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二百一十四章 风平浪静(书号:760

第二百一十四章 风平浪静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下,对上市局的人,张开封还真就没那么多忌讳了,下面的小鬼或者难缠,可市局的那就是另一回事了,说句不客气的话,王宏伟见了他也得买账呢!

    原本他也不打算太叫真的,不过,刚才那个小警司很轻蔑地拒绝了他要递过去的电话,这让他感觉脸上有些微微的挂不住。

    等到那小警司接过陈太忠的电话时,这点微微的挂不住顿时就被放大了许多倍,陈太忠原本就年轻,两人级别的距离相差也不可以道里计算,张开封真的火了,我一个区长,面子还比不上一个科长?

    混官场,讲的就是那点面子和排场,被陈太忠比下去,是张开封绝对无法忍受的,尤其还是在他有求于陈太忠的时候。

    这不是拐着弯说我是可以忽略不计的窝囊废么?实实在在地有点是可忍孰不可忍了。

    所以,他一定要官威了,“五处的人不接赵红军的电话,你们这算是搞什么呢?”

    张区长牢骚的时候,那个惹祸的警司却是倒吸一口冷气,包间里的光线有点暗,直到现在,他才现,坐着的那胖子居然是……“张区长?”

    “闭嘴!你胡说什么?”陶警督登时大怒,转头怒斥他,借机又使个眼神:你小子脑子进水了?敢这么称呼?快给我闪吧!

    警司二话不说转身就拔腿走人了,连场面话都来不及讲,他带来的那几个警察见势不妙,也一轰而去。

    这下。形势就很微妙了,张开封无法去追那个警司,是的。无论如何,他是政府工作人员,在娱乐场合,必须低调。

    当然,换个大胆的区长,未必就怕什么,但是张区长此人行事一向比较稳健,见对方落荒而逃,自家地面子有了,虽然还是有点忿忿然。可多少也算出了点气。

    “小陶,你说说,是怎么回事?”此刻,张开封的架子就拿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没啥,”陶警督苦笑一声。“还不是邱大嘴那儿买卖不太好,眼见幻梦城生意红火,就跟我打了个招呼?”

    邱大嘴就是帝王宫的老板。嘴大好吹牛,他妹妹是常老三地情妇。

    常三在凤凰市的黑道上,是大名鼎鼎的,六年前他和铁手联手做翻了凤凰市黑道上的老大“双枪刘立”,自那以后,两人在凤凰市就是平分天下的局面。

    当然,凤凰市黑道上的小股势力也不少,像马疯子所在的“三龙一马”的小团伙,更有狗脸彪这种亡命徒,可真要论势力之大。还要数常三和铁手。

    难得的是,这二位都是有心人,早早地就开始四下寻找保护伞了。就在其他小势力都在打打杀杀,最终导致国家机器干涉的时候。常三和铁手,却是变得越地强大,活得也越地滋润了。

    帝王宫地黑道后台,就是常三,以常三的能量,活动些人出来临检幻梦城,实在是再简单不过了。

    这种话,要是对了别人,陶警督肯定是不会说的,不过,常三能同张开封扯上点关系,他却是知道的,帝王宫就坐落在清湖区,这么一座销金窟,可能不跟当地政府打交道么?

    “常老三?”果不其然,张开封根本没考虑邱大嘴这装门面的幌子,直接将幕后地那位拽了出来,他眉头一皱,“这家伙,不是胡搞么?幻梦城这儿的水深着呢,真是找死~”

    “开封区长,你认识这个常老三?”陈太忠虽是粗疏,也听出了张开封话里的意思,人家表面上看是在骂人,其实维护之意已经溢于言表了。

    “不认识,”张开封摇摇头,跟黑道有联系实在不是什么体面事,不管他是不是认识,都必须干净利落地撇清自己,“不过帝王宫地老板小邱,我倒是见过几次,嗯,他们是我们清湖区的纳税大户呢,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哦,”陈太忠点点头,抬头冲着陶警督吩咐一句,“你把小姐都放了,嗯,你们没动这里的老板十七吧?”

    “他有点冲动,被我们控制住了,”陶警督小心地看了张区长一眼,现张开封在很专注地听着,忙不迭地解释,“不过,只是堵住他了,绝对没人动手啊。”

    “十七就那样子,”陈太忠也不相信十七敢跟市局的炸刺,那厮聪明着呢,他向张开封点点头,“这件事该怎么善后,要十七跟他们谈吧。”

    张开封点点头,都是一点小

    事情,他也没兴趣干涉,“哦,你既然这么说,那就吧。”

    陶警督再不晓事,也猜出陈太忠八成是幻梦城背后的人物之一了,眼见张开封对此人言语都很客气,少不得悻悻地点点头,默然离开了。

    出去之后,他才从警司那里听说,那年轻人跟刘副局长说话都是这个味道,而且,电话还是刘副局长主动打来的!

    这绝对是不好招惹的主儿,陶警督立马就带了人走了,临走之际,还不忘记暗示十七一下:嗯,那个啥,大水冲了龙王庙了,以后不是大行动的话,特行的人绝对不会来了!

    这下,十七算是得了面子也得了里子,在一帮小姐地感激声中,洋洋得意地找陈太忠和张开封去了,他得去道谢。

    怎奈,这两位已经离开了包间,大家来玩,就是图个开心,已经有人冲进来扫兴了,再玩下去也没什么气氛了,既然事情已经说完,还不如索性散了。

    陈太忠本来说要把手包给刘望男呢,不过歌厅里实在有点乱,说不得他还是把手包和手机一股脑塞进了须弥戒中,这种场合,他也不愿意多呆,这么多天他没回家了,有个新手机,正好孝敬给老爹。

    谁想他刚从后门溜出来,迎面却正正地撞上古,显然,古所长惦记这里的事儿,却又不方便直接出面,只能偷偷摸摸地从后门进来。

    “太忠,你咋要走呢?五处的人正撤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懒得理你,”陈太忠翻翻眼皮,“白天都从我手底下捞人,今天没买单,算你请客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像我从来也没要你买单地嘛,都是你自己非要出钱呢,”古轻笑一声,显然心情不错,“对了,刘东凯对我态度不错,你说以后,我能不能长期坐镇幻梦城?”

    这事儿你问我?陈太忠有点不理解,你是老干警了,这里面的轻重比我还清楚地吧?“反正悠着点,总不是坏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那是,”古点点头,“不过,我在里面晃晃,最起码分局治安科的不方便来找碴了,妈的,常三这小子……别犯到我手里。”

    “常三,你吃得住?”陈太忠有点奇怪,事实上,在凤凰市长大的人,很少没有人听说过“双枪刘立”的恶名,手中火药枪,胯下独龙枪,**掳掠无恶不作。

    可现今人们说起来,一致都认为,常三和铁手的势力,怕是比刘立那阵儿还强大,不过,一个是有序的经济社会,一个却是……那啥的年代,倒也没什么太大的可比性。

    古咂咂嘴,没办法接口了,半天才说,“唉,光是常三,豁出来干的话,我也未必就怕他,不过他身后不但有凤凰的人罩着,好像素波那边,也有人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那也没什么,”陈太忠毫不介意地摇摇头,他并不把这些人放在心上,不过,既然没有出手的理由,他也不是个多事的人,“常三铁手真要欺人太甚的话,你悄悄告诉我,嗯,别跟别人说哦。”

    杀人太多并不是什么好事,不过,陈太忠之所以这么说,倒也不是怕有伤天和,事实上,他是有点忌惮常三和铁手身后的白道和政府势力。

    总之,他现在已经有望在招商办混到一个办公室了,还有科长的头衔,那么这个官场,他就不想贸然离开了,其实……在官场里混,真的很锻炼情商的嘛。

    既然要在官场混下去,那么还是老规矩,不宜得罪太多的同僚,传说中常三和铁手的关系网庞杂无比,他若不得不下手,也是要做得小心些。

    “有你这句话,我可就放心了,”古又是一声轻笑,在他的心目中,陈太忠已经是级强大的存在了,太忠不答应则已,答应了的,那绝对是说到做到的。

    不过,陈太忠的忌惮,他也感受到一点,“你放心,没什么必要,我也懒得去招惹他们,这年头和气生财才是正道,谁有兴趣总是打打杀杀的?”

    经过今天晚上的事儿,古相信,只要常三没疯,怕是等闲也不敢再打幻梦城的主意了,混混们都不傻,谁会闲得没事来玩两败俱伤?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