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二百一十六章 下马乡(书号:760

第二百一十六章 下马乡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了陈太忠的按摩,当天下午,瑞远和梁天驰睡得死别说考察了,没吐都已经是不错了。

    等到五点多的时候,安道忠带着葛副主任来访了。

    他俩当然不是看醉汉的笑话来的,实际上,混惯酒场的,一般都有各自避酒或者醒酒的窍门,也有那些酒场强人,如打不死的小强一般,眼看着喝得奄奄一息只差吊水了,三两个小时以后却又虎虎生风。

    遗憾的是,这种人并不是很多,梁二人睡得如死猪一般,看起来晚饭是不能安排了,原本安主任打算在晚上接着灌这俩呢。

    这是阴平区喝酒的一贯风气,遇到大事或者重要客人,不喝酒不行,喝得不够惨也不行,否则就是招待不周和偷奸耍滑。

    这宾馆原来是县委招待所,后面有个极大的花园,陈太忠实在闲得没事,在这里散步吐纳,正在得趣之际,却见安主任两人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太忠,真是好酒量啊,”安主任一见他没什么醉意,登时伸个大拇指出来,“中午你喝了有四瓶吧?这么快就没事了?”

    “哪儿没事啊?尿出来的尿都是酒味儿呢,”陈太忠假意苦笑一声,他实在不想在这种事上自夸,初入官场时,他还以酒量惊人而自矜,等习惯了这种骄傲之后,回头看看,却是自己作弊得来的,似乎也没什么成就感。

    他正说要转移个话题,触目安道忠身边的葛副主任,登时就想起来中午酒桌上的不快,“葛主任。中午你旁边那个小杜是什么人啊?怎么这种上不了台面的人,也能出现在酒桌上?咹?”

    一年多地官场生涯,已经将陈太忠身上的草莽之气和闲散出尘的味道冲淡了很多。单单一个“咹”字,语气里已经带出了一些淡淡地官威。

    葛副主任一听,就是满脸的尴尬,他苦笑一声,“呵呵,年轻人,喝多了嘛,陈科长你不要理他……”

    安道忠一听这话不是个路数,不由得转头奇怪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副手,“中午。你身边的小杜……哦,杜忠东啊,那家伙做什么了?”

    当着陈太忠,葛副主任怎么好意思重复那话?少不得又苦笑一声,“那孩子被惯坏了。安老大你还不清楚?”

    “人家说我小小的科长,给马县长敬酒,纯粹不知道死活。”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的同学,“哈,看起来他还能做了马县长的主呢。”

    安道忠一听,就知道陈太忠记恨上此人了,不过杜忠东这家伙也真是的,人家都跟马益友和湖生坐一席了,你这侧席的没事嚼什么的舌头啊?

    说实话,安主任心里非常清楚,陈太忠地级别或者不是很高,但是近几年。招商办实在是个非常敏感也非常要害的部门,能在里面扎了根子的主儿,绝对都不是什么简单人物。

    能在里面干个科长的。换到别的机关,干个副处基本都没问题。换到环保局或者园林局这种单位,没准正处都有指望。

    再说了,太忠这才二十岁……或者还不到二十?这将来地前途,小得了么?

    “嗐,一个毛孩子,太忠你不要理他,”安道忠笑吟吟地岔开了话题,“对了,你不是在街道办么?什么时候调到招商办了?这俩都有个‘办’字,不过差距可是有点大啊。”

    话虽然这么说,安主任心里却是有些恼怒,妈逼的杜忠东,你个鸟人给我等着,今天事情要是谈不拢,回头老子慢慢地收拾你!

    再说了,这陈太忠是我同学啊,他在你眼里狗屁都不是,那你心里把我安某人摆在什么位置了?比狗屁强点儿?咹?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怎么就调到招商办了,”陈太忠苦笑,“我刚从街道办调到区里不久,然后就稀里糊涂来了招商办,又……稀里糊涂当了个科长,不过,任命还没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任命还没下来?”葛副主任愕然地重复了一遍,声音极大。

    “没下来啊,怎么了?”陈太忠很奇怪地看看葛副主任,转头看看自己的同学,却现安道忠也是一副失魂落魄地模样。

    秦连成说了,业务二科是新增科室,就算归入临时建制,可是走正规渠道的话,上级的任命下来,要一个过程。

    “我这话说得,有什么不妥当的?”他有点傻眼。

    “没啥,没啥不妥当,”安道忠从惊讶中回过神来,笑着摇摇头,眼中却是有点说不出的味道,“那个啥,太忠,老葛也不是外人,我们两家世交……”

    世交?哦,那不错嘛,陈太忠傻不愣登地点点头,可是,你两家世交,跟我的任命没下来……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“大家都不是外人,那我就不见外了,”安道忠笑一笑,做出了一个“你大可以放心”的笑容,随后语重心长地话了,“任命都没下来,太忠你这么做……可是,可是有点招摇了哦。”

    招摇?陈太忠琢磨一下,还是搞不清楚这话的意思,于是笑着摇摇头,“我还真不懂了,领导已经许了我了啊,有什么招摇的?”

    “啧,你让我怎么说你啊?”安道忠摇摇头,苦笑一声,“任命没下来,肯定就存在变数了嘛,万一将来任命的科长不是你,你这不是徒惹人笑么?”

    “就是嘛,有那些手眼通天地主儿,在任命下来之前,五分钟内都可以改变一切的,”葛副主任笑嘻嘻地补充,“虽然,陈科长你可能有把握,可是,谁能保证,没有那些后台更硬的主儿横插一杠子?”

    “哦,这个……你说得倒也是,不过,我这任命,是章尧东保证了地啊,”陈太忠觉得这话有理,不过,为了自己的面子他不得不解释一下,市委书记地保证,应该……是很大了吧?

    “章尧东?”那两位对视一眼,陈太忠看得分明,那眼神应该叫做恍然大悟或者原来如此之类的,总之,他明白了一点,这个解释,为他赚来了点面子。

    “要是章尧东的话,那肯定就没问题了啊,”安道忠艳羡地看着他,“太忠你这……啥时候跟上章老大混了?前途真的不可限量啊。”

    这种县区里,书记和区长就是独霸一方的土皇帝,尤其这里才撤县改区不久,对安主任来说,凤凰市的市委书记,简直就是可望不可及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混啥混?还不是……”陈太忠刚想说还不是指望我拉拢家,不过想想这话一出口,没准又得在阴平扮一把老童生范进,终于硬生生地把话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嗯,要谦虚,要谦虚,“……还不是个小小的科长?连给马区长敬酒的权力都没有呢。”

    话才一出口,陈太忠自己就一愣,怎么说着说着又绕回去了?哥们儿什么时候这么小肚鸡肠了?看来,话还是得少说,祸从口出真是一点也不假。

    安道忠听了这话,却只有苦笑的份儿,他倒是没在意陈太忠这种斤斤计较的个性,事实上,他认为在官场混,这种品性是必须有的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上位者,若是任人在面前嚣张跋扈而无动于衷,领导的权威怎么树立?以后的工作还要不要开展了?队伍还怎么带?

    当然,陈太忠若是能混到章尧东那个级别,倒是不必跟小杜计较了,那根本不值得,可丫现在不过是个小小的科长,正是急于树立威信的时候。

    话说又回来,小杜真敢在章尧东面前如此张牙舞爪的话,根本不用章书记计较,有的是人冲上来拍马屁,随便出出手,就绝对将其整得万劫不复了。

    越是微不足道的人,越是喜欢计较别人对自己的态度,这是一条铁律。

    “他老爹是以前下马乡的老书记,这家伙是老生子儿,从小就惯得不成样子了,”安道忠苦笑一声,“他现在在政府办工作,今天中午不过是凑个数儿的。”

    他不解释还好,一解释,陈太忠倒是有点纳闷了,我怎么感觉,你们都对这人有点忌惮呢?“他老爹,只是个科级干部?”

    这话还真问到节骨眼上了,安道忠再次和葛副主任交换一个眼光,两人都苦笑了起来,半天,安道忠才摇摇头叹口气,“唉,这事儿等等再说,我是想问问你,你说瑞远这次来,可能把他那个电子加工的厂子建到阴平么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我早告诉过你了,”陈太忠白他一眼,“老安你省省吧,为了争他这几个亿,市里那几个区都快打起来了,怎么轮得到你们阴平?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