

    当然,王宏伟如此地隐忍,跟唐亦萱隐晦的警告也有很大的关系,他还真的不摸这个年轻人的底儿,虽然据他调查,陈太忠的家世很一般,但显然,这位的真实面孔还没暴露出来。

    第二点,还是跟陈太忠的做人有关,事实上,王宏伟真的非常不欣赏他的行事风格,年轻人狂一点很正常,但狂到嚣张的地步,那就无法让人接受了。

    照这么下去,你丫就算靠山再硬,也迟早有撞得鼻青脸肿的时候,这世界上你惹不起的人多了!

    可偏偏地,王局长非常喜欢的小丫头蒙晓艳,居然喜欢上了这厮。念及蒙通老书记地恩情,王宏伟决定,代蒙晓艳考校这厮一番。若是事实证明,此人真非晓艳良配的话,那就一定要劝诫她一番。

    是的,王宏伟这么做,只是想让陈太忠现这件事里地蹊跷,或者说,他想通过这件事,磨练一下陈太忠,好让其明白,官场到底应该怎么混!

    陈太忠哪里知道这些?既然搞不懂。他就想去问问……该问问谁呢?

    这件事的前后经过,实在是有点黑暗,所以,他不合适去请教张新华——事实上,限于所接触的层次。张新华也未必就能品出其中的深意。

    三十九号主人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,不过,他总觉得。似唐亦萱这样的人,应该对这种黑暗的东西接触得也不多,还是不要扰人清净的好。

    还好,他还有一个合适的选择,而且也是可以充分信赖的人,那就是美艳地区委书记——吴言!

    这天晚上,陈太忠又摸到了临置楼,两人在疯狂地“战斗”了一场之后,陈太忠怀里搂着白皙圆润的膀子,手里把玩着细腻坚挺的乳峰。缓缓地提出了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吴言一听,登时就笑了起来,直笑得胸前的双峰不住地乱颤。

    “我说。你严肃点哦,”陈太忠两手并用。捉住那对小白兔,不让其乱动,“我跟你说正经的呢,信不信我捏扁它俩?”

    “你敢!”吴言大娇嗔,平日里苛于一笑地官场女强人,也只有在这个时候,才能充分地显出她的女人味儿,“小心将来饿死你儿子!”

    “我儿子?”陈太忠被这三个字吓了一大跳,想到自己同这么多女人的瓜葛,不知道最终该如何处理,登时就有点头疼了,“唉~”

    吴言却是以为他想到了两人不能曝光地私情,禁不住伸出小嘴,在他的胸膛上轻轻地一吻,“好了,不用想那么多,只要大家在一起开心就好了,难道一定要结婚吗?”

    她真的是一个很有主见的女人,而且,她听段卫民吹嘘过,那些同他上床的女人,都是这个官员那个干部的爱人,或者那女人直接就是混迹官场的,想从他那里得到什么好处。

    总之,入了官场之后,她就有了不结婚的打算,女人的事业,原本就应该是在厨房的,既然她选择了仕途,那就必然要付出相应地代价。

    大不了到时候随便找个什么人嫁了,夫妻双方各过各的,相安无事也就是了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如此,她真的很珍惜同陈太忠在一起地时光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不说这个了,”陈太忠把话题引回原位,“你帮我想想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”

    吴言却是被这个插曲引得心思大乱,她抬头看看陈太忠,直勾勾地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半天,方才轻叹一声摇摇头,“唉,太忠,其实……你

    官场地悟性,这干部,不是你想做就能做好的!”

    陈太忠被她说得有点恼怒了,怎么你和唐亦萱一样,都不看好我呢?“我还真就不信这个邪了,你不告诉我拉倒,我自己想!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我告诉你,”吴言其实也挺愿意传授他一些东西,一来是可以令其自保,二来,他要真的勇猛精进了,两人结婚……倒也不是水中月镜中花那么虚妄了。

    “其实,王宏伟的暧昧,正是冲着孙培安放出的风声去的,你明白吗?”她大大的眼睛盯着他,“大家都在做戏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陈太忠脑子一动,隐约间感觉到自己似乎捉住了什么东西,可是那灵感在瞬间又不翼而飞了,“你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听说过局长还没离任,候选人的风声就早早放出去的事吗?君建国又不是什么大人物,”

    吴言很认真地点点头,“那个政委……孙培安是吧?他或者是想照顾一下君建国,但绝对没有强烈的**。”

    “那孙培安怎么那么早就放出去了风声?”陈太忠想起了一些事情,怪不得张新华书记曾经说过,只要任命没下来,必须低调做人。

    “呵呵,那是因为他要推高天佑上位啊,你还想不到?”吴言瞪他一眼,多少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!”陈太忠一伸手,重重地一拍吴言挺翘的臀部,“原来是这么回事!”

    他真的明白了,敢情,孙政委肯定也听说了古对那个副局长之位的必得之心,反正这年头的事儿,想瞒住人还真的不是那么容易的,古或者是很小心了,但是在一个系统里,绝对保密实在是太难做到了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孙政委也认为,古是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,高天佑的前景并不是很乐观,所以,他才放出了风声,说是要推荐君建国接替傅宇。

    王宏伟肯定不想答应孙培安的推荐,可是,这么一来,他相当于就欠下了政委的一个人情,那么,在副局长的人选上,他就不好再坚持了。

    可以想像得到,如果副局长的任命,不能让孙培安满意的话,那么君建国就会成为他的力荐的分局局长候选人,到时候会出什么样的状况,可就真的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其实,孙政委自打放出风声之后,就已经是在向王宏伟暗示了:这个局长的位子,我没兴趣,不过,你得先安置了高天佑才行!

    正是所谓的咬人的狗不叫,政委若是真的想推荐什么人,怎么也得等副局长之争尘埃落定之后,才开始下手,毕竟,一天两天之内,傅宇是不可能离任的。

    “可是王宏伟为什么不表态呢?”陈太忠有点想不明白,他想到了很多种可能,但是这些可能也仅仅是可能而已。

    事实上,吴言也搞不清楚王宏伟是怎么想的,“这个……可能性就实在是太多了,不过,不管怎么说,孙培安这手,算是将了王宏伟一军!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可能性,直接把古推到分局局长的位子上?”陈太忠突奇想,靠,你高天佑既然那么想争,那就当你的副局长去算了,古当局长,不是更好吗?

    吴言却是被他的大胆设想吓了一跳,她疑惑地抬头看看他,“这个古,对你来说,真的那么重要吗?”

    “现在,重要不重要都一样了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“关键的是,我实在丢不起那人啊,要是一开始我没张罗的话,倒也算了,现在……一堆人等着看呢。”

    他想到了为杨新刚安排的宴会上的三巨头,人家自是明白他要力挺古的,要是这次失手,被人认为是“眼高手底”的话……那岂不是被许多人看了笑话去?

    “你这么想就不对了,官场最忌讳的就是意气之争,”吴言不支持他这么做,苦口婆心地劝告着他,“像孙培安这一手,也是巧妙地利用了平衡的原则,你该多看点哲学书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让章尧东说句话?”陈太忠没心思听这个,他猛然间想起,吴言可是章尧东的手下大将。

    章尧东肯话的话,派出所所长直接出任分局局长肯定就不是问题了,毕竟古是正科,行政级别已经到了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