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二百四十八章 适度栽赃(书号:760

第二百四十八章 适度栽赃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到这里,连姜世杰本人都唏嘘不已,可怜的杨副部长挺一年就该老实地退休了,这一下退休工资、医疗保险之类的全没了。

    厂子里的事儿,他一个人蹦达什么劲儿啊?凭你一个过气的武装部长,也想自不量力螳臂当车地阻止改革的步伐?

    你说你冤不冤啊?你倒是为了工人好,可人家领了钱就掉头走人了,亏的是谁?这是脑袋被门板挤过吧?

    “你说杨华跟项大通不对头?”陈太忠想的是这个,“纺织厂是市属企业,又在湖西区,关项区长什么事啊?”

    “项大通就是湖西区调到横山区的,”姜世杰看他一眼,心说这年轻人,也不知道好好地翻翻主要领导的工作履历。

    其时项大通任湖西区第一副区长,就是因为纺织厂两会期间闹事,延误了两年才提拔,要知道,进步这东西,并不能单纯地按迟一年早一年计算的,那是一步迟步步迟,其间的差距,远远不可以道里计算。

    似此深仇大恨,项区长怎么可能不记得?

    “你说这件事要是推在杨华身上,项大通肯定会积极配合的啊,”姜世杰继续笑眯眯地解释,“这么一来,项区长不也会对你产生些好感?”

    是会对你产生好感吧?你可是在他手底下混呢,陈太忠看了一眼姜世杰,这些家伙怎么个顶个地脑瓜这么够用呢?

    不过,这件事里既然夹杂上了项大通的私人恩怨,他肯定是更不想管了,捞出古的对头。再让项大通爽一爽……靠,哥们儿有病啊?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,你得容我考虑考虑。”陈太忠摇摇头,也不说穿自己同项大通的矛盾,“古跟我地关系好得很,冲着开封区长的面子,我尽量帮你,别人嘛,我管他们的死活?”

    “可是,老耿他……”姜世杰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你确定要捞他?”陈太忠脸色一绷,看也不看姜乡长一眼。转头看着客厅里偌大地34寸彩电,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是个再明显不过的暗示,你丫要是再这么磨叽,那你的事我也不管了!说实话,他真的有点生气了。靠,你是怎么混上这个乡长的?难怪你三十多也还窝在那个小地方!

    直到他做出了这个表情,姜世杰才恍然大悟了过来。人家虽然年轻,却是市里直属办公室的科长,自己却是一时有些得意忘形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也就是那么个意思,随便说说的,”姜乡长再不敢坚持了,事实上,他觉得陈太忠隐隐有乡里干部的做事风格,才顺着性子,却不由自主地变得有些得陇望蜀了。

    陈太忠默然点头。也不做声,看得姜乡长的一颗小心肝不由得“突突”乱跳起来:我也真是地,本来目的都达到了。现在好了,惹人了吧?

    老耿的死活。其实关我什么事儿呢?

    一时间,陈太忠的形象,在他的眼中又变得神秘莫测了起来,原本他以为他不过是个有点办法地年轻人而已,可随着话题的深入,姜乡长渐渐地认为,这年轻人或许办事还是比较直爽和痛快的,现在他才知道:年纪轻轻就爬到这个位置,那绝对不可能是无缘无故地!

    是的,陈科长身上,隐隐有一种上位者的不怒而威的味道。

    其实,陈太忠在仙界就习惯了居高临下,面对凡人拿点架子出来,是非常自然的,根本不用刻意为之,他需要注意的是,不要让自己显得过分嚣张和过分不通情理就是了。

    这才是他进官场锻炼的本意!

    “这次事件,不知道市里会是什么样的主张?”姜乡长觉得气氛有点压抑,少不得要找个话题说说,“会不会点到为止地处理一下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点到为止地处理?”陈太忠斜眼看看他,脸上是很惊讶的表情,“围攻国家干部,破坏凤凰市经济展的大局,这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!”

    姜乡长并不知道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到底是怎么回事,但是他非常清楚,违法和犯罪,那根本是两个不同地范畴,他不由得惊叫一声,“是犯罪行为?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只是《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条例》?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这么大的事儿,要是我来处理,哼,恶和胁从,统统都要严办!”

    居然想扇哥们儿的耳光?靠,整不死你。

    还好不归你管!姜乡长心里嘀咕一句,脸上却是不敢冒出任何地不敬之色,“这个恶……不知道该怎么划分?”

    恶估计是要受到处理的,胁从……那倒也未必会追究吧?

    “恶肯定是路语礼,”陈太忠站起了身子,他打算走了,“这事儿没有任何商量地余地,老姜,看在张开封的面子上,我再告诉你一遍,这事儿你能把你自己摘出去,已经可以念佛了,那帮村民,我不可能放过他们,养伤?去看守所养伤吧!”

    你还真以为自己是凤凰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了?姜乡长心中冷冷地回了一句,不过,无论如何,陈科长是给够了他面子,这点他还是明白的。

    等到陈太忠一出门,姜乡长立刻打电话给自己政法系统的朋友,想了解一下那个犯罪到底是怎么回事,谁想他的话还没说完,那边就惊呼一声,“等等,他说他能把原始讯问纪录掉包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是啊,”姜世杰倒没觉得这件事有多难办,外行就是外行,乡长也不可能什么都知道,“听他说……好像是那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你别再跟别人说了,就当没告诉过我,”电话那边挺严肃,“不过,我跟你说老姜,这次你领的人情可不小,而且,那家伙的手段也太厉害了,市局里掉包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不说这事儿了,”姜世杰听得也是胆战心惊的,“那个,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……这个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说你有罪你就有罪了呗,这年头的事儿还不是在人说?”电话那边轻笑一声,“老姜啊,你也别问了,你那个朋友可是条大粗腿,记得抱好了啊~”

    这次的人情,领得大了,姜世杰放下电话,满脑子都是这个念头……

    陈太忠若是知道这次的顺水人情,能带给姜乡长这么大压力的话,估计又该得意了,不过,他现在没工夫想这件事了,蒙晓艳打来电话,催着他去育华苑看她呢。

    “白天的事儿就是个玩笑嘛,我怎么会拿迷药对付唐亦萱?”她在电话那边轻笑,“看把你吓得,连大院儿都不敢去了!”

    “天底下还有我不敢的事儿吗?我刚才那是有事!”陈太忠悻悻地回答,不过,他很好奇,蒙晓艳怎么又回育华苑了,“你俩不是和好了吗?你怎么又跑回去了?”

    “哪可能好得那么快?”蒙晓艳叹口气,“我跟她说两句话,她已经高兴得很了,而且……她看见我的脸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的声音也低了下去,她心里非常清楚,看到自己这张脸之后,唐亦萱那份欣喜绝对是自内心的,这让她觉得眼睛里有点酸酸的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唐阿姨笑到最后,脸上为什么会有一丝红晕呢?

    陈太忠却是在电话这头叹口气,“那个啥,今天我很累了啊,晓艳,改天再去看你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晚上任娇也要来呢,”蒙晓艳在电话那边暧昧地笑笑,不得不说,她是越来越会把握男人的心思了,“呵呵,再说了,白天你不是答应我,晚上给我点厉害看看的吗?”

    又可以三人行了?陈太忠听得精神登时就是一震,不过……我白天有那么说过吗?

    看来,今天是去不了吴言那里了,实在是有点遗憾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陈太忠又被市警察局的喊了去,配合这个案子的调查,这次,由于有了姜世杰的消息,他毫不犹豫地编出了一套说辞。

    “……没错,当时路语礼就是这么说的,打你就打你了,我连襟是横山分局的,怕你个毛啊~”

    古拿到这份纪录的时候,心中不禁暗暗地挑大拇指,还是太忠够朋友,这下,老耿是想跑都跑不掉了。

    他作为当事人,当然知道路主任并没有那么说,不过这种事情实在是说不明白的,谁能记住所有人的每一句话?倒是事后耿副局长在分局里的折腾,越地证明了路语礼十有**是说过这话。

    至于路语礼?躺在病床上的他也不敢确定自己就没说过这话,毕竟,他俩的关系大家都知道的事实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