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二百三十三章 空空妙手(书号:760

第二百三十三章 空空妙手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马疯子和狗脸彪打个招呼,要他们小心戒备,陈太忠着那少年走了。

    少年叫小毛,不是大台村人,而是附近另一个村子的,不过,对大台村这里很熟悉,尤其是大台村的码头翻建加固用于走私之后,附近十里八乡的当地人,对这儿很少有不熟悉的。

    按小毛的话说,大台村的村长张建国早立有规矩,这里不能走私毒品,因为怕招来武警或者军队,而且,这几年也有几个名声颇响和很多名不见经传的家伙,因为这个被搞得人间蒸了。

    可小毛的父亲,就是因为撞见了张力在海上同别人交易,失足溺水而死的,风平浪静的时候,一个渔民在海边溺死,这事怎么听怎么不合情理。

    小毛是个有心人,仔细跟踪了张力一年多,才能确定,张力瞒着张建国在走私毒品,不过,老张村长真的知不知情,那倒也难说。

    总之,据他的分析,如果张力这次失风丢了货的话,应该是不敢向张建国吱声的,而那个胖胖的年轻人虽然带的人不多,但个个都是那种一看就极其彪悍的家伙,而且腰间也都是鼓鼓囊囊的,绝对是少见的强横人物。

    小毛通过观察,基本上可以确定,那些毒品,应该是装在两辆丰田沙漠王或者一辆北京吉普切诺基里的,不过,由于他无法靠近,也不能肯定到底装在那一辆中,“总不会三辆车都有,那样的话,货就太多了。张力没那个胆子。”

    引着陈太忠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了两里多地,小毛不肯再走了,指着远处黑乎乎的海岸线。“大概还有一里地,就那儿,有三辆车……”

    以陈太忠的眼力,当然能看到那三辆车,车边还有十来个人在来回走动,“好了,你在这儿等我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就猫下身子慢慢地潜了过去,小毛看着他地背影,惊讶地现。这位大哥的身影越走越淡,不多时,竟然完全融合在了夜色中。

    他揉揉眼睛,再运极目力仔细看看,果然。眼前再也找不到那个魁梧的身影了,不由得心下大惊。

    他地视力,是好得出了名的。要不然也不可能现张力的秘密而没受到追杀,而且,刚才能远远地缀上陈太忠,也是拜了这双眼睛的能力。

    可眼下,就这么一个大活人,在他眼中活生生地消失了,能不让他惊讶么?

    不过,转念一想,小毛的心里反倒高兴了起来,这大哥显然不是一般人。有这样本事的高人去搞那毒品,张力这次可是要倒大霉了。

    陈太忠哪里知道有人在身后这么想?他自觉自己做得已经很小心了,在这样的夜里。慢慢施展隐身术,谁还能现不成?

    等到身子完全隐起的时候。他直起身子,大模大样地一路小跑就来到了那三辆车跟前,打开天眼仔细一看,果不其然,在一辆沙漠王的后备箱里,一块块小方块码放得整整齐齐,这就是那海洛因了吧?

    这辆车哥们儿要了!他抬手就想将车收进须弥戒,至于会不会惊动眼前这些人,再施个障眼法,幻化出一辆车不就完了?

    不过,他转念一想,这么做的话,会耗费些仙灵之气——障眼法用不了多少仙灵之气,可长时间维持幻化,那也是一笔支出啊。

    而且,事情搞大地话,今天晚上走私汽车的行动,没准就要受到一定的影响,我坐着飞机来这儿,总不能白来一趟吧?

    再说,没准人家想打开车门拿东西,那可就穿帮了!想明白这个,他大剌剌直接将那些毒品收进了须弥戒,这车哥们儿不要了!

    穿墙术用的仙灵之气要相对高些,从后备箱里“穿”出这些毒品之后,陈太忠也无意久待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小毛正蹲在地上东张西望呢,冷不丁听到身后响起了说话声,“好了,小毛,可以走了,呆这儿等着人家抓你啊?”

    这一声吓得小毛连滚带爬地蹿出好远去,好半天才反应过来,“大……大哥你、你弄到手了?”

    “哪儿有那么快?”陈太忠翻个白眼给他,不过在这样的光线下,能看清楚这个白眼地,估计除了小毛也没别人了,“嗯,回头你等着听好消息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他当然不可能说,那些海洛因我已经得手了,那样未免有点太惊世骇俗了,反正,既然

    失踪,也无所谓早晚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没骗我吧?”看到陈太忠转身要走,小毛忙直起身子追了过来,“这儿离那里那么远,你才用了十来分钟就弄清楚了?”

    他只当陈太忠是去侦察了,不过,就算这样,这度也太快了点吧?一来一回两里多地呢。

    “你信不过我,还来找我?”陈太忠头也不回,冷冷地来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小毛登时就不吭声,是啊,这大哥是高人,高人自然要有高人的手段,哪里是普通人能够理解的?

    想归这么想,不过,他马上就意识到了另一个问题,我……似乎成了见证人?

    在这个码头上,小毛听到地和看到的丑恶事情,实在太多太多了,而且,他的父亲就是因为撞破了别人的交易而惨遭横死的,“见证人”人这三个字所代表的严重后果,他实在是太清楚了。

    少年人终究少年心性,他已经算是很沉稳的了,但是在找陈太忠之前,却是没有考虑到,这大哥一旦得手,会如何对待自己。

    这件事,我错得实在太离谱了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可怜的小毛同学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恐惧了,看着前面大踏步走路的陈太忠,禁不住悄悄地后退几步。

    他没指望这个动作能瞒过陈太忠,但是不这么做地话,他又有点不甘心,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社会,是的,指望别人良心现放过你,白痴才会那么想。

    小毛今年才十四岁,但是经历过家里地大变,跟同龄人相比,他有着别人难以企及的心机和成熟,只有在挫折中磨练出来地人,才会将这一切看得如此通透。

    相较之下,陈太忠都差他不少,现他没跟上来,陈太忠讶然回头,“还不走?”

    见他回头,小毛却是又退了两步,眼中也满是警惕。

    陈太忠见他这副样子,愕然地愣了一下,才反应过来小毛想的是什么,不禁又好气又好笑地骂他,“靠,你以为你是谁呢?我真要杀你灭口,你跑到天边去也没用,你信不信?”

    这话,小毛能相信七成,但是,他不是一个坐以待毙的性子,是的,大家非亲非故的,他也不可能冒着那么大的风险去赌对方的人品。

    看到小毛又后退了几步,陈太忠心里笑,不过,在这一刻,他的恻隐之心居然再次冒头:是什么样的变故,才能让这么一个小小的孩子,对外界充满了戒备感呢?

    念及此处,他也懒得再逗弄小毛了,笑着摇摇头,他从兜里掏出了一叠人民币,冲着对方扬一扬,“既然你信不过我,那就算了,这一万块是谢礼,我扔到地上了啊。”

    其实,他根本没打算贩卖海洛因,眼下之所以这么做作,无非也就是想用这点钱宽宽对方的心:你看,我都给你钱了,要是打算杀你灭口的话,我犯得着这么多此一举吗?

    说实话,世俗社会的钱,在陈太忠的眼中真的不算什么,虽然有时候他会对钱财有些计较,但通常情况下,他只是想通过对钱财的计较,达到某些目的,他关注的是等量钱财在社会中的含义。

    比如说,同样是副科,同样的工作岗位,别人一个月比他多两百的话,他是绝对不干的,为什么我会少这么多?是我做错事了?还是你们认为我比较好欺负?

    可眼下,他拿出一万来,让那惊魂未定的小毛同学宽宽心,却是很正常的事。

    一边说着,他一边将那一万抛进了路边的草丛,自己却是头也不回地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直到他走出很远很远,小毛才探头探脑地走过来,自草丛中捡起了那一叠钱,随手数数,差不多还真的是一百张的样子。

    于是,他立刻就做出了判断,那个姓陈的大哥,一定是因为在海洛因上能大赚一笔,才不但没杀自己灭口,还给留下了这么多钱。

    陈太忠做梦也没想到,自己百年难得一遇地同情心作一下,居然会让别人认为他是毒品贩子,这世界上莫名其妙的事儿,实在太多了一点。

    他确实没太多的时间考虑这事儿了,等他回到狗脸彪一行人中的时候,阿宽刚刚挂断手机,“陈叔,船来了!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