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二百四十六章 这事有难度(书号:760

第二百四十六章 这事有难度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“是去小章村了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不过,为了防止张开封提出什么不上路的要求,少不得要撇清一下,“是公干,我们这活儿,整天就是东跑西跑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”张开封点点头,“听说你们跟村民生冲突了?怎么样,你没伤着哪儿吧?”

    一边问着,他一边将身子凑过来,上下打量着陈太忠,浓浓的关切之情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“那倒是没有,”陈太忠笑笑,摇摇头,顺便还拎起啤酒灌一口,不无得意地自夸自赞,“倒是我打断了他们十几条腿,跟我玩这个,哈哈,那我可不怕!”

    这不愧是个红黑两道都吃得开的家伙,看着他这架势,听着他这语调,张开封有些相信那些传言了,看来这个小陈,还真有点“五毒俱全”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种人不足惧,但是这人身后若是有强大的后台的话,那简直就是瘟神一般的存在,级别再高的干部遇到这种人,也是尽量能躲就躲了。

    “太忠你的身手,我可是听说了,呵呵,”张开封点点头,“据说那些村民的伤,没有一个构得上重伤害的,只有个把两个,勉强算得上是轻伤害。”

    轻伤害与否的划分,其实并没有什么严格的界定,是的。现在是个法治社会,但构成伤害地起因和经过也是很重要的,还要分有心无心。说穿了,总是人治加法治才能保证合情合理。

    咦,你怎么会这么关心这件事?陈太忠听得心里就是一动,伤者的情况我这个当事人都不清楚呢,难道说……张开封找我就是因为这个?

    看着他不接话,张开封又是一声长叹,“这个……这么说吧,今天这事儿吧,关系到一个朋友,我也实在推不掉。就帮你引见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关系到你朋友?”陈太忠一时有点奇怪,那是个小小地村子,你是堂堂的区长啊,这差距实在有点大吧?

    “也不算朋友,算是以前欠的一个人情吧。唉~”张开封叹口气,他原本还想着帮说合呢,现在想想。算了,能把小陈引见了就够意思了,这种事还是少沾染的好,“反正我就是介绍一下,太忠你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,别管我的面子。”

    来求情的,是横山区清渠乡的乡长姜世杰,今天小章村的**,引起了市政府的高度关注,虽然这件事的影响不大。但清渠乡可是吃了排头了。

    乡一级政府,吃了市里地排头,已经是相当相当不幸的事儿了。可有人居然又捅出了老账:这种群体**件,在清渠乡已经生了多次。看来当地的乡政府,在行政区域内的管理上犯有不可推卸的责任。

    这顶帽子,姜世杰怎么吃得消?书记梁永善都吃了排头,不过细说起来,主管政府工作地乡长压力会更大一些。

    说不得,他就得找人帮忙圆场了,他先找的是项大通,我这个乡长一旦受了处分,你这个区长,脸上也挂不住吧?

    只是,项区长一听说是瑞远的事儿,直接就推掉了:你捣什么乱啊?我还指着家地投资落户开区呢,现在让我出去帮你说情,那这几个亿飞了的话,你赔得起吗?

    这下,姜乡长就要多郁闷有多郁闷了,找吴言,再给他个胆子也不敢,说不得只能找到了岑广图,岑书记跟他关系不错,倒是指了条明路给他:古是开区的人,陈太忠也是从开区出去的,为什么不去找事主沟通一下?

    古现在还在市局帮忙处理呢,他不但是当事人,还是警察,王局长指名要他留下帮忙——显然,从古陪着陈太忠去小章村这一事实,王宏伟能断定两人关系不错。

    那么,市局留下古的用意就很明显了,是的,要把这个案子做成铁案,至不济,将来有个反复的话,古跟陈太忠说话也方便不是?

    所以,姜世杰只能去想办法找联系得到陈太忠的路子。

    同是当事人,小章村的村民伤情惨重,可那些完好的人还在市局里蹲着,陈太忠却是在满大街晃悠,这有理和没理,显然不在于你挨打没有,这个道理,大家都知道。

    于是,姜乡长就找到了张开封,请他

    说一下,当年张开封地哥哥下放劳动改造的时候,姜有加,虽然最近走动得不多,但还有点人情。

    在乡长大人想来,清湖区虽然管不着陈太忠,但张区长可是副厅的区长,而且还是凤凰市数一数二地大区,这点面子,对方估计是要给的。

    可惜地是,张开封真的不摸陈太忠的态度,而区长大人本身又有事相求于小陈,说不得,到了最后也只做了一个传声筒。

    接到张开封的电话,姜世杰硬着头皮走进了6o8事实上,他真的不太明白,为什么张开封在同陈太忠谈话之前,还要让自己先回避。

    不过,从这一点上,姜乡长意识到一件事,这个陈太忠,应该不是那么好对付的,想想也是,去年这时这厮才是个第三副的街道办事处主任,眼下居然成了市招商办的科长?

    张开封的话,坐实了他的猜测,“小姜啊,你的事儿,我都跟陈科长说了,这个……你俩有什么需要协商的,单独协商好了,我这两天有点精神衰弱,先回家了啊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他一边站起了身子,装模作样地锤锤自己的后背,“呵呵,老了,不中用了,你们年轻人多沟通沟通吧,不用管我这老家伙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姜世杰听得心里就是一凉,这话听起来,是一个副厅跟两个小科级在开玩笑,但事实上,张区长透露出了一个极为明显的信息,这件事,他管不了也没法管,一切都要他姜某人好自为之了。

    这真是个令人郁闷的消息!

    不过,事已至此,他也没再多的选择了,“陈科长,咱们本来还是邻居呢,呵呵,早就听说你了,谁想到今天才碰到。”

    “相见不如不见,呵呵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很随意地递给姜乡长一瓶啤酒,“对瓶儿吹吧……哈哈,我想你肯定也不是很愿意见到我。”

    对上同一级的人物,他通常还是很洒脱的,虽然姜乡长比他大了十多岁,可两人平素并没什么交集,眼下自然是平等的口气。

    姜世杰却被他这种口气弄得有点哭笑不得,还好,总算是乡政府的干部里,说话这么随意的人也不少,他多少还能习惯点,不过,他有点奇怪,在市级机关里,这种腔调怕是少见吧?

    “嗯,确实是啊,”他接过了啤酒,咚咚就是几口,倒也算得上爽快之人,随手一抹嘴,“陈科长你这么痛快,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,说实话,今天的事,我还真的冤得慌……”

    姜世杰的要求并不高,他只想让陈太忠说明,在当时,陈某人曾经提出过要乡政府出头,但是被小章村的村民拒绝了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那乡政府的责任就降到了最低,这年头连精神病都不少,村民不把乡政府放在眼里——这关乡政府什么事?

    事实上,陈太忠当时确实这么说过,连市局的笔录档案里都有这么一句问话——“你说吧,要谁给你打电话就够了?姜世杰……还是项大通?”

    可惜的是,姜世杰已经费了极大的工夫去打听了,但市局对这个案子非常重视,相关的讯问纪录,他打听不到。

    陈太忠听清楚他的要求之后,先是呆了一下,随即端起酒瓶一扬脖,“咕咚咕咚”地干掉了一瓶啤酒,将酒瓶子向桌上重重地一顿,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姜世杰呆呆地看着他,却是一声都不敢吭。

    “呃~~这件事啊……有点棘手,”陈太忠长出一个酒嗝,终于言了,他的眉头紧皱,颇有点为难的样子,“老姜啊,不是我说你,今天你得到消息的时候,为什么不及时通知我呢?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你的手机号啊,姜世杰真的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,若是他当时就想到走陈太忠的门路,打听题,哪怕直接打电话到开区街道办也能问到。

    可他当时,想的是其他门路,这件事就这么耽误下来了,等他想起再走陈太忠的口儿的时候,事很久才想到找当事人,搁给一般人感觉就是——你丫明显不重视我嘛。

    “现在,市局那边的原始讯问纪录已经存档了,想改的话……”陈太忠斜眼看看他,沉吟一下,好半天才摇摇头,“这事儿,嗯,有难度!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