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二百五十九章 启用后手(书号:760

第二百五十九章 启用后手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看着小陶秘书点头离开,王宏伟却是轻叹一声,慢慢地踱回椅子边坐下。

    沉吟半晌之后,他还是拿起了电话,拨了一个号码,“唐姐吗,你好,我是王宏伟啊,不好意思,本来不该随便打扰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他是走了蒙艺的老婆尚彩霞的路子才起来的,但他跟尚彩霞并不是很惯,遇到事情,还是咨询三十九号的主人比较方便。

    唐亦萱听了他反应的问题,迟疑了一会儿才回话,“王局长,你们这种事儿,我实在不方便说什么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她“不过”了好半天,才重重地叹一口气,语气也沉重了起来,“王局长,看在你对老书记的旧情上,我提示一下吧,我个人建议,你最好不要跟那个陈太忠生冲突,这是为了你好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她的声音居然隐隐有点严厉了,陈太忠若是能听到她眼下的腔调,一定会大吃一惊,唐亦萱很少这么说话的!

    王宏伟听到这里,却是真正地明白了,唐姐从来都不曾这么说过话,眼下既然肯这么说,那一定是为了他王宏伟好。

    事实上也的确如此,陈太忠是什么样的人,唐亦萱再明白不过了——虽然她知道的也不够多,但是她能非常肯定一点:这是一个隐藏在红尘中的奇人!

    就算以前的种种怪异不提,蒙晓艳脸上的变化,也足以说明一切了……

    陈太忠想打傅宇的主意,当然不会是头脑一时热。随便地提一提而已,他不乏在副厅级领导面前撒野地胆子,可是同时。他也是一个很要面子的家伙。

    是的,他心里已经有了点腹案,才肯这么说地。

    还是那句话,算计人的时候,他从来不缺少歪门邪道的点子,这次算计傅宇,他在事前也充分地考虑了可行性的问题。

    拉傅宇下马,是很简单的事儿,别的不说,只说贪污受贿这一面。那就够了,跟以前一样,他不相信傅局长会那么清白——他手下的古所长可还都是百万富翁呢。

    可是刚才王宏伟的话提醒了他:小陈啊,你不能光图自己玩得爽,别人的日子。那也是要过的啊,傅宇被拉下来不要紧,可我王某人也难免受牵连。

    殃及别人地话。那可显不出我的手段高明,陈太忠略一沉吟,登时又想出一计来:他算计人的手段不是吹的,不过这次,连道具都是现成的。

    选个万里无云风和日丽地日子——其实刮风下雨也扯淡,陈大仙人晃晃悠悠地来找横山区找岑广图了,“呵呵,岑书记,好久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岑书记一见他,也是喜眉笑眼的。“太忠你还知道回来啊?你这小子……”一边说着,他一边走上前拍了拍陈太忠的肩膀,亲热无比地样子。“前两天还跟大通区长和吴书记说起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说起我?”陈太忠微微一愣,妈的这个项大通还没完了?

    “是啊。大通书记说了,你是咱们横山区的骄傲啊,”岑广图笑眯眯地点点头,“开区的引资,你可得惦记着点哦。”

    岑书记非常清楚,陈太忠借调到招商办,不但任了科长,而且居然能在借调过程中升职为正科,这得需要多么大的能量,而且是一年两升职,实在是太恐怖了。

    一边说着话,他一边低头去张罗着倒茶,对着这个锐气十足的年轻人,他可不敢怠慢了,人家再升一级,可就跟他一样是副处了。

    陈太忠怎么可能失了这种礼数?忙不迭抢过了岑广图手中的杯子,“呵呵,岑书记,我自己来自己来……”

    一边泡着茶水,他一边伪作漫不经心地问了,“是在会上说的?吴书记没说什么吗?”

    吴书记?岑广图斜眼瞟他一眼,心说你这乳毛未褪的家伙,莫不是也在打吴言的主意?夸张了点吧?不过这也正常,吴书记在凤凰市地官场里名气太大了,“凤凰政界第一美女”可不是白叫的。

    “吴书记没说什么,就是大通区长点名表扬了你,还说要多挖掘、培养这样的年轻干部,放走了你这样地干将,大家都很痛心哦~”

    岑书记的好话,那是一句接着一句,显然,项大通做这么个姿态出来,不但是为了区里地经济展着想,

    让陈太忠听到自己有意传播出去的善意。

    不对啊,似乎……有阴谋?陈太忠登时警惕了起来,他可没想到,项区长是有跟自己化解前的打算——虽然项大通本人很奇怪两人怎么会结了怨。

    一个正处的区长执意讨好我,这里面一定有问题,陈太忠琢磨一下,倒也没想太多,晚上再去找吴言问问好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,岑书记,这次找你,又有点事……”他吞吞吐吐,做出一副为难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嗐,有啥事你就说呗,”岑广图一副大包大揽的样子,“咱横山区就是你娘家啊,有什么好客气的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是这么回事,”陈太忠从手包里摸出一个信封,脸上有点赧然的样子,“这个……又有人往我办公室门口……丢了几张照片。”

    几张照片啊,岑广图漫不经心地点点头……呃,不对,又是几张照片?

    想到上次舒城的事儿,岑广图腾地就站了起来,头上不多的几根头也差不多快竖起来了,他稳定了一下心神,艰涩地咽了一口唾沫,“呃,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,上次是弄倒一个区委书记,这次……是轮到谁倒霉了?

    “是政法委的管辖范围,所以我先拿来,给你看看,”陈太忠看他这副样子,觉得有点好笑,于是压低了声音,“我还没跟别人说过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政法委的范围?”岑广图只觉得嘴里苦,一颗心也不住地砰砰乱跳,若是换个别人,他的反应还不会这么大,可这个陈太忠,简直就是瘟神附体。

    他心里很清楚,往昔的一件件一桩桩的事儿,只要跟陈太忠沾上边,都会变得异常棘手——打市长的外甥、扳倒舒城、宁家巷打人、小章村引**……

    这次又会有什么天大的事情生?岑广图硬着头皮接过了信封,先走到办公室门口左右探头看看,随即锁死了房门,才坐回沙,慢慢地抽出了照片。

    照片上的人,他还真的认识,果然是政法委的管辖范围,“这个……不是开区的副所长,叫个张……张什么的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咦,旁边这个躺在地上的人,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陈太忠拿出的照片,正是他拍摄的那个小王警察蹲在地上检验光头汉子脉搏的照片,照片上的张晓幻没有蹲下身子,而是警惕地四下打量着,不但照得他格外清楚,更是像足了望风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这个,我也不知道,”陈太忠摇摇头,“要不,岑书记,你去了解一下情况?不过呢,我总觉得,别人把照片匿名丢给我,估计……估计不是什么好路子。”

    就算是好路子,沾上你的话……肯定也要变得不好了,岑广图恨恨地瞪了他一眼,心中升起了一丝不祥的预兆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想到了什么东西,似笑非笑地看着陈太忠,“太忠,这个张副所长,在你任政法委书记的期间,似乎,似乎跟你配合得不算很好?”

    “啊?有吗?我怎么不记得啦?”陈太忠的脸上,一片茫然,他打定主意不认账了,也省得别人认为他是挟私报复,“这个站着的……是开区的副所长?”

    好,算你狠,你就装吧!你不认识他为什么会来找我?岑广图手里拿着这一摞照片,心里恨恨地嘀咕着,还不敢跟陈太忠多计较,他当然想得到,不管这件事是不是陈太忠搞的,但是不见底片,他就不能随意地火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很可能是粗暴执法,”岑书记沉吟半天,抬头看看陈太忠,“我是这么初步断定的,小陈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我还真没什么经验,”陈太忠摇摇头,很坦然地看着他,“岑书记您是政法委的老人了,经验肯定比我多嘛,赶快调查清楚,处理好算了,您都说了,横山区是我的娘家,万一有什么丑闻传到社会上,我的脸上也无光啊。”

    我靠,这事十有就是这小子整出来的!这下岑广图还真的判断出来了,陈太忠的意思很隐晦,但瞒不过他这官场里混出来的人精,人家说了:你要不给我一个满意的交待,这事儿就会被捅到社会上!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