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二百三十四章 蒙晓艳上门(书号:760

第二百三十四章 蒙晓艳上门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车走私是大台村的大头,今天是大市交易日,整整拉汽车还有多,阿宽上家的八十辆汽车也到了。

    张力肯定知道那些是陈太忠他们要的车,不过,就算他在大台村玩得再好,也不敢去黑那些货,这些海上来的朋友,里面不但有港澳台黑社会的,甚至还有横行东南亚一带的海盗,别说枪了,说不定连炮都有,惹火了人家,绝对会是一场灾难。

    等货到了陈太忠的手里再下手,那还有可能成功,毕竟在这方圆几百里,他张家的势力大得惊人。

    所以,那些车还是顺顺当当地从码头上卸了下来,装进了阿宽事先准备好的大卡车上,八十辆车,足足装了二十辆大卡车。

    看着车上一百多个箱子,陈太忠有点纳闷,“阿宽,不是八十辆车吗?怎么这么多木头箱子?”

    阿宽听到这个问题,禁不住愕然地望向狗脸彪,不是吧?你家老大连这个都不知道?

    “咳咳,”狗脸彪咳嗽两声,“是这样的,陈哥……那啥,这里很多车,都是割开的,要不车身太高,运输不太方便……”

    敢情,这里走私车的规矩,是将一辆车自中间横切开来,这样一来,本来是一米五到两米的车高,就基本控制在一米二以下了。

    这么做的话,运输过程中能极大地降低风险,一般人看到卡车后面一米五左右高的稻草垛,怎么能想到,这里居然能藏下汽车?

    等车拉到地方,再将车顶与车身焊接在一起。打磨抛光之后再喷漆,就跟新的一样了,所以人们说走私车开起来安全性不高。倒也不是没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陈太忠可不知道还有这么一说,不过,既然已经露怯了,他也不介意多问问,顺便试图扳回一局,“不会吧?这儿所有地车都这么走私?那要是跑车之类的呢?”

    跑车之类的,电控系统实在太复杂了,而且对于车顶地控制要求也极其精密,割开容易,再焊起来可就难了。

    “也有整车。”阿宽惊魂未定地看看陈太忠,他实在有点搞不懂这陈叔以往是怎么走私车的,“你以前不是割开么?”

    陈太忠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,只能微笑着摇摇头,却是一句话都不肯说。是的,他只能做出这么一个高深莫测的样子来。

    阿宽却是心里更惊讶了,难道说。这人以前都是做的订单买卖吗?

    所谓订单,就是在大6打听到谁想买走私车,想要什么档次的走私车,到时候出单子来,港澳台那里自然有小混混去负责偷盗相应的车型,不过玩订单的,可都是高级车,一辆车最少都要赚五、六十万。

    不过或许,人家有运输的门路吧?阿宽觉得自己这个猜测有点不靠谱,也就懒得多想了。总之,一个行家不知道车要割开来运输,只能说明大家不在一个层次上玩。

    不该知道的事情。还是不要知道地好!

    谁都不知道陈太忠带了什么样的运输工具来,不过。阿宽不用考虑这些问题,他只需要将货拉到交货地点卸下就完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货主也到了,是一个极精干的小后生,个子低了点,人却长得极漂亮,若不是右边额头有乒乓球大小一块疤,装女人都是好看的那种。

    他说着一口闽南话,非常难懂,幸亏阿宽听得懂,就做了翻译,大意是货拉到哪儿他不管,不过眼下就要拿钱。

    他有说这话的资本,因为他地身后还站了六七个汉子。

    陈太忠现,这个码头上别的不多,就是这种精壮汉子多,不过这几位一脸风吹日晒的模样,一看就能知道,是长期在海上讨生活地主儿。

    这次,他是无论如何也不想接话了,说得越多错得越多,还不如看狗脸彪他们怎么同对方打交道,于是,陈太忠冲着狗脸彪使个眼色。

    狗脸彪可是会错意了,他只当自家老大不想马上出钱,示意他动手呢,说不得只能凑了过来低声解释,“这都是规矩,那些都是海上讨生活的主儿,货下来以后,咱们对的就是阿宽了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听得实在没劲,斜眼瞪他一眼,不耐烦地话了,“那你就办好了,钱又不在我手里,自己看着办吧。”

    就因为他藏了一下拙,阿宽和那小后生心里禁不住嘀咕一下,

    似乎……开始想耍什么花样,然后,被他的手下劝阻

    大家都是明白人,眼里不揉沙子的,这个误会,让阿宽心里越地小心了起来,是的,他必须谨慎从事,以免激怒这个不好惹的家伙。

    于是,接下来的事,办得顺利的离谱,阿宽很痛快地指挥那些大车开到了一处荒无人烟的野地,“要不要开箱换装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”陈太忠一摆手,“告诉司机们,安心在车里睡一觉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阿宽怎么知道陈太忠地手段?既然人家这么说了,自是要这么做,他自己则是找个背风的地方,同陈太忠等人喝起酒来。

    酒是白酒,南疆海边喝白酒的不多,大多是以黄酒或者烧酒为主,这是马疯子听了陈哥地吩咐,专门买来的,两辆车里装了四件,一件十二瓶地那种。

    菜却是刚才从码头上买的海鲜干货,这可是好东西,点堆火烤着吃,实在是佐酒的佳肴,不止是外地人爱吃,当地人也爱吃。

    阿宽原本是想看看陈太忠接应的车队什么时候来,说实话,他对陈太忠的身份实在太好奇了,搁在其他时候他不方便问,可眼下等车队来,却是顺理成章的事儿。

    遗憾的是,陈太忠肯定不会给丫这个机会,拿着酒瓶跟他对吹了起来,不多时他就昏昏欲睡了。

    等到阿宽一觉醒来,才现所有车上的货都不见了,所有的司机都睡得死沉死沉的,包括他安插在车队里的小弟们,都在沉睡中。

    等他推醒了几个人一问,没有人知道生了什么事,他正在这里琢磨,却看到陈太忠自远方施施然走来,“呵呵,醒了?货都运走了。”

    他刚从一旁吐纳回来,在夜里,将所有人的六识一一封闭,没用他多少的仙灵之气,不过,这年头的,不论混迹官场还是江湖,总是多点仙灵之气才保险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这是怎么运走的啊?”阿宽实在憋不住了,说实话,给谁都憋不住,实在是太诡异了。

    陈太忠摇头笑着不语,他笑得相当地深沉,嗯,最起码他自己认为,笑得很有城府。

    当马疯子和狗脸彪问起他的时候,他依旧是这种笑容:怎么样,哥们儿看起来,很有点领导的派头吧?

    可惜的是,蒙晓艳认为,他这种笑容,代表了暧昧——事实上,在听到这个评价的时候,陈太忠有点无地自容的感觉,至于吗?我跟一群大老爷们儿暧昧?

    他在周日上午回到了凤凰,一回来就让蒙晓艳抓个正着,原本他是打算回家一趟的,谁想在家门口遇到了心情大好的女教师。

    “任娇告诉你,我家在这里住的?”他有点奇怪,“怎么她没来,你反倒是来了?”

    “她?唉……别提了别提了,她现在忙着上课呢,”蒙晓艳叹口气,随即又展颜一笑,“哈,到你家门口了,不请我进去坐坐?”

    自打脸上的瘢痕好了之后,她脸上的笑容,实在是越来越迷人,也越来越勾魂了,陈太忠看得心痒痒的,伸手轻佻地拧了一把,“哈,你这脸,手感不错哦。”

    “请不请我进你家坐啊?”蒙晓艳撇撇嘴,那份娇嗔的样子,看得陈太忠有些垂涎欲滴,不过,任娇、杨倩倩之类的,我都没往家里带过呢,你这算怎么回事啊?

    “算了,还是去你家吧,”陈太忠直接将话题带偏了,“哦,对了,今天不是礼拜天吗?她一个政治老师,还带什么课?”

    “你可说吧,”蒙晓艳的脸一旦好转,似乎连智商都下降了不少,听到这么明显的转移话题,居然没意识到里面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唉~”她长叹一声,“最近任娇迷上:_下线……真是,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她好了,那可是个无底洞呢。”

    传销?陈太忠听得有点奇怪,“这家伙,好好的教师不做,搞这些歪门邪道的东西做什么?她不知道她的工作来得很不容易吗?”

    为了能在教师这个岗位上继续工作下去,任娇甚至牺牲了她宝贵的第一次,当然,陈太忠并不认为自己是在乘人之危,那只是一个交换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