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二百六十六章 牵连和算计(书号:760

第二百六十六章 牵连和算计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陈太忠自然也感受到了古那份激动,这一刻,他心里有点淡淡的满足感:原来,帮助人的感觉,真的是不错哦。

    那么,帮助一下丁小宁,似乎、似乎还能得到……几种不同的满足?

    只是,下一刻,触目古眼中那些亮晶晶的玩意儿,陈太忠的心情登时大坏,他最见不得别人哭了,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的眼泪。

    “好了,少跟我来这一套,”他不耐烦地将眉毛皱做一团,“怎么扯下来傅宇,不用我教你了吧?你不会舍不得送给傅宇的那些东西吧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会舍不得?”古被这一斥,心情也平静了许多,听到他这么一问,满肚子的委屈就爆了出来,“要不是我是正科张晓幻是副科,而我又是正职,这个副局长,怕是就轮到张晓幻做了!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那么情愿给他送礼啊?”古的眼中逐渐冒出了怒火,“靠,要不是躲不过去,我那些钱喂了狗也不给他,要不是他背后支持,张晓幻算什么玩意儿?”

    可是,说到这里,他又疑惑了起来,“可是我不太明白,陈科……你为什么一定要动傅宇呢?”

    “动他,还需要理由?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不过,再想一想,他觉得有必要把自己的动机交待一下,“高天佑背后有孙政委和岳副书记,王局那儿压力有点大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意思很明白:弄下去高天佑,可能后果会比较严重,当然就只能从现在的班子下手了。

    “啊~不是吧?”古又倒吸一口凉气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,“傅宇可是比高天佑难搞多了啊~”

    论级别。傅宇副处,高天佑是新扎正科,论职务,傅宇是一局之长,经营一个分局也有相当长地时间,区区的高天佑,怎么能比得上傅宇根儿深?

    哪怕就是论上层的关系,傅宇局长也绝对强过高天佑,这么多年地人脉积攒下来,就算没关系也跑出关系来了。这年头,只要手上有权,腰里趁钱,又肯跑动的话,还怕联系不到上层?

    高天佑也不过是得了孙政委和岳副书记的青睐而已。傅宇可是跟戎艳梅都有来往呢,仅仅一个戎书记,顶那两位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事实上。若不是古知道陈太忠跟王宏伟有些瓜葛,他甚至担心陈科连王局长那一关都不好过,傅宇在王局跟前也很说得上话的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他难搞!”陈太忠冲着他翻翻白眼,一副“你不要那么大惊小怪的好不好?”的表情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点是他疏忽了,或者他根本就没在意,“高天佑跟你有仇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”古下意识地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对嘛,他跟我也没仇,”陈太忠点点头。轻描淡写地解释,“可是,张晓幻不但是你的仇人。我看他也不感冒啊,那家伙太能给人添堵了。”

    可是……咱们不是在说傅宇吗?古听得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“傅宇最大的错误。就是不该跟张晓幻关系那么好,所以,我就动他了,”陈太忠手里的签字笔无意识地敲打着桌面,“笃笃”的轻响,听起来有点恐怖片里大反派即将出场地味道,那节奏,很有几分萧瑟和惊悚,“驭下不严,落得这么个结果,傅宇也是活该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抬起眼皮看看古,轻笑一声,“呵呵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古听了这话,感激归感激,可身上的鸡皮疙瘩也全起来了,他还真没想到,陈太忠为这点小小关联,居然就能狠得下心去算计傅宇,这陈科的手段,也太……太恐怖了点吧?

    还好,这是我的靠儿,想到这个,古所长心里涌上了由衷的庆幸之情。

    总之,走到了眼下这一步,古也算是没有退路了,不过还好,听陈太忠说了这么多,有一点他是可以肯定地,那就是陈科长真的没把傅宇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按说,单纯为了提拔他为副局长的话,还是搞搞高天佑比较现实,风险也小,可人家陈科只是为了一点小芥蒂,居然去弄傅局长,这说明什么?这说明人家地能量之大,远非他古某人能够想像的。

    现在,古只能呕心沥血地表忠心了,“还是那句话,陈科你指到哪儿我就打到哪儿,你说吧,下一步怎么对付傅宇?

    “这还用我教你?”陈太忠看他一眼,随即又想起了一点东西,“对了,傅宇的屁股肯定不干净,你知道点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他的事儿不多,不过,他没问题的话,那我就是圣人了,”古冷笑一声,大家都是一个系统混的,具体的事情可能不清楚,但谁有钱谁没钱,谁老实谁不老实,这还瞒得了人吗?

    人心是杆秤,这话一点都不假,大家只是为了做人,不方便去打听这些事而已。

    “哦,这就好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本来是想着去弄点证据在手上的,不过听古这么说,知道自己就算找到“穿墙”高手,怕是一时也弄不到什么证据,那就以后再说吧。

    在古的暗示下,岑广图果然现了张晓幻事件,是因为分局局长傅宇“任人不当”造成的后果,不过,岑书记是老奸巨猾地,现了这个问题,他并没有联系市局,而是找到了吴言书记汇报情况。

    吴言这女人,相对而言是比较正直的,这件事她早听陈太忠随便提起过,不过,她不分管政法工作,而陈太忠和她都没想到,这件事里她还能出上力。

    既然岑书记把这个建议提了上来,吴书记自然有顺水推舟的担待,她一个电话就打给了刘东凯,要刘副局长来横山区协商一下这件事——若不是王宏伟“病重”,她都有打电话给王局长地胆子。

    当然,她并不是想过分插手此事,吴书记只是表个态:区党委对岑广图同志的工作,是持支持态度地。

    这下,刘东凯只能找傅宇去谈心了,这个老傅啊,你看张晓幻这个事,你搞得市局很被动啊,听说……他跟你关系不错?

    傅宇登时就闻出味儿不对了,这种时候领导找自己谈这种话,那意思不是明摆着的吗?

    更要命的是,就在无臂汉子事件东窗事的时候,他已经去找王宏伟公关去了,但是很遗憾,他惊闻王局长“又”得心脏病了。

    结合眼前的局面,他能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吗?很明显,估计又要有一场不小的风暴来临了,而他这个局长,怕是当其冲的。

    可是当官,往往都是这样,一旦习惯了别人点头哈腰、前呼后拥的感觉,谁也不可能就这么轻易地丢掉手中的权力,这个时节,越是聪明人,反倒是越容易陷进死胡同。

    傅宇,是聪明人。

    所以,他很自然地装作听不懂这话的意思,对刘局长的质询,他先是坦承了在工作中的失误,做出了很深刻的自我批评和自我反省,然后话头一转:对张晓幻和王志强,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,他完全拥护市局的决定。

    你这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啊?刘东凯也不说破,事实上,他已经隐约猜到了,这次事件的幕后黑手的目标,十有就是傅宇。

    不过,话说回来,反正他只是个副职,虽然是专管,但到了傅宇这种级别,他不但要请示王局长,还得考虑孙政委的反应,所以他能做的,就是把谈话的结果上报给局长和政委。

    你们神仙打架,那就打架去吧,不要拉着我们这些凡人垫背,刘副局长只想置身事外,他也闻到了空气中那一触即的硝烟味。

    王宏伟对外宣称是“病休”两天,但是小陶知道什么样的人能往进放,什么样的人不能,显然,目前的刘东凯,就是能进病房的少数人之一。

    其实,通过小陶和一些其他途径,王局长对现在局里生的事情了解得一清二楚,眼下听到刘副局长的汇报,自是明白,陈太忠已经开始对傅宇下手了。

    这家伙的出手,也太狠了一点吧?王宏伟还真没想到,那天庆贺杨新刚升职的宴会上,陈太忠并没有暴露出全部的实力,最起码,他没想到,连吴言和岑广图,陈太忠都指使得动。

    我草,你还有什么没有暴露出来的实力啊?王局长真的有点郁闷了,妈逼的都像你这么不管不顾地乱搞,大家还有活路吗?

    抱怨归抱怨,可面对做出一副“虚心讨教”模样的刘副局长,他还得端起老大的架子,郑重其事地心痛一番,“看来,傅宇同志,对自己的错误……认识还不够深刻啊~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