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二百二十一章 有块石碑(书号:760

第二百二十一章 有块石碑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小宁一听这话,连大气都不敢出,站起身子,低着头过来,这个时候,她甚至没有心情去想陈太忠是如何知道她躲在这里,又如何能毫不犹豫走到她面前的。

    对别人来说是很困难或者很不可思议的事儿,生这个人身上的话,丁小宁认为很正常,陈太忠带给她的震撼,已经太多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说说看,你为什么要跑?而且,一跑还跑到这里?”看着瑟瑟抖的丁小宁,陈太忠叹一口气,他已经猜出来了,丁小宁大约不是来找自己的,否则的话,她刚才见到自己,也不会吓得学鸵鸟了。

    不过,越是如此,陈太忠的好奇心反倒越是被勾了起来,这丫头在这栋楼前呆了起码十来分钟,而且并没有离去的意思,为什么呢?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我,我是在这儿等招商办的人,”丁小宁低着头低声解释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招商办的,有什么事儿你说吧,”陈太忠又叹一口气,无奈地咂咂嘴巴,我靠,不会这么巧吧?

    “啊?”丁小宁显然没想到,他居然会给出这么一个答案,她的头下意识地抬了起来,愕然地望向他,“你,你是招商办的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……你值得我骗你么?”陈太忠的眉头皱皱,上下打量她一下,“你找招商办的人,到底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丁小宁身上只穿了薄薄的一件衬衣,下面是一条短短的热裤,脚上穿着一双小孩的凉拖,上面居然还有唐老鸭地贴图。

    搁在平时看来的话。这是一套比较休闲的衣服,穿起来也显得活泼靓丽,尤其是丁小宁那白生生一双圆润地长腿。怎么看怎么惹眼。

    但眼下已经是深秋了,又是在夜里,她穿的这点东西,实在是太少太少了。

    显然,这是刘望男禁锢她的手段之一,不过,这丫头也真够倔的,居然就敢只穿这么一点跑出来,不怕遇到坏人啊?

    陈太忠再叹口气,手向背后一伸。再转到前面时,手上已经多出了一套牛仔服,这是他为自己买的,拜任娇的提醒,他的须弥戒里。这种日常用品之类的东西很多,“穿上吧,小心着凉……”

    当然。他并不是同情心泛滥到这种程度,虽然他看着丁小宁的哆嗦样确实有点不忍,但是,现在两人是在招商办门口,若是被别人看到他在深夜同一个穿着极为暴露的女孩子在一起,传出去实在是不太好听。

    哥们儿这是为了自己地名声着想,是的,我可没那么多的怜悯心,那是修炼者的大敌,起码是会影响修行度的。

    丁小宁早就冻得吸溜吸溜地了。眼见一套厚实的牛仔服,还是商标都没去了那种,忙不迭接过来就往身上套。至于这衣服出现的诡异,却是没心思理会了。

    当然。穿衣服是穿衣服,并不耽误她回答陈太忠地问题,“是这样,我看今天的《凤凰晚报》,上面写着海外家要来考察投资了,这几天考察团就在凤凰。”

    难为你了,居然还知道“”字怎么念!陈太忠知道,丁小宁初一就学了,难道说,这丫头的学习还算不错?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这个很正常吧?”他有点奇怪,“嗯,家又跟你有什么关系?你到底想说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我叫丁小宁,我爸爸叫丁毓宁!”丁小宁一边挽着长长的裤脚,一边头也不抬地反问,“你说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靠,你的名字里,能跟你父亲重名?一点也不知道避讳,真是……咦?陈太忠一个机灵,“你的意思是说,你们家跟海外的家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父亲本来就姓!”裤脚挽好,丁小宁又开始挽袖子,没办法,这是陈太忠买给自己穿的衣服,穿在她身上,实在大得离谱。

    “只是解放以后,我爷爷怕别人找麻烦,帮他改了姓,我们是家的长支呢,我找家,肯定是有事……”

    我靠,不是吧?陈太忠有点晕了,这样也行?哥们儿我随便出去转转,就能撞到一个家的人?这世界是不是太小了一点?

    “你找他们有什么事?”他极其恼怒丁小宁地偷跑,原本是打算教训一下她的,不过,人家这个理由,实在是情有可原,最起码,现在听起来是可以原谅的。

    “没啥,认祖归宗呗,”丁小宁总算收拾好了身

    物,抬起头看看他,轻叹一口气,“其实,也没别的个女孩子,他们认不认吧,我把宗祠里地石碑交给他们就行了,也算了结了我父亲的心事儿。”

    原来,丁小宁的爷爷是家长支留在大6的,时局再动荡,宗祠里总是要留人负责祭扫的,他就是负责这些的。

    等到解放之后,他再想走就来不及了,而且,那时家几房的土地财产几乎在一夜之间就被瓜分完了,还好,丁小宁的爷爷不负责田产,只算是个看护宗祠的闲人。

    到了后来,宗祠里也66续续地住进了人来,他眼见势头不妙,选了一个夜晚,找了几个同情家的人,将宗祠里叙谱的大碑悄悄地运了出去,找块荒地埋了起来。

    完成这件事,老爷子也算是尽了自己的职责,接下来就是隐姓埋名生儿育女,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过去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从他到丁毓宁再到丁小宁,埋碑的地方,是一代代传了下来,没办法,老爷子太把这件事当回事了,因为那是他的职责。

    丁小宁从报纸上看到家来凤凰投资的消息,禁不住又想起了亡故的父亲。

    在父亲弥留之际,还不忘用瘦骨嶙峋的手拉住她再三叮咛,“家那块碑,你将来有机会,一定还给家人,你爷爷和我也算是了一桩心事,至于你嘛,唉~回不回家随你了。”

    她看到《凤凰晚报》的报道之后,才从记忆深处想起原来还有这么一档子事,于是,有了她偷跑的举动。

    “啧,多大点事儿啊,”陈太忠咂咂嘴,不过,他心里也是有点微微的震撼,世家大族这玩意儿,果然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啊,眼看着都已经烟消云散了的家,在凤凰市居然还有隐藏得这么深的潜在势力。

    交给我办算了,他张嘴就想接管这事儿,正好哥们儿还不知道怎么拿捏瑞远呢,这下可好,正瞌睡有人递来了枕头,有这块石碑在手,还怕家不乖乖地听话吗?

    到时候,就算阴平那里一年能赚一个亿,只要我反对,家敢去下马乡投资吗?只怕是天嘉亲自来了也不敢吧?

    可是,话到嘴边,他又硬生生地忍住了,切,扯淡,用人家祖宗的东西相要挟,这种手段实在太低级了吧?说出去都丢人呢,工作上的事儿,扯到个人恩怨上就没啥意思了。

    当然,瑞远要是不听他的劝阻,执意在下马乡投资的话,他也有的是办法对付,其中最简单的手段,就是等厂房建得差不多的时候,他悄悄潜过去抹平几间,不信瑞远不心疼!

    不过,抹平房子的话,那是要用仙力的,唉,哥们眼下这点境地,有点不够啊,嗯嗯,需要再修炼修炼了,也得注意省着点用。

    丁小宁正低着头提心吊胆地等着他的宣判呢,半天不见他话,抬头一看,却现眼前这厮正在挑眉弄眼地不知道想什么呢。

    “陈书记,你……”在她的印象中,似乎所有幻梦城的小姐都管此人叫做书记,她当然也要随行就市。

    陈太忠正魂游天外呢,这一声将他硬生生地喊了回来,触目丁小宁那黑漆漆的眼眸和厚厚的小嘴唇,他眼珠一转,有了!

    “嗯,小丁啊,你有这个孝心,我是很感动的,”他点点头,脸上露出了阳光一般的微笑。

    只是,触目他这个微笑,丁小宁腿一软,差点没摔倒,她太明白这个笑容,代表的是什么东西了。

    “咳咳,你别这么激动嘛,”陈太忠清清喉咙,一本正经地说,“对你这个行为,我也是支持的,这样吧,以后呢,你愿意去哪儿就去哪儿,我和望男,都不管你了。”

    丁小宁并没有为这个喜讯而欣喜若狂,她在等着他后面的话,是的,两人虽然接触不多,但是她知道得非常清楚,陈书记不是那种好说话的人。

    甚至,因为前面的喜讯有点过大,她心里居然有些害怕了,接下来,他还想玩什么呢?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