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二百一十七章 故纸蓝(书号:760

第二百一十七章 故纸蓝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这个,我们早想到了,”安道忠笑着点点头,倒看不心的地方,“不过太忠,那你认为,瑞远为什么还要来阴平考察?”

    陈太忠登时就是一愣,接着摇摇头,“这我还真不知道,反正是他要来,我也懒得管,我就是一个保姆,嗯,照顾好他的衣食住行就完事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‘三陪’,陪吃陪玩陪聊,哈哈,”安道忠放声笑了起来,“不过这家伙这次来,我们区里倒是有点别的想法……”

    你们有想法,那是正常的,陈太忠点点头不说话,不过,那想法现实不现实,可就不好说了,钱那东西,谁也喜欢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吧,太忠,这次来凤凰,家是自己带了项目来的,要是我们阴平能给他提供好的项目,他们会不会投资呢?”

    提供项目?陈太忠看着他,一时有点愣,人家家手里的项目就够自己做了啊,“这个,我也不太清楚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安道忠和葛副主任不说话,齐齐地盯着他,看得出来,两人有点紧张。

    “……不过,嗯,我的想法是,虽然这年头找个好项目挺难的,可是你们也知道,他们在大6考察也不止一天两天了,”陈太忠努力地理顺脑中的思维,同时还得注意语言措辞,说实话,他虽然进了招商办,但囿于见识所限,对经济这东西还真的不是很懂。

    毕竟上一世他是修仙的,不是玩商业的,就算偶尔能玩玩金手指,但金手指也不是万能地不是?

    可是。为了自家的面子,他还必须表示出一定的内行,最起码也得比较靠谱才成。所以这话说得就有点费劲了,“你们说,有没有人做过类似地事情呢?嗯,我是说,有没有人也觉得自己的项目不错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这次,轮到安道忠愣神了,不过,他的反应是很快的,马上就笑着点了点头,“呵呵。看来我们还是走进了惯性思维的怪圈里,不错,太忠你这话一点没错,不简单啊太忠,年纪轻轻思路就这么清楚。怪不得章书记赏识你呢。”

    他已经想通了,这年头固然说好项目难找,可拿着好项目到处找资金的人也不少见。阴平县这里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,

    “这么着吧太忠,我把我这儿的项目跟你说说,你帮忙分析一下,”以前在进修班的时候,两人少接触,安道忠对陈太忠也没什么印象,印象最深的,还是吃散伙饭地那次。

    不过眼下,他觉得陈太忠算是个精明人。干的也是招商引资的工作,更重要的是,小陈是局外人。不像自己已经陷进了局里,站在旁观者的角度。说不定真能看出点东西也未可知。

    “下马乡那里,有铝矾土矿,品位很高地,临河铝业有两个采矿点,离下马乡也不远,现在他们的采矿点,已经采不出什么好矿石了,可下马乡他们又啃不动……”

    临河市是天南省一个不大的县级市,可那里地铝业公司是部属企业,天南省一等一的大企业,整个临河市区,有四分之三都是铝业公司的地盘,其规模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临河市在阴平的采矿点,是天南省直接划给铝业公司里的,根本都不是凤凰市能做主的,可当时划的时候,并没有把下马乡划进去。

    直到铝业公司将那两片扒得差不多,都露出底下贫铁矿的时候,才有人现,隔壁的下马乡,铝矾土矿储量惊人。

    可眼下,已经不是计划经济那个年代了,有色金属总公司想征地,天南省省里的态度是不闻不问,要他们直接跟凤凰市联系,可凤凰市哪里肯答应?

    当初你们选采矿片区地时候,为什么不多选点?现在才想起来?对不起,眼下是经济挂帅了,提都不要提这事儿!

    要说凤凰市一口拒绝,那也是假的,不过,当时选那俩采矿点的时候,还是计划经济地年代,虽说临河铝业只给了凤凰市不多的补偿,但起码修了一条二级省道,也吸收了一些当地村民进厂,在那时也算对得起凤凰市了。

    可眼下,别说什么私企民营企业急功近利,国企还不是一样?指望他们搞点基础设施建设、安置一些就业指标,是很难很难地。

    照惯例,那些村民一进厂,那可就是国企职工的待遇在什么临时工一说。

    既然谈不拢,那就只能搁置争议了,下马乡有铝矾土,临河铝业又进不来,那就私人买卖呗,反正铝矾土也只能卖给临河铝业,氧化铝可是国家战略物资,属于垄断经营的,别的地方和企业也不可能买这种东西。

    在下马乡,就有不少人靠着给铝厂提供铝矾土家致富了,甚至可以这么说,下马乡的大卡车,占了差不多整个阴平县——现在改叫区了,占了阴平区三分之一还强的份额。

    不过,由于卖方是唯一的,私人竞争又处于无序状态,利润并不是很高,而这几年国际市场铝价一路走低,临河铝业结款不及时,下马乡那里有钱的不少,但没什么特别富裕的主儿,倒是因为债台高垒而家破人亡的主儿还多一些。

    (美国凯撒铝厂爆炸,生于1999,,铝价飙升为爆炸前的三倍,时下为97年末)

    阴平区现在,就是想把下马乡整顿一下,利用铝矾土这个资源,看看能不能做什么文章。

    只卖铝矾土利润太低,实在是没什么前途,而且别小看这么一个乡,里面各方的势力错综复杂,混乱无序,非常难协调。

    可铝矾土这种东西,只能炼成氧化铝,氧化铝是那是国家的独家买卖,别说是私企和民营企业,合资企业和普通的国企一样没权力上这种项目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那就只能往再次精加工上考虑了,但是氧化铝再加工,就是电解铝了,这种项目以前也是国家独资,现在的政策倒是有些放松了,可电解铝对基础设施的要求实在太高了。

    一吨电解铝,如果按成本是一万块钱算,里面起码有六千的成本是电费,原材料氧化铝加管理费加人工费加设备折旧等等,一系列加下来,不会过成本的百分之四十,这是一个吃电大户!

    而阴平区没电企业,若是想建电解铝厂,这种用电量是根本不可能承受得起的!

    所以,他们的计划是这样的,铝矾土我们不卖了,我们卖碳块,是的,他们卖电解铝所需要的石墨阴极电极所用的碳块,这也是电解铝生产过程中一个大宗消耗品。

    不过,这种碳块对技术要求很高,中国大6虽然能生产,但很多时候,在某些指标上并不能令人满意。

    现在国内碳素研究领域展得极快,能引进的国外技术也不少,阴平区就计划建个碳素厂,想借了新建厂子的技术优势,拿下给临河铝业的供应权。

    当然,技术优势只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,还是要以下马乡的铝矾土资源说事的,买方市场的话,手里有牌才好谈。

    这几年,阴平区没少跟临河铝业扯皮,这样一来,应该是可以皆大欢喜,弄个双赢的场面出来。

    只是,这样的碳素厂,对投资的要求极高,想生产出优秀的碳块,最少也得有大几千万的投资,阴平区想拿出这笔钱,很困难。

    钱不够,可以走银行贷款,不过,就算是贷款,也不可能空手套白狼,只靠个计划书就去说事,政府倒是可以担保,可建了碳素厂并不是说就一帆风顺,可以捞到政绩了,还存在同临河铝业谈判的问题,其中的麻烦,想想都令人头大。

    所以这件事,不合适政府去操作,要操作,最好还是通过民营或者合资企业来搞,政府只在铝矾土资源上表示出支持的态度即可。

    下马乡乃至于阴平区的富豪不算少,但基本上都是衬个几十万的主儿,资产上百万的都不多,至于指望某人一下拿出来大几千万的现金来建厂,注意,是现金而不是资产,这非常不现实。

    就算不考虑眼下国内经济软着6的大环境,区政府愿意为碳素厂担保一部分的贷款,可大部分的资金,还得指靠厂子自筹。

    说穿了,对阴平区而言,这个厂子本来也不过是空中楼阁一般地飘渺,可瑞远的到来,让安道忠想到了扔在故纸堆中的蓝图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