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二百一十九章 会是强奸吗?(书号:760

第二百一十九章 会是强奸吗?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怎么进吴言家呢?站在吴言家的单元门里,陈太忠有意,直接用穿墙术的话,万一被她现了,会不会有些惊世骇俗?

    嗯,就算我偷偷配了她家钥匙好了,反正上次,不是进去过吗?

    只是,当他走到吴言家门口的时候,才现了一个事实:吴言把房门锁换掉了!

    临置楼走廊里的灯泡是很亮的,吴言家的老式防盗门上,新换的门锁亮晶晶地煞是扎眼,而且,新换的锁子同门的接合处,有些许的缝隙。

    咦,她这么恨我吗?连锁子都换掉了?陈太忠心中,一时泛起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楼下的单元门被打开了,随即又重重地关上,楼道里响起了脚步声。

    这也没办法犹豫了,陈太忠手一捏法诀,穿墙术!

    房间的客厅里,电视机传出了噼里啪啦的机关枪的响声和炮弹的爆炸声,估计在播放什么战争片,除此之外,倒是没什么人声,吴言呢?

    吴言呆在书房里,房间没开灯,她身着月白色的棉质睡衣,懒洋洋地躺在一张躺椅上,双目似张非张,清冷的月光透过窗棂和窗台上的马蹄莲,在她身上洒下了斑驳的淡影。

    今天的月光很亮,她身边的书桌旁,一杯清茶,正冒着若有若无的热气。

    这一刻的吴言,显得很洒脱、很慵懒,颇有点邻家女孩的味道,看着她现在的样子,任是谁也想不到。在白日里,这是一个行事果决、心性坚毅的官场女强人。

    陈太忠来这里,本来是想着调教什么地。入眼这一幕,心里微微地一动,似乎有什么东西,“啪”地一声冒了出来一般。

    他蹑手蹑脚地走过去,把头探到吴言面前,一声不吭,就这么直勾勾地看着她,不知道为什么,他不想破坏眼前的这份静谥。

    陈太忠原本是焚琴煮鹤的班头,花间喝道地翘楚。对于情趣是半点兴趣也没有,不过,不懂可以学嘛,以他的才智和性格,真要学什么东西。倒也没什么能难得住他的。

    关键,还是在一个运用上,找些浪漫来。刻意为之并不难,但真要做到随心随性都能带出几分雅致和情趣来,却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儿了。

    而眼下,陈太忠的动作,做得却是极其自然,对他而言,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奇迹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这个奇迹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。

    过了约莫半分钟的模样,可能是感觉到了他的呼吸或者味道,吴言的眼睛猛地睁开。惊见自己面前出现了一张男人地脸,她禁不住惊呼一声,“啊~”

    声音不算很大。而且这一声,是自喉咙里的那种沉闷声。震撼有余,穿透力却略显不足,再加上客厅电视机里的枪炮声还在持续,应该是没人注意得到这间房子里的异样。

    只是,现场的气氛,已经被破坏殆尽了。

    吴言出一声惊叫后,整个人嗖地从椅子上蹦了起来,身子一转,就躲到了躺椅背后,双手下意识地死死地攥住睡衣地领口,惊骇地看着他,“你、你……”

    陈太忠苦笑一声,摊开双手,无奈地耸耸肩膀,“我只是过来看看你,相信我,我没有恶意的……”

    他并不知道,这种措辞在若干年之后,成为了坏蛋或者猥琐人物的专用语,眼下地他可是认真的,因为刚才的那份静谥和温馨的味道,还残存了些许在他的心中。

    吴言却是无心顾忌他前所未有的温柔,她全身哆嗦成一团,勉强保持着镇静,“你、你、你……你是怎么进来的?我明明换了锁啦!”

    她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威严点,不过,在这样寂静的夜里,对的又是屡次侵犯于她地某人,声音中的颤抖,将她心中的恐慌表露得一览无遗。

    “我有万能钥匙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明明是很坦率很单纯地笑容,看在吴言的眼里,却是那么地阴森恐怖,“呵呵,想你了,所以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想干什么?”这话问得……并不是她很俗气,而是说,任何一个女人在类似的场合,估计也只有这么一句可问了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是想你了,”陈太忠看她吓得不轻,轻笑一声,心中居然涌上了一种类似歉疚的感觉,不过,于此同时,看到平日里

    凛的吴书记如寒风中的麻雀一般瑟瑟抖,又有一种在整个身体里燃烧着。

    这好像是种兽性?他不太明白,只是这种感觉,真的难以用言语表达。

    在来之前,他已经设计好了种种手段,操蛋的、温柔的、既操蛋又温柔的……只是,这些手段的选择和应用,要视吴言的反应而定。

    可眼下,吴书记吓得只在那里抖了,她这个反应,还真是不在陈太忠的算计范围内,于是,两个人就这么僵住了。

    陈太忠的笑容,在脸上挂了好久,看到吴言始终一声不吭,终于咂咂嘴巴,淡淡地叹口气,“唉,是这样,有个朋友从香港带了手包给我,我觉得,只有你才配用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,简直就是上次送香水的翻版,不过此一时彼一时,眼下全局的主动权和话语权,已经不是那个女书记了,她在抖中……

    啧,扫兴啊,你就不能说点威胁话?或者说痛斥我一番?陈太忠看到吴言依旧不吭声,心里也没了章法。

    他作弄人和算计人的时候,一般没什么固定的手段,喜欢借势而行和随机应变,若是对方傻不愣登地站在那里不肯配合,他倒是没了主意。

    愣了半天之后,陈太忠才猛然现,照眼下这个气氛,装操蛋估计是没什么效果了,大不了无非是再强*奸人家一遍,这个……实在太没新意了。

    咦?我其实可以……做个很受伤的样子出来嘛,他灵机一动,这个过程和气氛,好像挺合适的……

    既然做了决定,他再次叹口气,低头沉默半天,然后将手向背后一伸,不动声色地拿出了那个不小的盒子,还好,吴言的大脑正在宕机中,倒也没现他这魔术一般的手法。

    当然,就算想扮作一个痴情的人,以陈太忠的性子,也不可能“贱兮兮”地双手将盒子递给吴言,至于单膝跪地做求婚状之类的,更是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他只是将盒子放在了地上,又沉默一阵,想想现在说杨新刚的事儿的话,未免有点大煞风景了,最起码,跟他眼下使用的计谋不是很协调。

    两分钟之后,他终于轻叹一声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随着“砰”的一声响起,房门在他身后关闭,静等了一阵,他似乎听到了隐约的哭声,心中不由得有几分得意,哈,哥们儿今天的表现,去混好莱坞也没啥问题吧?

    现在……要回去么?

    按理说,马上回去给吴言一个惊喜,没准能起到一些奇效,不过,陈太忠琢磨一下,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,哥们儿就算演戏,也不能太肉麻吧?

    那么做的话,不但太肉麻,也……太跌份儿了啊,做人嘛,还是要有点底线才好,这么想着,他终于抬脚离开了。

    陈太忠不知道,吴言根本没哭,而且,他前脚离开,吴书记木呆呆地后脚就跟到了门口,听着他离去的脚步,她将眼探到猫眼处,仔细看了半天,手上一动,却是已经将房门反锁了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,吴言再也支持不住自己的身体了,整个人靠着门软绵绵地滑到了地上,这时她才现,自己的心脏跳得极快,直似就要从喉咙中跳出来一般!

    过了好半天,感觉臀下的地板凉得冰人,她才慢慢站起了身子,脸上似哭似笑,“这地方……还能不能住了?”

    站着愣了愣神,她来到客厅,伸手关掉了电视,随即走向卫生间,却是又愣一下神,看一眼门口,硬生生地止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下一刻,她出现在书房,打开灯之后,狠狠一脚踢向地上那个盒子,盒子重重地撞到墙上,散了开来,一个精致的手包掉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陈太忠,你这个混蛋!”吴言低声骂了一句,看也不看那个手包一眼,眼中满是凄苦之色,懒洋洋地又将自己摔在了躺椅中。

    端起茶杯,水已温凉,吴言咕咚咕咚连喝两口,却还是感到心神不定,为什么,为什么我没有害怕,只是这么生气呢?

    她的目光下意识地游离着,不经意间,地上那个手包映入了她的眼中,包身上大大的“1V”金属商标在灯光的照射下,生辉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