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二百三十八章 未来的校长(书号:760

第二百三十八章 未来的校长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陈太忠进入初中英语教学组的时候,蒙晓艳正坐在椅子上愣,周围一个人都没有,远没有昨天两人欢好时,某人憧憬的那种“观者如潮,违者如堵”的场面。

    我知道你长得不太好看,不过,在下界,你已经算是百里挑一的了!他有点纳闷,“晓艳,他们……怎么没人在?”

    对美丽的无视,才是最大的亵渎,想那秦连成堂堂的副厅级别,不也照样在丁小宁身后玩“尾行”?这个行为虽然听起来有点猥琐,但毫无疑问,这才是男人正常的反应嘛。

    陈太忠问了这话半天之后,蒙晓艳才如梦方醒地抬起头来,眼中有点奇怪的怨怼之色,“你还问我?还不都是你害的?”

    “你吃了枪药了?”陈太忠脸色一绷,不过,他并没有生气,这只是下意识的反应,他觉得自己有点冤枉,“你知道把你的脸弄成现在这样,我付出了多么大的代价吗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可是他们不知道……”蒙晓艳的眼中,升起了两个小太阳,毫无疑问,那是怒火,“……他们不知道我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,我的第一次,就因为这个……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纯粹是鬼扯,你的第一次早没了,那不是任老师拿走的吗?”这下,陈太忠真的有点恼怒了,“我问你到底生了什么呢,别跟我有一搭没一搭的胡扯。”

    原来,蒙晓艳面容大变的消息,在瞬间就传遍了整个十中——这很好理解。大家都是生活在现实社会中,如此诡异的事件,让再不八卦地人也长出了长长的舌头。

    初开始。大家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情,道貌岸然地、若无其事地、凑巧地之类“路过”一下,搞得平日里冷清地初中英语教学组跟菜市场似的。

    可是,好奇心一旦被满足,而且从蒙晓艳脸部平整的肌肤上挑不出任何毛病,人们的心理,就慢慢地从一个极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。

    大多数老师平日里跟蒙老师并不熟惯,其中的女性老师心里自然要嫉妒一下,有那跟蒙老师熟惯的女老师,想讨教一下美容秘诀。可蒙晓艳也知道深浅,当然不想陈太忠带去什么麻烦。

    再说,这治疗的手段和过程,似乎也太香艳了一点,她怎么可能声张出去?

    所以。蒙老师就给大家编了一个很或者说很琼瑶的故事,故事的大意,无非就是说自己脸上的瘢痕和嘴上地胡子。那都是一个手段,为了对世间男人做出一些考验。

    是的,她既然长得是如此漂亮,当然希望自己未来的伴侣不是单纯地以貌取人,她要找出自己的真爱,那人必须是无视她的外表,珍惜她地内心的人。

    眼下,这个男人已经出现了,所以,她就无须再伪装下去了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。别的老师会相信吗?这个故事若是生在书本上,大约还会换来一些廉价地眼泪,但真的在生活中有人这么做的话。大概所有的人都会认为这个人脑子进水了。

    人的脑子会进水吗?不是不能,但是……很难!

    所以。泰半的女性老师认为,蒙老师之所以编了这通谎话出来,或者是有什么想法,抑或是有什么顾虑,但毫无疑问的是,蒙老师这么做的结果,就是大家得不到类似的待遇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大家怎么还会再围着蒙老师打转?那不是会让她越地满足那点丑陋的虚荣心吗?

    至于男老师,那也不用再说了,学校里地男老师本来就不多,蒙晓艳暗恋的那位已经能够充分的肯定,蒙老师被一个大款包了,所以才能有钱去北京做美容手术。

    人云亦云地人总是大多数,没有老师愿意过分深究那大款是如何看上以前那么丑陋的蒙晓艳地,至于说美容手术——哪个男老师会凑到一个女老师跟前仔细盯着脸看?为人师表的名声还要不要了?

    反正,人家蒙老师已经有了心上人,哪怕长得跟天仙一样又如何呢?所以,男老师们也远离了蒙老师,最多不过有个把两个隔着好远张望一下。

    只有教导主任来主动找了一下她,虽然打的是销假的幌子,不过他也暗示了,蒙老师若是能再努力上进一些,教教高一的学生也未尝是不可以的。

    教初中和教高中的老师的待遇,差别还是很大的,尤其十中

    考的升学率高而享誉凤凰市的。

    不过,这教导主任在学校里的名声,比之任娇所在五中的那个色鬼校长也不遑多让,同样是以擅长同女教师“沟通工作”而闻名的。

    这一切的一切,怎能不让刚恢复容颜的蒙晓艳生出巨大的挫折感?“……没想到一个人要扭转形象,是那么难,唉~”

    “你理他们做什么?”陈太忠真的很难想像,一个人会如此介意别人的感觉,他能理解,但绝对无法认同,“好像离了他们,你就没法活了?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他一边从身后拿出了一束玫瑰,手一抖,又变戏法一般拎出个花瓶来,“好了,你看摆在哪儿合适点?”

    触目那个玲珑剔透的精致花瓶,蒙晓艳的目光登时温柔了许多,抬头冲着陈太忠笑笑,接过花瓶摆弄了起来。

    将花瓶摆放好之后,蒙晓艳走到陈太忠身后,双手环住了他的腰,脸也贴在了他宽大的肩膀上,柔声话了,“谢谢你,太忠……”

    “想谢我的话,晚上在床上谢吧,呵呵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他觉得有必要帮她分分心,当然,这话也是他的真实想法。

    听了这句话,蒙晓艳半天都没有话,只是她的双手,将陈太忠的腰箍得更紧了。

    良久,她才轻叹一口气,“我想好了,我要当官!”

    她这话说得斩钉截铁,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,加上她略微沙哑的嗓音,一时间真有点“破釜沉舟”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官儿有什么好当的?”陈太忠下意识地反问一句,要不是想锻炼情商,别说凤凰市市长了,给个天南省省长,哥们儿也不稀罕呢。

    再说了,女人当官,很有意思吗?到时候这肥嫩可口的鲜草,还指不定招来多少只贪婪的兔子呢!

    “我也不想当多大的官儿,”蒙晓艳的眼光现实得很,或者说,她的怨念之大,已经隐隐有点失控的危险了,她咬牙切齿地低声嚷嚷,“当我们十中的校长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十中校长?那倒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,陈太忠笑笑没说话,这不过就是个副科级的学校而已,以蒙晓艳的背景,操作起来简直是太简单了。

    不过,透过薄薄的夹克衫和衬衣,他还是能感觉到,贴在自己背上的蒙晓艳的脸颊上,有一个硬硬的东西在微微地颤抖——这是在咬牙吧?

    “何必跟他们一般见识呢?”陈太忠低声劝解着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一定要给他们点颜色看看,”蒙晓艳的手,越地使劲了,整个人似乎要从他的背后挤入他的身体一般,“对我好的,我会百倍地对他们好,对我不好的,哼,他们等着吧……”

    这几句话说的,倒是颇有点男儿气魄,不过,她的心眼似乎小了点,陈太忠轻轻地拍拍她的手,“好了晓艳,为这种人计较,值得不值得啊?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精瘦的中年人走了进来,看到眼前一幕,登时就是一愣,“你是什么人,怎么进来的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,异常严厉。

    陈太忠瞥他一眼,根本不予理会,是学校的老师吧?你们校长也不过是个副科,你跟我甩什么的脸子?

    蒙晓艳却是及时松手了,她从陈太忠身后转了出来,看看中年人,“哦,黄主任啊,我已经跟你说了,我现在只想带好初二的班,高一的班,以后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是吗?”黄主任皮笑肉不笑地扯动一下嘴角,“工作时间不许会客的,你不知道吗?你要记住,你是一名人民教师。”

    他已经猜出了陈太忠的身份——这应该是蒙老师的新男友才对,眼见两人如此亲热,教导主任忍不住就要棒打鸳鸯煞煞风景。

    “你算什么人,也配这么跟晓艳说话?”陈太忠翻脸了,毫无疑问,这个黄主任是借着敲打蒙晓艳给自己脸子看,靠,你丫日子不想过了?

    “你!给我出去!”黄主任脸一绷,手指陈太忠,“要不我就要叫保安撵人了!”

    “你敢叫保安撵人,明天我就让教委撸了你,你信不信?”蒙晓艳再也无法容忍了,换个别人,她或许不会说得这么决绝,不过这个色鬼主任……人缘一直都奇差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