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二百五十五章 雪崩和横生枝节(书号:760

第二百五十五章 雪崩和横生枝节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为了建俱乐部,豁出去了,明天继续三更,大家投月

    “业务二科?”听到这个消息,王伟新有点傻眼,“招商办还有两个业务科?我怎么没听说过啊,秦连成这是……搞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是临时编制,陈太忠也是借调来的,”小林如实地反应着情况,心里却是有一丝幸灾乐祸的感觉,丫不过是一个临时工而已。

    “临编么?”王伟新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,他已经感觉出了小林的轻视之意,少不得要敲打敲打他,“哼,你以为这个科能撤得了么?”

    只是,王副市长的心里,却远没有他脸上表现得那么轻松:敢情,是章东赏识的人?难怪这么气焰冲天呢……

    小章村的**,在很短的时间内得到了解决,甚至,谢向南和梁天驰的谈判还没出什么成果的时候,在市政府的授意下,横山区检察院就开始着手提起公诉了。

    罕见的雷厉风行!

    经济挂帅的年代,出现这种情况实在太正常了,家的投资搞定没搞定都是小事,关键的是,市政府想通过这次事件,给广大的投资商一个定心丸——无论是已经投资的、正在商谈的还是那些潜在的。

    看看,凤凰市这里,有着投资商最合适生存的土壤!

    既然提起了公诉,自然又有检察院的同志来骚扰陈太忠,说不得,他又得将那些事情再复述一遍,这让陈科长感到了一丝郁闷。“是不是开庭的时候,我还得去做证人?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未必,手续到了就行了。”公诉科的同志笑眯眯地摇摇头。

    他还只当陈太忠是怕检察院追究他伤人的后果呢,“反正不会公开审判地,市里的要求是从重从严从快,省得时间拖得久了,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一听这话,还真地吃了一惊,在他想来,无论如何,凤凰市都算得上天南省数一数二的地级市,居然会这样处理这个案子——不公开审理?

    甚至。连我这个打人凶手……呃,是维护了现场治安的政府工作人员,都不需要出庭做证?实在、实在是有点那啥啊……

    不过,这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?想通了这一点,他登时把这些念头抛到了脑后。“呵呵,估计信访办的最近几天要忙了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根本不考虑伤了人的事儿,市里给他个破格提拔的指标。已经坐实了他在这件事中所挥的正面作用了,怎么可能出尔反尔?

    他在意的是自己不用去出庭了,最近他的生活节奏实在太紧张了点,能少一件事,还是少一件事的好。

    “信访办地也不忙,”公诉科的这位再笑笑,“区里全把他们打到市里了,市里的态度,你也明白,基调都定下来了。他们能掀起多大的风雨?”

    这好像……有点小题大做了,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心里却颇有点不以为然。不过,他还是很拥护市里这个决定的。要不他又得多事。

    那位似乎看出了他地不以为然,随口又解释一句,“这也是他们罪有应得,小章村的人干这种事不是头一回了,不过,这次他们撞正大板了,呵呵~”

    上得山多终遇虎啊,陈太忠笑笑,送走了这位,这几天他还真的忙得焦头烂额地,中秋在家呆了一晚上,登时就引起了好几个人的不满。

    刘望男、蒙晓艳、任娇、吴言……这一刻,他感觉有点分身乏术了,女人多了,确实有点不好应付。

    只是,他的麻烦事还远不止这些,比如说,这次小章村的事件,就牵扯了一些别的事出来——横山公安分局的耿副局长要调走了!

    调走,那只是一个说法,事实上,一个分管治安的副局长,调到市局里任主任科员,那就等同于打入冷宫了。

    就算是这个结果,还是耿副局长没命活动来的,没办法,他当天的表现实在太差了点。

    事当时,古的求援电话打了来,可耿副局长一听,事情生在小章村,就推推脱脱地不肯痛快令,两人不对劲不止一天了,他怎么可能为了古去得罪乡亲?

    等到分局里一干警察都坐不住了地时候,耿局长接到了村里人的电话,知道自己的连襟吃了大亏,这还了得?当场就跳脚骂上了,“古,我他妈地跟

    !”

    这下,他着急去救人了,可分局里的同事们对这种里外不分地做法意见很大,虽然大家表面上不说什么,一个个手头上却是忙了起来,好半天没集合起队伍来。

    耿副局长气得都要骂人了,可事实证明,这些正义感挺强的下属实际上是保护了他,因为市局的命令在不久之后就传来了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一次,耿副局长犯了原则性的错误,他的立场站歪了,虽然这个错误并没有导致什么大的损失,但是,原则却是不能不讲的。

    基于这种情况,市局副局长刘东凯就想拿他开刀,后来还是王宏伟心一软,念在两人往昔共事过一段时间的情分上,把他弄进市局里安置了。

    其实,刘东凯这么收拾他,也是怕陈太忠没事又来找自己的麻烦,这种事情,他这个分管副局长根本逃不脱责任,陈某人可是当事人呢——又是这尊瘟神,我***怎么这么点儿背啊?

    既然王局长出面了,刘东凯自然不坚持了,所谓的冤有头债有主,就算陈太忠找上来,他也有说辞。

    不过,陈太忠根本就无意去找刘副局长的麻烦,警察局内部的事情,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好了,只要没惹到他身上,他才懒得计较,哥们儿又不是市政法委书记!

    可是,有些人注定是不得清闲的,耿副局长一调走,问题又来了:分局里空出个副局长的位置,于是,陈太忠的事儿就又来了!

    在分局诸多的科长和五个派出所所长中,古的资历算是数一数二的,当时任命他为开区派出所所长时,大家都以为,开区在不久之后会升级为副县、正县甚至副地级。

    是的,每个开区在规划和启动时,都有这种雄心壮志,不过事实究竟是不是这么回事,那就不好说了,时间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(非笔误)。

    当时古能在那么多候选者中脱颖而出,拿到这个万众瞩目的所长,固然是因为私底下使了不少的力气出去,但是更重要的是,他的资历,真的也够老。

    所以,这次老耿一倒,古就瞄上了这个位子,甚至他认为,这个位子,是非他莫属的——你们谁有我资格老?

    当然,古还有一个强力的后盾,塞钱他也不怕的,原本他就积累了点身家,眼下又有了幻梦城这只会下金蛋的老母鸡,有这碗酒垫底,还有过不去的坎儿吗?

    当然,无论如何,他也是不能忽视陈太忠的,平日里痛下的工夫,没命地结交奥援,不就是指望用在刀刃上?

    对古的要求,陈太忠有点为难,对于刘东凯,他实在也没兴趣招惹了,虽然平日里,他做事一向是“抓住拐子往死踹”那种,可刘副局长这个“拐子”……丫很识相啊,所谓的伸手不打笑脸人,他再怎么去为难刘东凯?

    不能为难,那就没有机会借此提古的事儿,要说好言相商——我们俩有那份儿交情吗?

    倒是局长王宏伟,陈太忠还能说得上点话,可是,上次为了帮瑞远出气,他已经找过人家一回了,王局长又没欠他钱不还,三番五次找人家,那也不是个事儿啊。

    所以,陈太忠只能含含混混地应付着,“老古啊,这种事,你自己得先活动活动,我倒不是不能帮你,可金手指不能开太大不是?……”

    被古逼着,陈科长居然有了常的挥,接下来,他的情商蹭地一下蹿到了水准之上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吧,要是从上面施加压力,也不是不行,不过,那些主管领导会怎么想?人家肯定会认为你目中无人嘛,可上面的招呼也不能打得太过明显不是?所以,该打点的地方,你一定得打点到位,这事才能恰到好处地水到渠成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,古非常认可,事实上,古所长混迹官场多年,这点小窍门也摸得差不多了,不像那些初出茅庐的傻小子们,自以为身后有人就不把天下人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不过,变数还是出现了。

    有两个人也加入了这一位置的争夺,一个是横山分局管消防的现任副局长师志远,另一个则是市局才升了正科的高天佑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