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二百四十七章 藏钱有数(书号:760

第二百四十七章 藏钱有数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太忠当然不肯说,哥们儿其实早把你撇清了,趁着这这个姜世杰手里榨点好处出来才是真的。

    若是这点乘人之危的手段都没有的话,只能说他这一年多的官场是白混了。

    有难度?姜世杰听得登时就是一喜,有难度不要紧嘛,有建立新中国的难度大吗?事在人为而已,他太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为难的地方,陈科长你尽管说好了,”他欠起身子,伸长了手去抓桌上的啤酒,一打蓝带都放在陈太忠这一侧,不过眼下,他却是无暇计较这个动作是不是有点**份了。

    “陈科,再来一瓶……眼下兄弟正是在上进的节骨眼上,这件事情,还是得陈科一力关照了,来,干一个……”

    陈太忠默默地接过酒瓶,脸上也是木木的样子,看到这个,姜世杰心里禁不住有点凉:看来这次,不狠狠出点血,估计是摆不平这家伙了。

    这一点可是他想歪了,陈太忠怎么会在乎一个小小的乡长口袋里那点钱?他现在满脑门子想的都是:这厮身上有什么我需要的没有?

    想了半天,他也想不到清渠乡那里有什么值得他开口的玩意儿,终于长叹一声摇摇头,“这事儿真的不好办,这么着吧,我先试着给你努努力,看看能不能把原始讯问纪录换一份……”

    他是想回头逮个时间,好好打听一下清渠乡那里情况,再来狮子大张嘴,至不济。也要对方领自己一个大人情。

    “那就辛苦陈科长了,”姜乡长身子一动,不见作势手上已经多了一个纸包。这纸包出现得是如此突兀,比陈太忠用须弥戒的效果也不遑多让,显然,姜某人做这个是熟门熟路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点我的小意思……我说陈科,你别这么看着我,我知道你是实在人,可是,你办这事儿不得求人,不得花费?我总不能让你自己掏腰包吧?”

    “这点儿钱看不在我眼里,”陈太忠脸色一绷。看那纸包的样子,他已经判断出来了,面额是一百地话,那是两万,是五十的话只有一万。我靠,这点钱给我,不是糟蹋人吗?

    “你愿意让我帮忙呢。就把这玩意儿收起来,你要真留下,我就交到纪检委,而且,你的事儿我就不管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老姜交了你这个朋友了,”姜世杰将纸包向桌子上一放,也没收回去,而是狠狠一拍桌子,“陈科长。以后在清渠或者横山,有什么事情只管找我,我老姜要是皱皱眉头。你吐到我脸上!”

    我吐你干什么?又不长肉,陈太忠摇摇头。没接这话茬儿,而是笑嘻嘻看着他,“老姜,今天这单,是归你买地?”

    “是啊,”姜世杰点点头,莫不成*人家张开封肯买单不成?“也没多少钱,我有这儿的钻石卡,开业期间五折,要不……给你弄一个?”

    “我真服了你了!”陈太忠二话不说,手上一动,凭空手里就多了十万人民币出来,**裸不带包装的那种。

    他把钱往桌上一甩,斜眼看着姜世杰,“老姜,你觉得,我差那点打折吗?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他一边又掏出二十万来,摞了上去——再多也没有了,狗脸彪和马疯子走私车,占用了他很多的资金。

    他这么做,想卖弄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,也是想坐实这个人情:老姜你搞搞明白啊,我帮你可不是冲着你那一两万去的。

    看着满桌子的钱,姜世杰登时就傻眼了,陈科长这么露富,是官场的大忌,不过,县乡的干部,还真就认这一招,这也是人们平日里说的城乡差别。

    可是,他有一个问题,“陈科长,这么多钱,你是怎么装的啊?怎么我装上七八万,身上就左边鼓一块,右边肿起来地?”

    他居然琢磨的是这个!

    “这个可是不能说了,”陈太忠笑着看看他,手上一动一动,不多时,那三十万又不见了踪迹,“绝对不合适说的。”

    那就是人家藏钱有术了!姜世杰知道,自己经常为身上不能适时地变出钱来而苦恼,人家陈科长有这么一手,怪不得年纪轻轻就混得这么好呢。

    他在陈太忠身上仔仔细细打量地打量了半天,死活琢磨不出这钱去了哪

    过,他转念一想,这一手岂是人人能学得的?若是自手,怕是现在也升到区里了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陈太忠露了这一手出来,姜世杰就明白了,其实,人家已经不把自己当外人了,所以,说话也不怎么客气了,“陈科长,还有个人好像也想让你帮帮忙,我……我是帮他打问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个人?”陈太忠斜眼看看他,我靠,你现在还自身难保呢,倒想起来为别人张罗了?“怎么个意思?”

    “横山分局里的老耿,他家就是小章村地,”姜世杰盯着陈太忠的眼睛,小心翼翼地说,“他跟古有点不对劲,这次,没准古要弄他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那该弄就弄吧,”陈太忠一听是跟古不对付的人,登时一点兴趣都没有了,“我说老姜啊,你管那家伙干什么?”

    姜世杰苦笑一声,“可是……唉,这话也没办法说,我跟他地关系不错,这次小章村出事,其实他一点都不知道的,可市局里有动他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知道才怪!”陈太忠眼睛一瞪,“小章村的人那么嚣张,我还想到底是怎么回事呢,要是没他的话,那些村民能有这么大的胆子?”

    姜世杰登时无语,他何尝不知道这话是实情?若不是有老耿的撑腰,就算小章村的村民彪悍点,也不至于嚣张到如此程度。

    像那个惹了陈太忠的治保主任路语礼,跟老耿就是连襟,要不然路语礼怎么会那么猖狂?

    看到他不说话了,陈太忠反倒是来劲了,“老姜啊,我不是说你哦,这家伙在的话,难免影响你们乡政府地工作,还不如撸了他一了百了,你帮他操的什么心?”

    “老耿手上可是比较宽裕呢,”纵然到了这个地步,姜世杰还是少不了硬着帮耿副局长关说一下,没办法,乡镇干部就是这样,比较念人情,这一点,在城区的干部身上,根本不可能看到。

    “他身上多少还衬俩,”姜世杰仔细地观察着陈太忠,小心翼翼地解释,他并不相信陈太忠是不吃腥地猫儿,人家随手拿出几十万来,并不是说身家厚实,而是说眼光高远。

    姜世杰虽然是一乡之长,但那个穷乡僻壤,实在是油水有限,而耿副局长分管治安和户籍,手上富得流油,比他还要有钱些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在这件事里,老耿比他陷得深得多,自然也要没命地放血出来,要知道,若不是王宏伟亲自打来电话,老耿差点就带了队出去,捉拿盗墓并且“故意伤害他人”地罪犯去了。

    这件事没几个人知道,但是警察系统里已经传遍了,现在的老耿日子难过着呢,王宏伟这次能给他一个警告处分都算轻的了。

    “他愿意拿二十万出来活动,”姜世杰拎起了啤酒,灌了两口,他相信,这个数已经不算少了,“而且,他也找到顶缸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找到人顶缸,这事儿显然就安全多了。

    “哦,顶缸的人?”陈太忠眼珠一转,“怎么回事?跟我说说?”

    “小章村的村委会主任杨华,是个从纺织厂辞退的干部,”姜世杰咂咂嘴,“他跟项区长不对头,这次就说是他煽动的好了,反正那家伙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,这个杨华本来是复转军人,曾经在纺织厂任武装部副部长,那几年纺织厂弄破产清退的时候,杨副部长实在看不惯那些侵吞国家财产的行为,又因为自家的经济利益也受到了影响,所以在几年前,趁着“两会”期间,带了一帮工人去市政府示威游行。

    在这种敏感时期,闹事工人们得到了市政府的礼遇,而且,市里当场就从湖西区的财政上弄了一笔钱出来,给工人们补了俩月工资。

    工资一到手,大家自然散去了,然后两会一完,就有人秋后算账找了过来,仔细一调查,哦,敢情是杨华带头闹事。

    于是,杨华被直接踢出了厂子,杨副部长心有不甘,还想动群众运动——我这原本是为了大家好啊。怎奈工人已经拿了钱散去,谁肯管他的死活?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