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二百六十三章 强力调查(书号:760

第二百六十三章 强力调查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古的动作很快,拿了照片之后,他只用了一天时间,就落实了那失了双臂的汉子下落。

    那是一具无名尸体,被现的地点在太平巷,死者的头部、胸部和腿部曾受过大力撞击,应是自杀。

    太平巷现尸体的地方,墙上和地下有大量呈喷射状的血液,应该就是自杀现场了。

    这事听起来,很有点匪夷所思是吧?一个人自杀,居然会撞了头的同时还撞了胸和腿,毫无疑问,这是一个高难度的自杀动作,难度系数绝对不会低于3.2,身体若是能有这种协调性和柔韧性,就算>人,也完全可以去残奥会上拼搏一下的。

    可是古心里非常清楚,对于无主尸体,这样处理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,如果不是那种非常明显的他杀,通常都会被认定为自杀或者意外。

    就像这个无臂汉子,身上没有明显的他杀痕迹,就算不是撞墙自杀的,难道不能是失血过多而死吗?

    这就是所谓的“民不举官不究”,尸体的背后没有苦主聒噪的话,这种情况通常都认定是自杀,尤其是死状可疑,有点说不清死因的,火化得会越地快点——慢了的话,万一出个意外,被人抖出是他杀,那不是没得给自己找麻烦吗?

    这倒不是大家责任心不强,实在是这年头,警察也不好做,提高破案率是个指标,降低案率它也是指标啊。无主尸体一旦处理不当,两个指标都会受到影响,简直是有加成的效果的。谁会愿意多事?

    所以,这具尸体已经火化了。

    古当然能理解分局和义井派出所处理此事的手段,不过,经过他地实地考察,证实了岑书记给他的照片,正是太平巷现尸体的现场拍摄地!

    有内幕,绝对有内幕!到了这一步,是个人就能品出里面的不对劲,更何况是古这种老干警?

    从照片上分析,张晓幻和王志强比旁人更早地现了这个死人……或者说将死的人。但是,义井派出所那里,却没有两人的任何笔录。

    现尸体并报警的,是一个家住太平巷的中年妇女!

    这两人是警察,是人民警察啊。一般人不报警可能是怕事,可他们为什么不报警?就算不是他们的辖区,但是遇到这种事。绝对没有袖手的理由!

    更何况,照片上的张晓幻和王志强,还是一副小心而警惕的样子?

    这就说明,这个无臂汉子,很有可能就是死在这俩警察手里地,就算退一万步讲,这汉子不是伤在他俩手里,而且当时也未曾死去,那么……一个见死不救的罪名,他俩也是背定了!

    不过。警察分析案情,是要讲证据的,古心里明白。按逻辑推断,他有九成的把握。这汉子估计就是被这俩痛殴致死的。

    但是,古所长很苦恼,他没有证据!逻辑只是一种推断,你心里认定他犯罪了,根本没有任何意义,证据才最重要地!

    还好,这玩意儿难不住古,没有证据,那就创造证据呗,他在第一时间,就联系上了王宏伟,“王局长,我最近现了一个重大案件,有点比较骇人听闻,不过,它……它涉及到我的亲密战友,我很为难,想麻烦您帮忙参谋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的王宏伟已经因为心脏“不规律早搏及疑似心瓣膜间歇性闭合不全”开始休养了,接到古地电话,就知道那话儿来了,忙不迭地推掉了,“我现在住院呢,小古,你有什么情况,可以向刘副局长反应嘛。”

    只要是个人,肯定都是有一点好奇心的,由于职业性质的缘故,警察比一般人的好奇心只强不弱,王宏伟也非常想知道,陈太忠到底摆出了什么样的阵势来。

    可是,这种事拿到官场上来说,好奇心根本不是害死猫的问题,对不该好奇的东西好奇了,很可能产生“株连九族”的后果,王局长既然打算低调了,自是不好再插话询问。

    当然,适当的表态或者表白立场的话,局长大人是少不了地,“我会支持你的一切正义举动的!”

    古一听王局长不管了,就有点头大,不过再听说局长地意思要他找刘局长,心里登时又是一喜。

    刘东凯管什么的

    管纪律纠风地,而且,刘头儿被陈太忠吃得死死的,买账的。

    想通这一点,古也懒得打电话了,直接跑到市局找到了刘东凯,将照片和所了解的情况,一一汇报给了刘副局长。

    刘东凯对这件事,却是持了审慎的态度,“古所长啊,这个照片……你说是岑,是什么人通过什么方式递到岑书记那里的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岑书记没跟我说,”古老老实实地摇头,说实话,岑广图还真没告诉他,是陈太忠干的这事儿。

    岑书记不是不想告诉他,而是认为:此人若是知道,那么早就该知道了,若是不知道,那陈太忠自然有其不说的原因,我说出来做什么?

    混官场,这分寸把握之道,最是重要,也最是难学,不过,像这种档次的错误,岑广图自然不可能犯。

    啧,刘东凯翻翻照片,心里却是不住地琢磨着,这事儿说大可以大到无限大,说小倒是也能稀里糊涂地糊弄过去,这个岑广图,到底是什么意思啊?

    猛然间,他现照片的质量,似乎有点不够清晰,心里猛地警觉了起来,“老古,这个照片,拍摄效果,似乎……它有点问题吧?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翻拍的,”古看着刘东凯,坦然承认了这一点,两人可以说是恩怨全消了,不过,官场上的恩怨,延续几代都正常,所以,他也不怕刘东凯知道自己留了一手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还有保护自己的绝活儿,“岑书记告诉我了,说他给我的照片也是翻拍的,所以我想,把照片给岑书记的人,肯定是说过点什么吧?”

    刘东凯咂一下嘴巴,脑中登时出现了一个瘟神的名字,不过,现在大家既然都留了一手,他再计较似乎也没什么必要了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他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做法,似乎是行不通了,是的,他现在有必要把这件事认真地办一下了。

    既然刘副局长很配合,于是,案子就有了突破性的进展,在市局监察科加九处重案组的那些老手面前,面对那些确凿无疑的照片,临时被传唤来的王志强很快地就心理崩溃了。

    他泣不成声地交待了生在太平巷的事情,而且,他执意强调,自己只是想调查一下,这个明显是盲流的家伙是不是偷了什么东西在被失主追赶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伸腿轻轻地绊了他一下,非常轻的,咱们做警察的,见了这种异常现象,总不能不闻不问吧?”

    “绊了一下,人家的血就喷成了喷泉?”审讯者冷笑,“那为什么不送他去医院?你是在工作,难道手重一点很难解释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是想送他去医院啊,”到了这个境地,王志强也顾不得维护张晓幻了,若是把张晓幻换成王宏伟,他倒是敢一口将责任承担下来,哪怕是因此进了监狱,也在所不辞,因为,他出来的时候,自然会得到相应的回馈。

    可张晓幻只是一个副所长,这种条件下,还指望王志强维护自己的领导,那实在是太不现实了,“可张副所长说,不用理他了,当时那人呼吸顺畅,我也没以为他会死啊。”

    这个节骨眼上,王志强绝对不会承认当时那人已经没了脉搏,过失伤人和过失杀人,一字之差,可是天壤之别啊!

    不出陈太忠所料,王志强果然将张晓幻拉到了水下,事实上,当时王志强确实也想救助那汉子来的,只是被张晓幻拦下了,现在东窗事,导致了如此严重的后果,若说他不恨副所长,那怎么可能?

    那就只能接着传唤张晓幻了。

    张副所长却是一口咬定,照片是合成的,根本不承认他在现场,等到别人拿出王志强的证词,他才颓然摇头,“我有错,当时我看到小王打死人了,为了爱护他,才喊他赶快走的,他在说谎,当时那个流浪汉已经死了!”

    可惜,他这个认错,实在太晚了点,人治就是这样,你要早交待,起码容易博得一些同情心,眼下看着躲不过去了,就想把责任都推到手下头上?你也太小看我们监察科的智商了吧?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