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二百五十七章 各怀心思(书号:760

第二百五十七章 各怀心思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“哈,我又不是女人,老就老点好了,”王宏伟亲热地走上去摸摸蒙晓艳长长的秀,“倒是晓艳你越长越漂亮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刻,王副市长却是被晾在了一边,连张开封都有点纳闷,这个“晓艳”到底是何方神圣,怎么能让王宏伟如此失态?

    王伟新却是一点架子也没有,笑嘻嘻地同张开封打个招呼,又侧头看看陈太忠,眼中是说不出的和蔼之色,“这就是招商办的小陈了吧?呵呵,真的长得一表人才哦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那是属毛驴的脾气,赶着不走打着倒退,王伟新这么招呼他,他反倒是感觉有点不好意思了,终于站起了身子,伸出了手,“呵呵,王市长,没想到今天你也来了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不是个心胸宽广之人,他对那个小林秘书的不满依旧,不过,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这个道理,他还是懂的,王副市长又不是小林。

    看到他主动向自己伸出手来,王伟新反倒是微微地错愕了一下,接着又不着痕迹地掩饰地点点头,也伸出了手,“哈,是啊,我可是不请自到的恶客……”

    他心里还真有点奇怪,按说,以这年轻人的级别,根本没有主动跟他握手的权利,就算眼下占个地主之谊,那也得躬着腰伸出双手来吧?

    可这厮居然就这么大剌剌地单伸出一只手,脸上也是一副不卑不亢的神情——是什么原因,能让这个年轻人如此地张扬?

    不过,想想在座的两位重量级陪客。王伟新很快就明白了一点东西,张开封是段系的人马,王宏伟却是秦系一派。而这个陈太忠……是章东赏识地!

    能被多个派系的重量级人物这么看重,自然是有人家的门道地,反应过来这一点,王伟新含笑点点头坐下,心里却开始盘算了起来:帮蒙晓艳关说这件事,似乎要重新考虑一下方式方法了。

    今天感到荣幸的,并不仅仅是杨新刚一人,古也非常荣幸,事实上,那三位副厅都在纳闷。这种场面,怎么会出来一个小小的派出所所长?

    杨新刚,那是陈科长要力捧的人,这倒是好理解,可这古……怎么回事?

    只有王局长在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。敢情这小古为了那个分局副局长的位子,特意搬出了陈太忠,这么来说。今天这顿饭,为那个小副科庆贺是幌子,真正的目的是为了这个小正科。

    你都搬出蒙晓艳了,我能不管吗?想到这里,王宏伟心里禁不住苦笑一声,唉,好久没招惹孙培安了,看来,又得跟政委扛扛膀子了。

    跟孙政委扛膀子,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。不如此也不能彰显他这个局长的存在价值,可再一想想政法委副书记岳磊云,王局长的头还真地是有点大了。

    为了一个小小的分局副局长。同时得罪两个人的话,那是……好像有点划不来哦。

    他正琢磨呢。陈太忠在那里隆重地推出了古,“这是开区的派出所所长古,当时我、新刚还有他,三个人搭班子,工作还算有效率……”

    这次,张开封抢着话了,瑞远就在他身边坐着,他自是不能显得自家太小肚鸡肠,“哈,古所长办事一向铁面无私,这一点我是早就知道了,我那不成材的小舅子,还亏古所长狠狠教训地了一顿,我爱人还说回头要好好地谢谢你呢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听得登时就是一愣,哥们儿怎么把这事儿给忘了?

    古听得也是一怔,一时没反应过来:张开封这么阴阳怪气地说话,是真地想谢我呢,还是要搞我一个难堪?

    按说,陈太忠的面子在那里摆着,张开封是不能在这种场合计较的,甚至他都不该提起那档子事,除非他是真地想谢谢古。

    可是,真要谢的话……它不合情理啊,一个区长的面子栽在了一个派出所里,居然还要谢人家,这不是有病吗?

    古一时真不知道该怎么接口了,他怎么能知道,张开封早就把这段恩怨化解了?

    倒是瑞远终于有说话的机会了,“哈,是啊,古所长真的是个热心人,前几天我遇到点麻烦,还是古所长一直在保护我呢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自然是小章村一事。

    “嗯,”张开封笑眯眯地点点头,他感到了古的不自在,而且也能理解,可就算为了给瑞远一个好印象,他眼下也得明白地示意两人的恩怨已消,“一会儿上了酒来,我得先跟古所长喝一个。”

    这话出口,古要是再不知道该怎么接话,他就可以买块豆腐撞死去了,“呵呵,那时候不知道是开封区长的人,实在太冒失了,等一下我自罚三杯……”

    寒暄一过,就该点菜上菜了,大家喝过头几杯之后,注意力还是从杨新刚身上转移了开来,现在的热点,自然变成了瑞远。

    甚至,连王伟新都放下了心里地事情,先同瑞远热络地聊了起来,家这次在凤凰的投资,实在是太轰动了,不光钱多,而且还生了一系列事情。

    尤其是最近的小章村事件,让瑞远地风头极劲,就连不怎么活动的王伟新,也知道家入了黄老地法眼。

    只有王局长,跟瑞远之间有点小尴尬,于是,他就逮了身边的蒙晓艳说话,“对了,今天你怎么想起来到这儿了?”

    蒙晓艳可是惦记着陈太忠交待的事儿呢,原本她还没太大的信心,可王宏伟刚才那份惊喜是实实在在的,这让昔日的公主立刻找回了感觉。

    “王叔,这次你可得帮帮那个古所长哦……”她悄悄地把嘴凑过去嘀咕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跟他……是什么关系?”王宏伟很在意这个自己看着成长起来的孩子,说句心里话,他觉得陈太忠并非晓艳的良配,那厮做事,实在是太嚣张了点,晓艳跟着他,一定会受一些气的。

    “就是……朋友啦,”蒙晓艳轻叹一声,也不想多解释,她还能解释什么?说是情人不成?“不过,他可是帮了我很大的忙的,要不是他,王叔你今天也见不到我……”

    这孩子……看来还是吃了点苦头啊,王宏伟心里轻叹一声,终于郑重地点点头,“好吧,你开口了,这忙王叔一定得帮……”

    可是这话一出口,王局长心里就隐隐地有些后悔了,他久在官场,也见识过了太多的倾轧,感情上他是想支持蒙晓艳的,可说到惹人,他却有点迟疑了。

    同唐亦萱相比,王宏伟心里更喜欢或者说待见蒙晓艳一点,毕竟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,可真要说起在官场惹人,他倒是更希望是唐亦萱跟自己提起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唐亦萱跟蒙艺和蒙艺的夫人关系都极好,有这种奥援,王宏伟当然不怕惹人,哪怕是对上政法委书记戎艳梅,他也有胆量叫板,就别说什么副书记和政委了。

    可蒙晓艳失踪了好久,蒙艺一家对这个侄女儿似乎也不怎么放在心上,这就让他感觉有些无所适从。

    是的,这才是官场和人情最根本的冲突,就算强如警察局长,一旦遇到事情,也得抛开自己的感情,更多地是用权势来衡量。

    等下还是跟陈太忠好好地谈谈吧,王局长终于拿定了主意,要知道,人家岳磊云能混到政法委副书记,在省里也有人在力挺呢,真要激怒了岳书记,弄个芥蒂在心里,也不是什么好事,须得想个两全其美的法子,这才保险。

    这顿饭,成为了杨新刚生命中永远不可磨灭的记忆,也正是因为如此,他是铁下心思跟着陈太忠走了,对于他这种小人物,根本没有选择派系的权力,能靠上一棵大树就已经不错了,你还要挑挑拣拣地羡慕其他的大树不成?

    就算你想,也得有那由头去接近呢!这年头,拎着猪头找不到庙门的人海了去啦,陈科长对他如此关爱有加,他杨某人也只有横下一条心跟着了。

    谁想第二天,张新华就转悠到了杨新刚的屋里,笑眯眯地问了,“小杨啊,听说你昨天晚上,跟太忠……他们一起坐了坐?”

    他这话是笑嘻嘻地问的,不过这个笑容看在杨新刚眼里,那是要多恐怖有多恐怖了,他愣了好一阵,才点点头,“是,陈科长说家可能在开区投资,把我喊过去介绍了一下,算是打个招呼。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