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二百一十五章 阴平之行(书号:760

第二百一十五章 阴平之行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太忠孝敬父亲的大计,最终还是没有兑现,老爹不但手机,甚至连他的旧手机都不肯要。

    “你给了我我也用不起,没准还让人歪嘴,说你贪污了多少,你现在可是国家干部了呢,要注意影响哦……好吧,你要真有心,给我买个传呼吧,那玩意儿现在可是便宜了。”

    老爹的话,让陈太忠感触颇深,两位老人老实了一辈子,虽然老爹有时候出个洋相说个怪话什么的,但真要细论起来也就是嘴皮子上的功夫,当不得真的。

    说实话,若不是害怕二老为自己担心,陈太忠早就买车买房,接二老去住了,不过,这也是早晚的事儿了,他们的儿子越混越好,想再藏拙都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那这个手机,送给杨倩倩吧,陈太忠登时就做出了决定,这手机看不出是什么牌子,却是着实小巧,合金翻盖,虽然是英文版,不过插进sIm也能用,女人一定会喜欢的。

    那个路易威登的包儿呢?想到这个包儿,不知道为什么,陈太忠的脑中,忽然闪过了吴言的音容笑貌,她识得香奈儿五号,那么,也一定会喜欢这个的吧?

    最近他一直在忙家的事儿,倒是没再去骚扰区委书记了,一时间,这心思就有点淡了,虽然他知道,调教好一个女人,绝对会对自己情商的提高大有帮助,不过这事儿……回头再说吧?哥们儿眼下比较忙呢。

    不过,天底下的事儿,就是这么邪行,他心里下意识地想避开吴言。可有些事情,还就自己撞上来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中午,他陪着瑞远去阴平区走了一趟。这是总自己坚持要去的。

    阴平区位于红山区和湖西区的东面,离凤凰市市区地距离更远,陈太忠心里真的很纳闷儿,这种地方,有投资建厂的必要性么?

    小牛还在住院,不过还好,大约是为了表示重视或者说歉意,招商办给桑塔纳2ooo又配了一名专职司机,F太忠这种马路杀手地折磨了。

    阴平区招商引资办的主任安道忠。是陈太忠在党校进修的同学,尤其在大家散伙时,陈太忠同李勇生生了点小摩擦,安主任当着李勇生的面,将杯中酒清掉了。很是给了陈太忠点面子。

    市区和县区的差距,真的是很明显,瑞远在凤凰市里折腾得沸反盈天。可陈太忠打电话给自己的同学时,阴平区的安主任居然没听说过此人的大名,他的热情,更像是来自对那短短两个月地同窗生活的回忆,实在有点过分。

    不过,各个县区的招商办都算信息灵通的部门,不多时,安道忠的电话就打了回来,“太忠你说地考察团,是不是那个被警察打了的家?”

    看看这消息。都是怎么传的啊?

    确定了瑞远地身份,安道忠才一反常态地热情了起来,“哈。那可太欢迎了,太忠你帮我们带来一个大客户啊。”

    三个小时的车程之后。桑塔纳2ooo来到了阴平区的区政府所在地以前的阴平县城,这边的阵仗可是不小,区委书记湖生和区长马益友联袂来迎接。

    陈太忠看着阴平的党政两个老大同瑞远热情寒暄,心里禁不住突突两下,悄悄拽了安道忠过来,“人家只是考察,未必要在这里投资啊……”

    万一瑞远不在这里投资,安道忠整出这么大的动静,该怎么收场?万一湖生或者马益友迁怒于他怎么办?那不是害了自己的同学?

    阴平区可不比清湖或者横山之类的中心区,这里是县区,天高皇帝远的,当地政府地权力极大,远非市区同级政府能比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不知道?”安主任白他一眼,悄声地解释,“几个亿的投资,他就算想扔在阴平,我们也得护得住呢,不过,这么大的客户来了,能不走个过场么?”

    敢情,阴平区地领导也知道这些?不过,近两年阴平的招商引资成绩很一般,若不是湖生跑上跑下弄了点钱,区里又自筹了点资金,新修了一条公路,怕是极难完成每年不多地引资任务。

    这次瑞远肯来,那就是给了阴平区极大的面子了,区委书记和区长联袂来接,无非也就是“千金买马骨”的心思,大家看好了哦,我们阴平对投资商可是很重视的呢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区里的电视台也扛着摄像机来了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等到晚上大家

    电视台的时候,就会现阴平近年来基础设施建设搞区委区政府的关注下,人民生活水平有了显著提高,又因为政策开放灵活,招商引资工作也卓有成效,这不是?居然有人有意向在这里投资几亿建厂。

    至于这厂子建得起来建不起来,那就是后话了,反正是先把噱头做出来再说,这不但会提高区里人民群众的工作热情,对区里的各个班子增加信心,也是对别的潜在的投资商一个暗示,大家快来吧,还犹豫什么呢?

    有了这种心思,瑞远的阴平之行,想低调都很难了,当天中午,在区政府的宾馆里,席开两桌,区委书记和区长等一桌,其他次要的领导一桌,直接将瑞远和梁天驰灌了一个人仰马翻。

    甚至,连陈太忠都不能幸免于难,他在市区里的风光,这里似乎少有人听说,前来敬酒的,主要是党政俩班子的一些副职再加上委办府办主任之类的,虽说重视程度略略低点,但配他的身份也是绰绰有余了。

    不过,越是这些人,喝起酒来反倒是越恐怖,事实上,不管一个人的酒量如何,只要他把喝酒当作一件极重要的工作去做,哪怕“英勇就义”都不在乎的话,带给别人的压力,实在就太大了。

    所幸的是,陈太忠可称得上是“千杯不醉”,每每有人敬酒,他都能很痛快地一口干掉,当号称“酒仙”的阴平委办主任张二林也翻身栽倒的时候,区委书记湖生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小陈啊,我是地主,你也是地主呢,你得先招呼好总吧?跟他喝一个啊……”

    瑞远早喝得二麻二麻的了,可一听这话,登时就是一个激灵,“哦,我可不跟陈科长喝,他一个人喝十个我都没问题,不行,我真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啊小陈,”马区长笑眯眯地看着陈太忠,“秦连成手底下,还是有几个能喝的人呢,我记得有个姓李的,也挺能喝的,好像是个科室主任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那是李继峰,一听这话,陈太忠的新仇旧恨又被勾起了些许,他向着马区长一举杯,“来,马区长,小陈我还没敬过你呢,来,喝一个,小陈我先干为敬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他一饮而尽,马区长看得就是一愣,老才说要你敬总呢,你倒好,灌起我来了?

    就在这时,隔壁桌上传来一声嘀咕,“一个小科长,得瑟什么啊?哼,也不看看,他有那个资格敬马区长吗?”

    说话的,是一个戴了眼镜的年轻人,长得白白净净的,他身边坐的,却是安道忠的副手葛副主任。

    陈太忠的耳朵,何等的厉害?一听这话,就转头看去,那葛副主任一看他转头过来了,忙不迭拍拍年轻人肩膀,“小杜,吃菜吃菜,喝多了就回去睡觉去。”

    妈的,看在安道忠面子上,哥们儿懒得跟你一般见识,陈太忠悻悻地转头,这时正是酒喝得起劲的时候,没有人注意到这一幕,只有马区长似乎有所觉察。

    有你丫这句话,打死也不让瑞远来阴平投资,陈太忠并不是什么心胸宽广之辈,不过,相对以往的睚眦必报,今天他的肚量真的大了不少,不得不承认,官场果然是个磨练人品性的地方。

    一顿酒从十二点喝到三点,安排了四个人在宾馆里歇息,区里这帮人才散去。

    人一走,瑞远就打着晃找到了陈太忠,“太忠,不行了,快给我按摩按摩,头晕死了,还想吐。”

    你这主意打得挺好啊,我说呢,刚才你怎么喝酒那么痛快,敢情是想着找我解酒呢?你做梦吧!陈太忠微微一笑,摇摇头,“呵呵,不行啊,我的内气一直没缓过劲儿来呢,歇一歇,歇歇就好了,又不是什么大事儿。”

    那是哥们儿的仙灵之气,你以为是街边的大白菜啊?他有点郁闷,人的毛病……果然都是惯出来的!

    而且他也有顾虑,这一手实在太过诡异了,陈太忠一点都不想让瑞远对自己的解酒能力习以为常,一旦传出去并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“不够意思……”瑞远嘟囓两声,身子一挺,就栽倒在了陈太忠的床上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