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二百六十五章 不能放手(书号:760

第二百六十五章 不能放手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小朱临出门前,兀自不忘记抛个眼波给自家的科长,陈太忠看得头一缩,靠,我还是接着看丁小宁吧,多少比较养眼点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让他郁郁而终,”不简单,这半路跷学的女孩,居然能用出这么词来,不过,下一句话她就露出了马脚,江湖味十足,“我要他横死,一定要横死,为此我不惜任何代价……”

    每个人的死,都有其取死之道,陈太忠不满意了,皱着眉头看看她,“我说,我是不是可以把你看成教唆杀人犯?你搞错没有,我陈太忠是国家干部,那种违法的事儿,我能干吗?”

    你都杀了五个了!丁小宁也不答话,站起身探头看看门外的大房间,确定已经没人了,把门一反锁,迈着一双细长圆润的腿就走到了陈太忠身边,柳腰轻摆,一屁股就坐到了他大腿上。

    “要不,先给你点定金好了,”她细长的手抓住陈太忠的大手,掀开套装内的羊毛衫,就把它放了进去,她的眼睛有些红,不过脸上却是一脸的决然之色。

    “我靠,”陈太忠有点愕然,他还真没想到,这个女孩居然会如此地主动,他尴尬地咳嗽一声,“那个啥……没办事先要好处,我不是跟那个关志鹏一样了吗?”

    说归说,感受着对方臀部和大腿传来的惊人的弹力,鼻中也满是少女身上的体香,他一时有点迷失了,大手禁不住地上下揉捏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的胸部不大,就算加上胸罩也一手可握。不过,倒是很坚挺,陈太忠的脑中居然莫名其妙地出现了一个词——高耸入云。

    办公室内。一片寂静,过了一阵,丁小宁转头过来,双手捧住了他地头,送上了自己的性感红唇。

    她的嘴很小,却相当地厚实很有肉感,任何人一见到这张小嘴,大概都要忍不住生出一亲芳泽地**,感受着那炽热红唇,陈太忠一时心乱如麻。大嘴盖了上去,舌头也伸进了那小小的口腔内,翻山倒海一般地搅动起来。

    丁小宁的动作很生涩,尤其是那条冰凉的小舌头,只会那么僵硬地悬停在那里。若是换个人来品味,绝对不会认为这女人曾经靠色诱男人来挣钱。

    良久,唇分。

    丁小宁轻叹一口气。黑黑的深不可测的眸子盯着他的眼睛,“你跟关志鹏不一样,他的傲慢在心里,你的傲慢在骨子里,而且,我也不是我娘,我还没有结婚,不是吗?”

    看到她如此直视着自己,陈太忠有点不好意思,那只一直在对方胸部蠢动的手也停了下来。他苦笑一声,“你确定要这么做吗?”

    陈某人自命讲究人,既然被人家强行塞了定金入手。那就不能不认账,而且凭良心说。对着这点定金,他原本也是半推半就地。

    看来,我还是有点喜欢她啊,他终于开始面对这个现实了。

    “哈,我感觉到了,你有点喜欢我,”丁小宁破涕为笑,脸上却是一红,身子也微微地欠起了些许,因为陈太忠的下面,已经有点反应了,隔了两人的衣物,她也能感受得到。

    就算她曾经是叱诧风云的大姐头,可终究是个未经人事的女人,对着这种传说中地狰狞,她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咳咳,”陈太忠尴尬地咳嗽两声,手在她的腰上重重地一箍,又情不自禁地摩挲了一下,柔声话了,“好了,有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既然收了定金,那就再多要一点好了,所谓的手眼温存,多点少点都无所谓地。

    等古推门而入的时候,丁小宁已经老实地站在了他的身边,两人正是一副“研究工作”的架势。

    古见过丁小宁,也知道这是家的支脉,冲她笑着点点头,手里就是一扬,那是一个信封,“陈科长,我这儿有点情况啊,想跟你咨询一下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心里登时就是一愣,靠,那光头以前可是丁小宁的人来的,他警惕地回望一眼丁小宁,“那个……小丁,你先出去一下,我俩商量点事。”

    无论光头跟丁小宁是什么关系,他都不想让她知道光头已经死了,不过转念一想,在那种污浊的环境中,她还能守身如玉至今,也是殊为不易啊。

    这里,他的怜爱之心登时大起,关志鹏……算了,中多,多死一两个,也无所谓吧?反正那厮也是罪有应得。

    看着丁小宁腰肢扭动,带上门悄然消失,古就算心里有事,都禁不住多看了两眼,这个女孩真地太漂亮太清纯了,陈科长也真有女人缘啊,这种极品都遇得到。

    陈太忠轻咳一声,打断了他的思路,“好了老古,人家都走了,回头我问问她有妹妹没有,介绍给你……你找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有妹妹没有——那就是说,这女人是我的人了,你丫只许远观,不许亵玩!

    古转头回来,尴尬地笑笑,大拇指一伸,“陈科,数遍凤凰市,也就是你厉害了,这身边地女人,一个比一个漂亮啊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微笑不语,心里却是颇为受用,那是,你不看看哥们儿是什么人,“到底啥事儿啊,老古?”

    “咳咳,是这样,前两天,岑广图给了我一些照片……”拍完领导的马屁,古自然就要说正文了……

    呆呆地听古说完,陈太忠半天都没有言语,他是想不通岑广图为什么不告诉古,这照片出自自己地手。

    想了好半天,他才隐约地猜出了岑广图这么做的用意,心下不由得赞叹了起来:这官场中人的心思,还真的是玲珑剔透,哥们儿我还有太多的东西要学啊。

    其实,说句老实话,以他的性格,有些东西就算明明知道是那么回事,也未必能像别人一样做得到,一旦涉及到自尊之类的底线,他不可能彻底丢掉的。

    “老古你的意思是,到此为止?”他看着古的眼里,明显地带了一丝谐谑进去。

    “再搞下去,怕是就轰动系统的丑闻了,”古苦笑一声,“反正张晓幻到了眼下这一步,也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古,你太让我失望了,”陈太忠摇摇头叹口气,打断了他的话,脸上露出一丝微笑,那是“天下事尽在我手”的傲慢和自信,“你觉得我设这个局,只是为了一个小小的张晓幻?”

    “……果然是陈科你干的!”古沉默半晌,终于倒抽了一口凉气,他有点害怕了,真的害怕,因为他实在不知道,眼前这年轻人还能做出什么更惊人的举动。

    “是我干的,”陈太忠坦然地看着他,“你别怕成那样,我的手段从不对自家人用,除非……老古你跟我不是一条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会?”古登时就蹦起来了,眼下的气氛太压抑了,他需要活跃一下,而且,他有必要让陈太忠明白自己的想法,是的,非常有必要。

    “你指到哪里,老古我打到哪里,这件事接下来该怎么弄张晓幻,陈科你说句话吧~”

    “张晓幻?还弄他干什么?”陈太忠轻笑两声,眼皮垂了下来,漫无目的地扫视着桌面,“你不觉得,傅宇的位子……该动动了?”

    “傅宇?”古又是一声惊叫,声音虽然小,但眼中的骇然之色却是越地强烈了。陈太忠抬头笑吟吟地看他一眼,眼皮又垂了下去。

    好半天,古才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他用一种不确定的反问,来表达了自己的猜测,“陈科你的意思是说,把傅宇弄下去的话,分局里的位子,就更多了?”

    “对啊,”陈太忠点点头,这次他看向古的眼里,就多了几分赏识,“靠,我苦心孤诣设计出来的东西,你一眼看得出,老古你也不简单啊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古并没有陈太忠想的那么聪明。

    “然后就好办了啊,”陈太忠被这个反应弄得啼笑皆非,敢情古你也是蒙对的?“不管提升哪个副局长接任傅宇,哪怕是别的区的,高天佑就可以顶那个缺了,横山区的副局长,自然就是你啦!”

    “太忠……”古听了这话,看向陈太忠的眼睛里,就多了些亮闪闪的东西,他做梦也没想到,陈科长设这个局,不但帮自己除掉了老对手,更多的……还是为了自己的上进!

    这一刻,就让他为陈太忠去死,古也心甘情愿绝不后悔!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