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二百三十二章 隐藏的仇恨(书号:760

第二百三十二章 隐藏的仇恨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宽想说的是,若这帮人走私的不是违禁品,那就一定层背景,那个死了的枪手保护的年轻人,绝对不是黑道上的人!

    那人实在太年轻了,混黑的如果在这个岁数长上那么大肚子,不遭横死才怪,十有**是商家或者官家子弟才对!

    不过,他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机会了,陈太忠打断了他的话。

    “呵呵,是么?”陈太忠笑着反问了一句,却是没再说话,他不是好路子?靠,他要敢再没完没了,哥们儿一定要让丫明白,什么样的人才叫操蛋中的王者!

    “哼,你要是害怕,等他们问你的时候,说是天南狗脸彪做的就行了,”狗脸彪冷哼一声插嘴了,“也省得连累你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,虽说他的胆子有时候确实大,可他更明白,那个小屠是自杀,就算有警方介入,也不会有太严重的后果,他之所以这么说,无非也就是向陈哥表表忠心而已。

    这一点,陈太忠也早想到了,要不,那五颗弹头杀五个人都够了,还打什么胳膊和腿?

    他还想在官场上混呢,所以,能不给人留口实的话,还是不要留下的好,虽然这么做,感觉会有点憋气。

    听到狗脸彪相激,阿宽干笑一声,没承认也没否认,而是顺手拍了拍陈太忠的马屁,“那是那是,陈叔是什么人啊?在这儿都敢拍他们,他们要是跟到天南,那可是自寻死路了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江湖汉子讲究的就是一个刀头喋血。不过,若是说江湖汉子只是头脑简单、四肢达的莽汉,那可就大错特错了。能有所成就的人,很少有脑瓜不够用地!

    只会玩气血之勇的汉子,注定成不了什么大气候,想混得好,想成为人上人,光有血性是不够的,还得会察言观色,懂得顺应潮流。

    显然,阿宽就是一个比较有眼色地主儿。

    这一点,跟官场颇有几分相合之处。混官场光有真才实学是不行的,可光有关系的话,也不可能上位到什么样的高度——除非你的关系实在太硬。

    按说,陈太忠听到这话,心里应该极为受用才对。不过,他的心思已经不在这里了,透过重重夜幕。他现,一个瘦小的身影正偷偷摸摸地向自己一群人摸来。

    还好,他从对方身上,感应不到什么杀意,一时也懒得动作,于是站在原地不动,笑吟吟地看着阿宽和狗脸彪以及马疯子三哥人白活。

    那黑影潜至距他们七八十米处,停了下来,伸出瘦小的胳膊,向这边招招手。

    陈太忠看得颇为不解。你丫这是冲谁招手呢?

    他们一行人现在停留的地方,基本没什么灯光,除了天上的月光和星光。也只有远处小摊贩和路边那路灯性质地电石灯散射出的光芒了,光线极其微弱。

    换个别人。能看到远处有这么个人已经是殊为不易了,你这躲躲藏藏地招手,招给谁看呢?

    他左右打量一下,果不其然,别说马疯子他们,连阿宽这么小心的人,也没现那里有人,就更别说看到此人招手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聊,我随便走走,”陈太忠艺高人胆大,倒也不怕什么陷阱之类的,向那个瘦小的人影走去。

    他一离开,这帮人哪里还能聊到心上?少不得也要顺着他走动地方向望望,这一望不要紧,还真有人现了远处那个瘦小的身影。

    只是,现归现,陈太忠这么交待了,谁还敢跟上去看看?少不得大家只能交换一个眼神,我靠,怪不得陈哥(叔)这么胸有成竹,敢情,他在这儿还埋了线人?

    他们想像中的线人,只有十四五岁地模样,陈太忠走到此人面前,这家伙也没跑,而是二话不说,跪在地上就“碰碰”地磕起头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在叫我?”陈太忠有点明白了,他倒无意阻止对方这种崇拜的行为,哥们儿身手惊人,王霸之气也颇有那么几分,受用点凡人的崇拜,那也是理所应当的。

    磕了三个头之后,那少年也没站起身子,只是昂头看着陈太忠,“大哥,张力杀了我爹,求你帮我杀了他吧?”

    是当地口音!

    你是谁啊?我跟你很熟么?陈太忠有点恼火,你丫这情商也不是很足嘛,你当哥们儿很闲啊?

    不过,想想对方才不过十四五

    斥责的话,他倒也不好说出口,再说了,情商不足…得人同情的。

    总之,既然受用了人家三个响头,少不得他还是要讲究一下说话的方式,“嗯,这个……随便杀人是要受到法律的制裁的,你可以去起诉他嘛,要是你们当地的公检法司太黑暗地话,还可以上访……”

    少年直勾勾地看着他,虽然是夜里,但是在月光的照射下,可以看出,少年人的眼中,满是愤懑之色,“大哥你不知道,我要是敢起诉,第二天就得让他们种了荷花!”

    种荷花是什么,陈太忠不清楚,不过,猜也猜得出那不是什么好事儿,他笑眯眯地摇摇头,“那我就没办法了,大哥我可是守法地人,杀人这种犯法的事儿,我从来不做。”

    你要是守法地人,那倒是咄咄怪事了,少年心中暗暗地腹诽,来大台码头的都是走私贩子,走私也是犯法的,你这是蒙谁呢?

    不过,他年纪虽小,但家中遭遇的大变,却是让他在一夜间成熟了不少,他自然知道,对面这大哥跟自己非亲非故,自己又拿不出什么好处,人家不肯出手相助,那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了。

    可是,他还想再试试,“大哥你要帮了我这个忙,以后我这条命,就是大哥你的了,这辈子我都跟着您……”

    你省省吧,美坏你了呢,哥们儿飞升的时候也带上你?这倒好,你不用修炼就直接成仙了,陈太忠笑眯眯地摇摇头,却是没再说话,他想回去了。

    见他这副模样,少年一时心中大急,情急之下,胡言乱语了起来,“对了,大哥,那个……你知道不知道你们刚才惹的那帮人是什么来头?”

    咦?这个问题……倒是可以探讨一下,陈太忠笑眯眯地摇摇头,“呵呵,这个我还真不知道,你知道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靠!”陈太忠登时脏话出口,他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跪着的少年,摇摇头,“算了,我懒得理你,没事儿我就走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知道他们做的什么买卖!”少年低声嘶吼了起来,他有点着急了,可事关重大,他还真不敢大声说,“他们做毒品交易的!”

    毒品就毒品吧,关我什么事?陈太忠冷笑一声,就待转身离去……慢着,什么?毒品???

    “这毒品是运进大6的?”毫无疑问,陈大仙人是一个不管民间疾苦的脱人物,可不得不说,他心里还残留着些许不多的正义感,而毒品这东西,却正正是他最见不得的。

    他这个怨念,大多还是来自于仙界的记忆,想想在仙界里,那些白种人修炼成仙的并不多,而且地位也极其低下,可在这人界中,黄种人……尤其是中国人,居然就因为毒品,嗯,严格说是因为鸦片战争,而被西方列强一蹂躏就是上百年,这让他很是耿耿于怀。

    当然,他没兴趣去白种人的社会去大开杀戒——那样也没什么成就感,有那工夫,还不如等再次飞升之后,虐虐那些白种仙人呢。

    不过,对毒品根深蒂固的痛恨,却是在他心中保留了下来,“是运进大6的,还是转口运到海外的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……”少年知道的,还真的不多,不过,当地人还是有当地人的好处,他的消息也算得上灵通,“不过,我知道张力把货藏在哪儿了,一汽车的货。”

    显然,他不能确定陈太忠对毒品是否痛恨,但是,毒品这东西……那就是漫天飞舞的钞票啊,他相信,只要自己指出毒品的所在,眼前这大哥,估计很难不动心。

    玩走私的,不就是冲着钱来的吗?有钱不知道捞才是傻瓜呢,这一点,少年很清楚,他见过太多太多走私贩子的丑恶嘴脸了。

    “哦?”陈太忠有点兴趣了,毫无疑问,眼前这小家伙是打了祸水东引的念头,只要自己搅黄了张力的这一单买卖,估计那个肥胖的年轻人,也不肯放过张力的吧?

    “你这心思倒是机灵啊,呵呵,”他打算出手了,我管他们打算把毒品运到哪里呢?既然让哥们儿碰上了,这毒品显然是要没收的!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