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二百六十七章 一波方平(书号:760

第二百六十七章 一波方平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刘东凯听到王宏伟的话之后,登时就明白了,王局这是已经做出了取舍的决定。

    大家都知道,这几年,傅宇哈王局哈得厉害,只是,王宏伟平日里做人,还是相当讲究体面的,并不因此就厚待傅宇多少。

    但是毫无疑问,若是傅宇有什么小麻烦,王宏伟对他的关照只会比别人多,不会比别人少!

    而眼下,王宏伟能说出这样的话,只能说明,局长大人已经明白,傅宇是保不住的,或者说保起来难度太大,不得不舍弃傅宇了。

    这件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来路啊?刘东凯死活琢磨不出来,他很想找秦小方打探一下,最近市里或者省里冒出了什么样的风头,不过转念一想,连王局长都心脏病作了,秦小方能比王局强到哪里去?

    算了,你傅宇平日眼里也没我这么个副局长,该倒霉就倒霉吧,我犯得着为你折腾吗?刘东凯很快就拿定了主意。

    那么现在,就是要把情况向孙政委汇报一下了,这种级别的人事变动,甩开政委是绝对不行的。

    孙培安非常认真地听取了刘东凯的建议,出乎他意料的是,孙政委居然很明白地为这事定出了一个基调。

    傅宇同志以前的工作成绩,大家是有目共睹的,不过眼下,他的思想和工作作风有些僵化了,似乎……似乎确实是跟不上形势了,看来还是去党校学习一段时间,提高一下理论水平比较好一点。

    老同志嘛,回头还可以考虑让他适当地挑挑重担的。

    刘局长听得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孙政委这话一压下来,傅宇局长想再翻身,最乐观的估计……也只能等到换届以后了。

    难道说。幕后地黑手是孙政委吗?刘东凯为自己这个猜想惊讶不已,按说……不应该啊,都是警察系统的人,就算再大的恩怨,收拾人也不带这么糟蹋地吧?

    当天晚上,傅宇很罕见地登门拜访了刘副局长,不过很遗憾,透过猫眼儿,看到他手里拎着的大大的手包,刘东凯愣了足足有半分钟。然后连门儿都没开,“老傅,有啥事儿明天单位里说吧,一会儿孩子的老师要来家访呢。”

    他是铁下心不沾染那些烫手的钱财了——早知道有今天,往日你做什么去了?你接着哈王宏伟去啊。又不是我要收拾你。

    傅宇这下可没办法了,他根本摸不透市局里到底出了什么事,今天他把事情向戎书记反应了一下。不过戎书记在那边也是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按说,政法委对市局的动向,应该是比较摸底的,可王宏伟在系统里根子比较扎实,背后又隐隐有省里的支持,戎书记等闲也不想招惹,再说,人家心脏病犯了,她想了解情况,也不合适啊。

    所以。戎艳梅对傅宇的态度,也是相当地明显:一个“任人不当”的帽子,你傅宇是铁铁地戴定了。至于说接下来事情地展嘛……你总得先把系统里该打点的人打点好了,我才方便帮你说话吧?

    没错。政法委是管着警察局,可人家戎书记就算帮你张嘴,也不能太离谱不是?一个小小的分局局长,你要戎书记跳出来一力挺你不成?知道别人会怎么想吗?

    在忐忑不安中,傅宇渡过了人生中最漫长的一夜,第二天一大早,他就找到了刘东凯,不过,刘副局长已经给他准备好了大餐:局里正在考虑安排你去党校进修!

    这个时候的进修,绝对不同于陈太忠那个进修,里面地味道实在不言自明,傅宇一时间有点傻了:那个啥刘局,横山区的工作任务很重,我一时走不开啊。

    “真的走不开吗?”刘东凯地手指,无意识地敲打着桌面,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,半天,直看得他毛骨悚然的时候,才苦笑一声,“老傅,说实话,这是局里对你的保护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刻,刘副局长对傅宇有种莫名其妙的同情,这么多年的老干警了啊,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,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被逼到了这一步,让他怎么能不生出兔死狐悲之心?

    “保护?”傅宇的眼睛,登时就是一直,好半天才缓过劲儿来,“您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……什么意思也没有,”刘东凯一本正经地摇摇头,却是再也不肯说了,妈逼的我怎么这么多嘴啊?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我要不去进修,就要被审查、被双规?”傅宇终于恼怒了,对职位眷恋之情,终于战胜了对不可知地未来的恐惧,“到底是谁在整我?”

    “这是组织的决定,你确定……不想去进修?”刘东凯面无表情地反问他,王局长不管你了,孙政委还想收拾你,只说局里你都过不去,还说什么审查、双规?

    “我要找政委去!”傅宇拍案而起。

    刘东凯无奈地耸耸肩膀,看着他不说话

    既然嫌死得不够快,那我也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傅宇同孙培安谈了些什么,没人知道,大家只知道,半个小时之后,傅局长从孙政委地房间里出来之后,整个人看起来最起码老了十岁。

    不过,傅宇还是再次到刘东凯的办公室转了一圈,冲着刘东凯一抱拳,语中地哽咽,是个人就听得出来,“刘副局长,我傅某人,谢谢你刚才的提醒……”

    两天之后,终于风平浪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张晓幻因为“作风问题”,被党内严重警告处分,行政级别不变,职务却是被撸了,古所长的心腹李副所长的行情随之水涨船高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朝天子一朝臣,世间事原本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王志强也还算幸运,直接来了一个开除公职了事,这倒不是因为他打死人的嫌疑最大。主要是因为,大家都认为,随口乱咬主人的狗。就是应该一棒子打死才对,似此歪风邪气绝对不可以助长。

    这倒正应了陈太忠当初要其“上街要饭”的语,倒也实在有趣。

    至于那无臂汉子地死,还是那个结论,反正人已经死了又没有苦主闹事,这年头稳定大于一切。

    已经有流言传出,傅宇要离开他的岗位,去党校进修深造了,他留下的位子,自然引起了一些够资格地干部的觊觎。

    只是。在这个时候,孙政委微微地露出了些许的口风,他觉得凤凰市警校的副校长君建国不错,挺适合这个位置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,不光是古。连陈太忠都傻了,妈的,我们这么辛辛苦苦折腾一阵。敢情是为别人做了嫁衣?

    王局长的心脏恢复得七七八八,出院了,听到政委的推荐,反应却是很奇怪,不说同意,也不说不同意。

    反正,傅宇都没离任呢,这事倒也不急在一时,党校又不是警察局开的,说要进修就恰好有进修的班等着你?

    只是。古是实在坐不住了,这种事情,实在是宜早不宜迟。早点下手,然后一路保持优势才是正理。傅局长离任不离任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,想法把这个副局长先弄到手才是真的。

    他不敢去催王局长,王宏伟跟他也没那份儿交情,说不得,他还是得硬着头皮找到了陈太忠,“陈科,这事儿,你得帮我问问啊。”

    事已至此,陈太忠也有些“羞刀难入鞘”地感觉,若是古不知道那无臂汉子的事是他搞出来的,那倒也还算了,可是他已经一股脑把实情倒了出来,眼下却又生出如此的变数,他这张脸该往哪儿搁?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你不用愁,我自有办法,”陈太忠强咬着牙,撑着自家的体面,“嗯,还是那句话,该打点地,你去打点,其他的事儿,我给你张罗。”

    惹得哥们儿火了,说不得就得找那孙培安好好地谈谈了!他心里狠了,做人不能这么不知足的吧?靠,你知道不知道我已经很给你面子了?

    知道工程公司地任书记怎么死的吗?莫不成,你也想学那无臂汉子,被自杀掉?

    不过,他理了一下思路,强自镇定了那份杀心,还是决定先找王宏伟谈谈,无论如何,眼下王局长的态度很成问题,大家既然有那么多的共同语言,这件事里我也没求你帮了什么忙,你怎么能这么对我?

    谈话的结果……跟没谈一样,没错,王宏伟还是那么暧昧,嗯嗯啊啊地应付了一阵,实质性的问题,却是死活不肯应承。

    丫反倒问起了陈太忠同蒙晓艳的交情,毫无疑问,王局长把谈话性质定义在了私人性质上,跟工作无关。

    这下,陈太忠可就更恼了!

    恼怒归恼怒,可是,念及唐亦萱一向很爱护王宏伟,他倒也不合适过于咄咄相逼,于是,最终的结果,就是他不得要领地悻悻而去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