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二百六十一章 好大一片地(书号:760

第二百六十一章 好大一片地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三更了,第四更酝酿中,票票鼓励一下吧,啥票都要

    既然不可能是废弃的厂房,可陈太忠这么说了,那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显然,陈科长说的是反话,那是想要良田嘛,姜世杰登时就犯愁了,清渠乡的良田不少,不过,清渠乡所辖的几个村子,大致都跟小章村相仿,村民们是极难打交道的。

    清渠乡才出了一个极轰动的群体**件,姜乡长绝对不想再冒任何风险了,虽然他也知道,市里的处理手段,极大地震慑了这几个村子的村民,可是,村民赔得起,他的政治生命可是赔不起。

    还是谨慎点为好!

    那就只能从面积上想办法了,你要一百亩,我给两百亩总成了吧?姜乡长开始着手张罗这件事。

    现在,姜世杰给陈太忠打电话的意思就是,太忠,你要的地皮,我给你想办法弄到了,土地虽然不够肥沃,不过,面积可是足够大,足有两百六十多亩地!

    至于你想拿它做什么,那就是你的事儿了,相关的手续,你自己去办,这话,姜世杰直接就在电话里挑明了,我一个乡长的能量,实实在在地有限啊。

    等陈太忠弄明白姜世杰说的是哪块地的时候,心里禁不住喜出望外,哈,就是它了,我说嘛,怎么会有这么大一块地。

    敢情,姜世杰直接找了一个小山包,虽然山上石头比较多不宜耕种,但视线高,把走私车放在这里。一般人哪里看得到?

    姜乡长这次给找的地方,还真的是不错,这座小山包离着公路只有三百多米。背后却是清渠的北干渠缓缓流过,两边都没什么常住户,进出还方便。

    山上地草木长得比较旺盛,不过大树都被农户们偷偷地砍了,只有些小树,地势也算平坦,陈太忠一见到就喜欢上了这里,以后没事来这里吐纳也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就是离城市远了点。

    狗脸彪和马疯子看得却是目瞪口呆,“陈哥,这个……这儿。你打算在这儿放汽车?”

    这里放车是不错的,不过,露天堆放总不是那么合适地,而且,这里的地势也不是很平坦。难怪二人有此一问。

    “那当然不是,”陈太忠硬着头皮话了,只是。他也不知道这里还能做点什么,“嗯,我还有别的安排……”

    “陈哥是想开房地产?”马疯子的脑瓜,还真不是白给的,“这儿的环境还真的不错,交通便利,还有北干渠的风景,不过施工难度大了点,而且……”

    陈太忠听得心中就是一动,上一世虽然他过得浑浑噩噩。但房地产是个会生金蛋的鸡,这他还是知道的,在他地印象中。除了那些走私军火、贩毒或者卖Indos软件的,就数得上房地产赚钱了。

    眼下凤凰市的房地产开已经是潮流了。不过房价却远远没有到了后来疯狂的地步,炒房的人也少,相对而言,也只算得上不温不火而已。

    可是,搞房地产是为了什么?为了赚钱,这……也没啥意思嘛,陈太忠摇摇头,“而且什么?老马你能不能一次把话说完啊?”

    若是能搞成政绩地话,陈太忠或许还有兴趣琢磨一下,赚钱有毛的意思,天底下钱那么多,啥时候缺钱了,去那些干部家里玩玩穿墙不就都有了?这对哥们儿没啥吸引力嘛。

    不过,这并不妨碍他把马疯子的话听完,做一个成功地上位者,有时候是要多听取手下意见的,是的,他正在努力使自己成为一个合格的领导,而不是只靠蛮力取胜的仙人。

    “而且,这儿离市区,实在是有点远,”马疯子一边小心地说着,一边斜眼偷看着他的脸色,“我觉得,就算房子盖起来,估计也未必能买起高价钱来。”

    “唔唔,”陈太忠不动声色地点点头,对马疯子的话不予置评,心里却是颇为不耐,你就没点别的可说了?

    “可以盖别墅啊,”狗脸彪话了,“这儿风景这么好,市郊的空气也比市区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”陈太忠不耐烦地一挥手,打断了他的言,“你俩最近张罗张罗,在这儿扯些帐篷之类地东西,准备好了告诉我,然后我把车弄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转身走了下去,不过,他心里一直在琢磨,这

    ,到底合适来做点什么呢?要是没用的话,只租个三还给姜世杰好了,反正这走私车的买卖,也不可能一直做下去。

    嗯,还得把这块地地手续办一下,这可是让人头疼的事儿。

    才回到市里,刘望男地电话打了来,说是她在老家的堂弟最近想来凤凰市搞点什么,听说自家的堂姐混得还不错,就想让她给自己介绍点买卖。

    陈太忠一时有点搞不清她想说什么,到得后来,才听出来,敢情,刘望男是想问问他,那个煤矿,现在有人在接手没有?

    “转包那是不行的,”陈太忠摇摇头拒绝了,这是原则问题,他搞那个煤矿根本不是为了赚钱,不过是想安置点就业人员而已,而且,他还想以东临水的村民为主,“我不差那点钱,你要觉得行,倒是可以让他做个管理人员。”

    对这个回答,刘望男自是无可无不可,“我那个堂弟倒也是见识过点世面的,不过,就算你想转包给他,他也得有钱包呢,让他做个管理就行,反正也是明年的事儿了,谢谢你啊,太忠~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陈太忠却是想起了东临水那边的水库,再打电话跟吕强问问,才知道那水库已经开始着手修建了,目前秋收已经过了,吕总在东临水招了大批的村民来干活。

    不过,在修建水库上,还是出了点小分歧,吕强目前也在头疼,原来,白凤乡的乡政府猛然间现,这水库完全可以修得大一点,这么一来,贮水量就可以极大地增加。

    吕总认为,这是乡里在找麻烦,总归还是因为主持修建的是他这个私人,若是乡政府出面来修,估计就没这个变数了。

    可是话说回来,这个要求,从技术角度上讲是完全合理的,以前乡里之所以将水库规划得那么小,是因为乡里的财政紧张,根本不敢那么想。

    眼下既然有冤大头站出来,愿意自己出钱修水库,那大家还客气什么?水库修得越大,对乡里的好处也就越大,别人家的孩子死不完,为什么不再多挤点钱出来?

    在这种思路的主导下,乡里的主张极为坚决,就算是同吕强相处得极好的张衡张乡长,也不方便冒天下之大不韪站出来反对,他总还得考虑一下影响的。

    吕强当然不肯干的,妈的,我只是想搞些公益事业回报社会,为乡里做点好事而已,你们这倒好,以为我是印钞机不成?

    惹得火了,老子就收手不干了,这个水库,谁爱建谁建去,这年头,想做点好事怎么就这么难呢?

    白凤乡当然不敢让他抽身而退:这只是你自己做的好事吗?你也不看看因为你说要修水库,乡里和区里给了你多少优惠政策!

    反正,这嘴皮子官司一直在打着,闹到红山区,也没人能说清楚这个是非,不过,争吵归争吵,水库的修建倒也没有因此而停顿下来。

    陈太忠听得也苦笑不止,他现在已经能比较客观地看待这个问题了,双方都有理也都没理,事情展成这样实在是很正常的,换个说法就是,若事情的展不是这样的,那倒是咄咄怪事了,这才是他所熟悉的中国的社会和中国的官场。

    是的,他不再是那个青涩的毛头小伙子了,步入官场一年有余,在通晓世情上就能做到如此的进步,可见,官场真的是一个极能促人成长的场所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没心思听吕强多白活,他打这个电话,无非就是想确定一下,东临水的村民们过得怎么样,既然有水库可修,那么挖煤的事儿,倒也不急在一时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系列的事情,陈太忠看看时间,基本上一天就又这么过去了,他不禁摇摇头叹口气,世人都说修仙者的时间过得快,是“山中无甲子,寒尽不知年”,殊不知在人间官场,若是真的有心做点事情,而不是混日子的话,时间过得却是更快。

    忽然间,他强烈地怀念起自己在地志办那段喝茶研究报纸的日子了,可惜,那种闲适的日子,似乎一时半会儿是过不上了。

    想多了也没用,他再摇摇头,还是搞清楚项大通那厮是想做点什么吧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