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二百二十章 夜回招商办(书号:760

第二百二十章 夜回招商办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走出吴言所在的单元,被夜里的秋风一吹,陈太忠的头脑登时冷静了下来,呃,我花了八百大老远地从阴平打车回来,就是为了sho一悲情吗?这不符合价值规律呀。

    还有,杨新刚托我的事儿,我也没办呢,这么不管不顾的,会不会让新刚感到寒心呢?

    算了,不想了,反正现在也不可能折回去了,陈太忠摇摇头,这么晚了,该找个睡觉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眼下已经十点半了,回家是不可能了,他的老爹老妈都是早睡早起的那种人,幻梦城那里倒是可以去,不过,目前这点钟正是生意火爆的时候,去了那里想睡觉的话,也得等好一阵。

    不过,他不想去那里,最近他去得实在太频繁了,而且一去了那儿,刘望男总是要抽出大量的时间来陪他,似乎对幻梦城的生意,会有点影响。

    蒙晓艳那儿他也不想去了,虽然他刚才被吴言勾起了一点点**,可育华苑的别墅那里,有俩女人呢,而他的仙灵之气目前还在警戒线水平之下,等闲还是不要随便浪费的好。

    当然,他并不介意将之浪费一点到吴言身上,只是刚才,吴言非但没给他机会,反倒是将他的心情弄得怪怪的,实在有点得不偿失。

    算了,还是找个桑拿去睡吧,或者说,去西郊公园打坐一整晚也不错,不过这个天气……似乎露水会很大的……

    正在他左右为难之际。黑暗里走过个人来,“哈,陈太忠。怎么你来这儿了?”

    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,这个……管理局的宿舍院,也实在太危险了点吧?这么黑的院子里,都有人认得出我来?

    不过,来地人,他还真没想到,他目瞪口呆地看着对方,“是你?”

    许纯良笑眯眯地点点头,这次,他身边没有李英瑞陪着。“呵呵,你还记得我?”

    我当然记得你,陈太忠头一次做偷车贼,就被人瞧了个真又真,怎么可能不记得这二位?“奇怪。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?”

    “跟秦连成一问,还有什么不知道的?”说话间,许纯良就从阴影中走了出来。皎洁地月光洒在他的脸上,越显得整个人丰神如玉。

    “我叫许纯良,跟瑞远是好朋友,哈,他有没有跟你提起过我?”

    “哦,听说过,你老爹是许绍辉,原来是你啊,”陈太忠点点头,瑞远确实跟他提过许纯良。不过,他可真没想到,两人会在这里相遇。“你怎么跑这儿来了?”

    “这院子里住着我一个朋友,刚去看了看他。”许纯良笑笑,“对了,瑞远呢?不是说你跟他在一起去下面的郊县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我先回来了,”陈太忠撇撇嘴,不想解释那么多,他甚至有点后悔,刚才走得慢了点,无论如何,在这个大院里碰到熟人,真的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感觉。

    上次,杨倩倩可是还听说了,他从吴言的房间里出来,想想传言的威力,就让他有股不寒而栗的悚然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他的手机响了,陈太忠如逢大赦一般,冲着许纯良点点头,再一指手机,一边接听,一边走出了院子,这里实在太不安全了,马上离开先。

    看着他快步离开,许纯良张张嘴,刚要说什么,可是人家在打电话呢,想了想,他无奈地摇头笑笑,接着又叹口气,若有所思地看着他的背影。

    电话是刘望男打来地,她的声音听起来很惶恐,“太忠,不好了,丁小宁那个丫头……她跑了!咱们现在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声音在抖,因为她非常清楚,那是一个人为的交通事故的见证者,还是五条人命的那种级大事故!

    陈太忠听得心里又是一阵烦躁,怎么今天地事儿都这么不顺呢?“算了,没事,我找找她好了,你怎么能让她跑出来呢?”

    当初将丁小宁交给刘望男的时候,陈太忠就在她身上留下了一缕神识,若是连这点预防的手段都没有,他又怎么可能将她放心地交给刘望男?

    不过,当时他才大张旗鼓地杀了无人,体内地仙灵之气不多,所以那神识也只能在一定距离内感应得到,眼下亏得他从阴平回到了凤凰,若是在阴平接到电话,想在

    应到,似乎就有点难度了。

    唉,怎么所有事都是一团乱麻呢?听着刘望男源源不断的解释,陈太忠心里乱糟糟的,叹一口气,挂掉了手机。

    他感应了一下,却是吃了一惊,丁小宁没有跑到什么派出所或者分局那里,而是非常奇怪地躲到了招商办所在大楼停车场附近!

    我靠,有没有搞错啊?那丫头是来找我的?陈太忠实在想不出,丁小宁跑到招商办那里会有什么事。

    不过,她好像应该不知道我是招商办的人吧?难道是望男跟她说过了?一边琢磨着,他一边伸手拦了辆出租车,仙灵之气不多,还是少用“万里闲庭”这种术法吧。

    临置楼离招商办并不是很远,晚上车辆稀少,只用了十多分钟就赶到了那里,一路上,陈太忠都在琢磨,今天这事儿,怎么会展到这么悬乎的一步呢?

    要是我在阴平没走,丁小宁又是跑到派出所报案的话,那大家可真的抓瞎了,最最起码,他得在警察调查自己之前,用大神通干掉丁小宁,甚至……连刘望男都得处理掉,否则他一定是麻烦不断。

    他不怕警察,甚至连普通的子弹都不怕,可他还想在这个社会里继续学点东西呢,所以,他非常不喜欢自己成为别人关注的焦点。

    想来想去,陈太忠得出了这么个结论:大概,当时我以为自己注定要离开官场了,所以行事有些肆无忌惮了,居然会想也不想地当着丁小宁这个外人杀人,嗯,这么做,绝对是不应该地。

    现在的他,前景似乎很不错,他当然就不想离开官场了,所以,以后做事,还是要小心些,既然混了官场,那就得有随波逐流的耐性,再不能像那次一样,因为些许地不顺心,就放纵自己。

    是的,他下定决心了,官场上地起起落落沉沉浮浮实在是太常见了,哥们儿以后做事,那得有个长性,不能因为一点小事,就有撂挑子不干的打算,面对这种小小的困难都不能正视的话,那还修的什么炼?升的什么仙?

    就是这短短的十几分钟车程,让陈太忠的心理,有了一个极其微妙的变化,那就是说,他不但执意要在官场混下去了,而且,还做好了面对种种不如意也不退缩的打算,不过就是凡人间的官场而已,再严重也死不了人吧?

    就算死人,死的也绝对不会是他!

    有了这样的认识,陈太忠甚至没有随意扔给出租车司机十块钱,说什么“不用找了”之类的话,而是很仔细地点出了九块钱,“嗯,找我一毛!”

    那司机愣愣地看了他一眼,咽口唾沫,“那啥,我没一毛的,你这人也真是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走走走走,”陈太忠不耐烦地摆摆手,撵走了司机,哥们我只想变得跟普通人一样嘛,你丫吞了我一毛钱,还有理了?

    丁小宁就躲在大楼外面一个阴暗的拐角处,这里视野很开阔,街边的路灯和大楼里的灯光也照不到这里,很安全的场所。

    陈太忠大踏步地走了过来,丁小宁从身影上认出了他,身子登时就是一阵僵直,跑是不敢跑的,她不由得蹲下身子,将自己的身体缩成一小团,指望对方不要现自己。

    等陈太忠越走越近的时候,丁小宁甚至吓得把脑袋埋进了两个膝盖中间,连抬头的勇气都没有了,头皮上像过电一般,一阵接一阵地麻,身子抖得也越地厉害了。

    对于陈太忠的恐怖,她实在太了解了,越是了解,她就越害怕,可以想像得到,她的偷跑,会让这个人如何地震怒,他要是现了我,会不会杀了我灭口?

    她的这点反应,又怎么能瞒得过陈太忠?

    在离她不到十米的地方,陈太忠站住了,轻轻咳嗽一声,冲着黑暗中的丁小宁点点头,虽然她根本不敢抬起头来看,“你给我过来,有话出来说,呆在那儿你不嫌臭啊?”

    这里是个隐蔽的拐角,所以,有那素质底下者一时找不到厕所,就跑到那里去解决生理问题,久而久之,那里的骚味儿比较大,他可真不想过去。

    丁小宁一个年轻姑娘,居然能乖乖地呆在那里,也难为她了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