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二百四十二章 触犯众怒(书号:760

第二百四十二章 触犯众怒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怎么回事?”陈太忠转了出来,却现两个不认识的场,正在同古他们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是小章村的治保主任路语礼,”一个看起来挺彪悍,却长了一个肥肥大大的肚子的家伙话了,眼神颇有点不善,“你们在我们这儿做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挖点东西,市里的需要,”陈太忠有点腻歪,你说这些村民也真是的,旁边还站着警察呢,我们能干什么违法的事儿不成?

    一边说着,他就掏出了自己的胸卡,“我是招商办的,这是我的证件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的证件,是自己做的,那时候政府里还不流行胸卡什么的,他也就是找人做个卡片,盖上业务二科的章之后再塑封一下,手工虽然还可以,可看起来总不是那么正式。

    路语礼接过胸卡,翻来覆去地看了半天,抬头用怀疑的眼光上下打量他一番,“你们招商办……怎么会想起来跑这儿挖坟头?”

    陈太忠想解释一下,他的嘴巴开阖了两下,却现这件事一时半会儿还真不好解释清楚,家这大碑若是被捅出去,没准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。

    “这是开区派出所的所长古,”他决定摆一下古所长的身份,警察嘛,肯定不可能做违法的事儿吧?“老古,把你的证件给他看一下……至于说我们在这儿做什么,你就没必要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开区就挨着这个村子,陈太忠相信,这点面子,对方还是要卖的。

    谁想。那治保主任嘴一撇,不屑地来了一句,“他的证件我看过了。不过,这是我们村子的地,你们要干什么,给我说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他旁边地小伙子说话更呛,“前两年疙瘩头那儿的将军墓,可不就是文物局的开了警车去挖地?这事儿谁说得清楚?”

    疙瘩头那档子事儿,在场凤凰人的都听说过,文物局的一个科长考察之后,悄悄喊人来盗墓,虽然没挖了什么太值钱的玩意儿出来。可是那性质着实地恶劣一点,那案子捅出来之后,不止天南省,甚至在全国范围内都造成了一定程度上的轰动。

    “扯淡,”陈太忠哼了一声。“就你们小章村这点地方也能有了宝?你这不是做梦吗?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好好说话!”路语礼一指陈太忠,脸一绷,话也变得生硬了许多。“再满嘴跑火车,你们统统都得给我留下。”

    还反了你呢,见了警察还敢这么得瑟?陈太忠讶然回头,看看古,那意思很明显,老古,给我收拾他。

    古所长却是还他一个苦笑,“小章村这儿,一向都这样。”

    古呆在开区的时间,比陈太忠长很多。他非常清楚,小章村的村民们相当排外也相当地抱团,若不是这样。当初开区规划的时候,完全可以再大一点的。就是村民们不肯让步。

    而且,这个治保主任,古也有所耳闻,就像路语礼也听说过他一样,路主任是个相当强势的家伙,家里有钱,养着一帮闲汉,在村里,村长和支书都得看他地眼色行事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肯定不能告诉你,”陈太忠也狠了,靠,大风大浪闯过去了,还能在小河沟里翻了船?小小的治保主任也敢跟我得瑟?

    “你说吧,要谁给你打电话就够了?姜世杰……还是项大通?”

    姜世杰是小章村管区清渠乡的主任,项大通,那就更不用说了,人家管着清渠乡呢,现在的清渠乡,乡政府的很多职能机构已经收进了横山区,说起来是乡,其实跟一个街道办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“谁地电话都不行,”路语礼的嘴却着实硬实,“这儿埋着小章村的人呢,市政府行文儿,你们划出地方,在我们村民地监督下才能挖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……给脸不要啊,”陈太忠真的火了,妈的一个治保主任敢这么牛逼哄哄地说话?他手一直路语礼,“操的,今天我就挖了,你咬我啊?你们听好了,给我接着挖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骂我?”路主任手一指他,顺手再一指坡下,冷笑一声,“长眼睛的自己看看,下面有多少人?”

    陈太忠向坡下一看,才现那里已经聚集了三四十号人,都扛着扁担铁之类的家伙,还有村民们66续续正在向这里赶来,怕不有一两百号之多。

    他

    ,却不防路语礼抬手就是一个耳光抽了过来,“妈逼死!”

    不过,他怎么打得住?陈太忠的身子不见作势就平移了半米,心里登时大怒。

    对陈大仙人来说,一向都只有他扇别人耳光的份儿,哪里轮得到别人来扇自己的耳光?贸然受到如此冒犯,他想也不想就反手“啪啪”抽了对方两个耳光,脚一抬,路语礼就被踹出了五米开外。

    这下,路主任正正地摔到一个坟头前,坟前竖着地石头小碑结结实实地顶上了他的腰,路语礼只疼得倒吸一口凉气,登时满地打起滚来,哀嚎连天。

    这一脚下去,陈太忠才反应过来:坏了,来的人这么多,靠,这事处理起来麻烦了。

    是地,对于触犯众怒,陈大仙人有些许的心理压力,可这也是没办法地事儿,谁让这个小小的治保主任试图摔他耳光呢?

    显然,对于触犯众怒,古也有一些忌惮,不过他想的是别的,“我靠,太忠,咱们快走,要不就是**了!”

    对于任何一个政府官员来说,引**都是一件极为棘手和糟糕的事情,一旦遇到这种事,能把自己撇清而且不造成任何影响,就已经算是极为幸运的事了。

    “想走?没门!”跟着治保主任的年轻人不干了,冲着陈太忠就扑了过来,“敢到小章村撒野,瞎了你们这帮王八蛋的狗眼!”

    这句恶毒的咒骂,彻彻底底地激怒了陈太忠,想也不想就揪住了年轻人,“噼里啪啦”连打七八个耳光,然后手一甩,直接将此人扔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“小章村算个**毛,妈的,你还以为不归凤凰市管了?**说的果然没错,农民问题,果然是中国最大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快走吧太忠,”古也顾不得说那么多,跑过来就拉他,“等村民们围上来就晚了!”

    瑞远和梁天驰却是已经提前一步开跑了,看来在国外呆过,这忧患意识……果然是比国人强一些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走,”陈太忠不肯走,他冷冷地甩开古的手,“妈的,今天我就要见识见识,小章村里到底是一帮什么样的王八蛋。”

    现在,他的仙灵之气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了,应付眼下的场面,应该没有什么问题,问题的关键只在于:这件事到底该如何处理下去。

    说穿了,他是怕大家一离开,小章村的村民就去刨坟,到时候人家刨出家的家谱族碑,还不知道会怎么处理呢。

    农民的贪婪,陈太忠见识过一些,所以他丝毫不怀疑,那石碑一旦被挖出,绝对会被某些人当宝贝一般藏起来,或者直接找人卖掉。

    至于说以后追查起来,或许能找出几个肇事者,但是碑找得回来找不回来,若是找回来是否完整,那可真就是两说了。

    陈太忠当然不能允许这种事情的生。

    若是石碑早就不存在了,瑞远乃至于家也不会过分计较,毕竟在以往的岁月里,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,就算想计较也无从谈起。

    可眼下则不同了,这块碑是陈太忠将它掘出来的,失而复得的东西又得而复失的话,家的反应那是可想而知的。

    他们将此事迁怒到陈太忠身上,绝对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了,而且,极有可能影响到家的投资计划。

    他的话刚说完,就见瑞远和梁天驰又转头跑了回来,然后,远处出现了七八个村民,正在撒腿追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还好,咱们这儿的人不算少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“最起码,还有一些农民工兄弟帮忙……”话说到一半,他转头一看,剩下的一半话登时就被噎了回去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谁带头先跑的,反正那些挖坟的民工们早跑得影子都不见了,地上还残留了两把铁锨一把镐头。

    “我呼叫支援,”古掏出了手机,按了几下,然后身子猛地一哆嗦,“坏了,手机没信号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有,”陈太忠把他的手机扔给古,“你们拿着家伙在这儿呆着,我去跟他们打交道……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他已经的身子已经直挺挺地向坡下冲了过去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