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二百三十六章 紧锣密鼓(书号:760

第二百三十六章 紧锣密鼓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太忠把谢向南喊进去,问了问瑞远的事儿,才知道周五才从阴平回来,“这个项目以后你盯好了,瑞远要是敢炸刺儿,你告诉我,我去收拾他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样的话,谢向南心里不可能没有点想法,不管怎么说,陈太忠这么做,算是分润了点功劳出来,虽然陈某人只是想偷偷懒而已。

    不过遗憾的是,谢向南从来都是木呆呆的样子,一点也没有受宠若惊的样子,这让陈太忠有些微微的不爽。

    “这俩人,怎么回事啊?”想起新来的科员,他总有点耿耿于怀,别的不说,只说这名字,不是小鸡就是小猪,当我们二科是养殖场啊?

    “以前招商办的后勤人员,”谢向南推推鼻子上的眼镜,“业务科室能完成任务的话,奖金还是比较多的,张玲玲那里五个人的名额早满了,咱这二科一成立,自然有人惦记。”

    “可咱这是临时编制啊,”陈太忠撇撇嘴,“搞得这么臃肿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既然成立了,哪里有那么容易撤销的?就算你答应撤,也有的是人不答应,”谢向南的眼睛瞪得大大的,很认真的样子,“二科转正式编制是迟早的事儿,要不这些人以后怎么安置?”

    我靠,这可是个好消息!

    在陈太忠的印象中,二科这编制,纯粹是自己挤兑秦连成才整出来的,虽然他被任命为科长了,但一想起来这个玩笑一般的科室迟早会撤销,心里总是有点淡淡的遗憾。

    “看来有点冗员。也不完全是坏事嘛,”他很开心地笑了起来,反正大家吃财政地。又不是由他钱,只要能坐稳科长这个位子,财政负担有多重多轻,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是好事儿?”谢向南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老谢你的觉悟挺高的嘛,陈太忠白他一眼,心里有点不以为然,“哦?哪里不好了?”

    “咱俩地奖金就少了啊,”谢副科长的觉悟,那不是一般的高,“都年底了。还指望他们能跑回项目来?现在大家只能等着家的项目敲定了。”

    科员跑不回来项目,那就只能吃陈太忠这一单子,对于项目的奖励,招商办有一定的计算方式,不过毫无疑问。两个人的奖金四个人分,确实不是一件愉快的事。

    哈,陈太忠听得差点笑出声来。他倒不是乐意被别人分钱,而是他觉得,谢向南这个人,还真的是满有趣的,“呵呵,我还以为你要说增加财政负担那一类地屁话呢。”

    “与其分了我的奖金走,还不如让他们再给财政增加点负担呢,”谢向南这么回答,不过,从他的脸上。倒也看不出有多大的不满意,“我不是在乎钱,不过这俩人现在进来。摆明了就是要抢钱的嘛,什么事啊……”

    哦。还有这么一说?陈太忠点点头,旋即又摇摇头,这事儿里地味道太多了,他又懒得想那么一点蝇头小利的事,所以决定放弃考虑这件事,反正人已经安排进来了,总不能就这么再撵出去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心里还在高兴业务二科不用撤编,自然懒得计较这么小的事儿,于是,他提出了一个很重要地问题,起码他自以为很重要,“老谢,你的办公位置……跟他们放一起,这么做合适吗?”

    但凡官场中人,对面子的问题都是一等一重视的,像那次照相,陈太忠得罪了城建委副主任李勇生,这次,为了班子的团结,他打算主动地提出来办公场所的问题,省得让谢向南心里存个疙瘩。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,陈大仙人是越来越会为别人考虑了——当然,前提是他把对方当作朋友才成。

    遗憾的是,这次,他把媚眼抛给了瞎子,谢向南实在是个没什么脾气的主儿,听到这话,只是憨憨地笑笑,“就两间房子,将就一下算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得给你弄一张大点的桌子,”陈科长拍板了。

    这次,谢向南看向科长的眼睛中,就多了一丝感激,陈太忠地好意,他自然领会得到,可惜他的嘴皮子……实在不够灵光。

    两人正在屋里谈着话呢,屋外传来了秦连成的声音,“你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咦?周一上午不是计委地例会么?陈太忠有点奇怪,打开门一看,却现秦连成正

    量着丁小宁。

    丁小宁没手机,家里也没电话,唯一的一个传呼,还被上次那五个人抢去了,联系起来十分不方便,自打上周陈太忠要她帮谢向南招呼瑞远,每天她都是到点就来业务二科报到,颇有点编外成员地味道。

    “她是瑞远的姑姑,”陈太忠还没来得及说话,谢向南抢着话了,一边说,还一边冲他使个眼色。

    显然,谢副科长还记着陈某人上次的介绍,这个眼神就是暗示他:拜托,丁小宁不是瑞远的表妹,是他的姑姑!

    “哦?”秦主任本来正严肃地盯着丁小宁打量呢,一听这个介绍,脸上就泛起了一丝和蔼的笑容,手也伸了出来,“哈哈,欢迎欢迎……”

    丁小宁稍微错愕一下,也伸出了手,蜻蜓点水一般地同对方握了一下,随即将手缩了回去,正是那种不温不火的反应,表现得恰到好处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来凤凰的啊?”秦连成笑眯眯地问了,不过,他心里还是有些微的奇怪,这女人穿着衣服的品味很一般啊,时髦倒还勉强算得上,可这浑身上下,怎么没个名牌呢?

    丁小宁早就看出来了,对方是个领导,胡乱说话肯定是不行的,可是,她又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,她是有点急智,不过那都是江湖套路,不合适官场的。

    说不得,她只能向陈太忠投来一个求助的眼神——我该说什么呢?

    秦连成只当人家不认识自己,正在向陈太忠求证自己的身份呢,眼睛登时一眯,笑嘻嘻地看着丁小宁,等待自己的下属隆重介绍自己。

    谁想,他听到的却是一个出乎他意料的介绍,“秦主任,小宁是凤凰市人,同海外的家已经失散了多年。”

    这次,陈太忠也多了个心眼,没说这丫头姓丁,直接喊了她的名字了,反正搁在一般人耳朵里,“”和“宁”那是分不出来的。

    **,秦连成的脸登时就想绷起来了,他甚至连骂娘的心思都有了,小陈你丫怎么不知道早说呢?早说我至于这么客气地对她么?太**份了啊!

    谢向南嘴拙,可是他的见识不算少,再加上家学渊源,一看主任这眉眼不对劲,马上就话了,“秦主任,她可是陈科长费劲辛苦,才找到的人呢,而且,经过我们做工作,小宁也愿意配合咱们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补充,秦连成才彻底反应过来了,你管人家是海内还是海外的呢?就算人家是乡下的,但那也是瑞远的姑姑,最重要的是,人家愿意帮招商办做瑞远的工作!

    邓公早就说过,不管黑猫白猫,捉得住老鼠那就是好猫,这显然是一只好猫,我还瞎操什么的心呢?

    既然反应过来了,秦主任的脸再一变,不再理会丁小宁,而是笑嘻嘻地冲着陈太忠点点头,“小陈你辛苦了啊,呵呵,这样的人都找得到,看来你们科为了这个项目,可是下了大工夫了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陈太忠心里却是腹诽不已,他是听“你们科”三个字比较刺耳,这明明是哥们一手搞定的,为什么你非要带上小鸡和小猪呢?看来谢向南说得没错,那俩来科里,就是分润功劳来的嘛。

    不过,主任既然**裸地赞扬自己,他当然还是要表示一下谦逊的,“呵呵,应该的,对了主任,今天你怎么来了,计委那儿不是开例会么?”

    “啧,头疼啊,”秦连成摇摇头,若有所思地看着他,“我来找你是……嗐,算了,这事儿回头再说吧,眼下你们二科的任务,就是挥愚公移山的精神,不怕困难,争取尽早地拿下眼前这个项目。”

    直到秦连成转身离开,丁小宁找个机会,凑到陈太忠耳边轻声嘀咕一句,“他是跟着我进来的,好像有点……”

    好像有点不怀好意,她没好意思把话说完,不过陈太忠已经明白了,他打量她一眼,“这还不正常?他是男人嘛,谁让你长这么漂亮呢?”

    天公地道,这次他可真的误会秦连成了,秦主任这次找他,还真的是有事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