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二百一十三章 无形的较量(书号:760

第二百一十三章 无形的较量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听到这话,警司可是真的毛了,他扭头看看陈太忠,妈逼的,你家主子都不话了,你个臭跟班得瑟个什么劲儿啊?

    陈太忠的年纪实在太轻了,警司有此误会,实在正常,“我就踹了门了,怎么?不服气的话,跟我回市局聊聊?”

    “嗤,你就是这么做工作的?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冲他点点头,再看看他的胸前,“警o2o543o5,..>思?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跟我走你不就知道了?”听到这种寻衅的口气,警司隐隐觉得,事情似乎不是他想像的那么回事,只是,难听话他已经讲了,眼下正是羞刀难入鞘的时候,不硬撑着也没办法了。

    再看看陈太忠的穿着和气量,警司终于决定,能不计较还是不计较算了,他冷笑一声,“如果不想多事,你就给我老实呆着,啊~”

    这话里,他已经留了三分余地,小心总是没大错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次出警,走的是什么程序?”陈太忠斜眼看着他,淡淡地问了,不管怎么说,他是做过一阵政法委书记的,对警察局内的大致工作流程,还是比较熟悉的。

    时下地天南省为了保证经济的展,三令五申地强调过。没有充足的理由,任何警察不得随便出入特殊行业,否则必定要严惩——虽然这早就已经是明文规定了。

    这话的意思就是说,没事的话,你们别巧立名目去那些地方生事,以免影响本省的经济展,尤其是娱乐场所,警察们想来玩玩。都必须得穿便装。

    其实大多时候,就算去饭店,警察们也很少正式着装,该避讳的东西,有时候还是要避讳一些的,尤其在饭店里,大家难免还要喝两盅,那难免就又触犯到别地规章了。

    是的。对娱乐场所出警,必须要有一个合适的理由,走一个程序,至不济也得是相关的领导打过招呼写过条子。方才算名正言顺。

    想当初古收拾张开封的小舅子的歌厅,为了避免有人找后帐,都要让时任政法委书记的陈太忠写个条子,以示是街道办的人想整顿一下治安。

    警司听到这话,嘴里也是一声冷笑,“有人举报这里有卖淫嫖娼行为,怎么,不够条件出警么?”

    “是11o地警么?”陈太忠开始正眼看对方了,是的。他已经开始下套了,若是11o警,处警的不是派出所就是分局治安科,哪里轮得到市局的出来?

    “你管是不是呢?”警司脸色一绷,越地谨慎了起来,不承认也不予以否认。言多必失,因为他心里清楚,这次出警,还真没走什么程序,虽然这事后面有人在出力,不过,大家不也是为了敲点好处,才来地么?“你是谁?这事儿也是你能管的?”

    “你管我是谁?公众不能监督啊?”陈太忠脸色一沉,也没好话给他,“看来。只双开一个熊茂不顶用啊,瞧瞧你这工作态度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话还没说完,手机响了,这次,来电话的是刘东凯,“陈科长,听小古说,你在找我?”

    “哦,刘副局长啊,”陈太忠笑了笑,“没啥,我就是问问,今天市局五处的治安科,有没有突击检查娱乐场所的安排?”

    咦?刘东凯一愣神,这是什么个意思?

    不过,这种类似的询问,他也经常收到,人在江湖飘,谁还没有仨瓜俩枣的亲朋好友?“我没听说有啊,怎么,有人找你的麻烦?”

    对上陈太忠,刘东凯是实实在在地有点头疼,陈某人身后地势力,刘副局长是相当忌惮的,可若是让他心平气和地对其俯帖耳,感觉又……比较别扭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就是那种惹又惹不起,躲也不方便躲,与之打交道,却又**份的那种感觉,不过,眼下熊茂的事情还没彻底了解,他实在是无法回避这尊瘟神。

    “你没听说也不代表没有安排啊,呵呵,”陈太忠干笑两声,“我是有点奇怪,五处现在,可以随随便便临检娱乐场所吗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问得比较刁钻,按理说,治安处还真有这个权力,不过,由于

    大气候是展经济,所以,哪怕是临检,跟上面交待经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五处的处长赵红军有担当,敢为属下扛雷,一口咬定就是五处组织地行动的话,这件事还真的没办法深究。

    可是,刘东凯同赵红军的关系极好!刘副局长马上就反应过来了,这个瘟神瞄上老赵了,他可不想让好友出事,“哦,这个……他们在哪里临检呢?带队的是谁?”

    那警司一听到陈太忠拿熊茂说事,登时就惊得面无人色了,这件事虽然是白天才生的,但影响实在太大了,市局的警察只要不是请假没来上班的,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而且,这年轻人似乎……对熊茂事件的经过,非常地了解?

    他还没来得及向陈太忠询问,又骇然地听到,人家接起了刘副局长的电话,而且说话也不是很客气,难道说这个人,比坐在那里地那个胖子还难打交道吗?

    他正提心吊胆地竖着耳朵听陈太忠打电话,却不防面前这厮直接将手机递了过来,嘴角还噙着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,“呵呵,赵红军的电话你不接,刘东凯的你接不接?”

    —

    那当然是接了,现在的警司已经被骇得头皮麻了,既然不接的后果可能导致熊茂一般的下场,再给他个胆子他也不敢不接。

    这句话,刘东凯在听筒里也听到了,现场的警察,刚才没接老赵的电话?

    刘副局长是何许人?他也是从基层干到这一步的,这话里的意思,他再明白不过了,敢情五处这帮家伙们,这趟走的是私活!

    若是堂堂正正的临检,手续齐备不齐备倒还在其次,现场的警察,绝对不可能不接直属领导赵红军的电话。

    出这种私活,目的不是为了泄私忿就是为了图钱财,对于领导的电话,自然是能不接就不接了,等木已成舟,该出的气出了该罚的款也下单子了,领导想再说什么,也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话说回来,那些人真要同领导关系好的话,就算不接领导的电话,领导还打不到带队者的手机上不成?

    反正,警察的公众形象还要维护,每每到了这个时候,领导还得替下属们擦擦屁股,没办法,警察的工资就那么一点点,工作风险还挺大,不捞一点外快谁肯认真地干事啊?

    这年头,讲究的是“理解万岁”。

    所以,刘东凯也很理解里面的猫腻,可他一听说在场的警察为了点私活,把陈太忠都得罪成这样了,心里禁不住大怒,这“理解”二字登时就被抛到了爪哇国,“我是刘东凯,警o2oo1oo5,字、级别和所属工作岗位!”

    这位一听刘局长向自己报警号,登时就傻眼了。

    这种事实在太罕见了,同是系统内的人,他太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了,刘局长肯定是遭遇了极其强大的不可抗力,眼下是要严格地按照条例办事了。

    甚至,刘局都可能在一定范围内,出条例来办事,不过,人家偏向的,绝对不会是自己这一头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刘局,我……我是特行的小姜啊,那个啥,我们马上走人,马上就走,我真不知道幻梦城是您……”

    话说到一半,门口又撞进一人来,三杠一星,却是个三级警督,“那个啥,张……哈,张、张大哥你真在这儿啊?赵处刚给我打了电话呢,好了,我们这就走、这就走。”

    张开封肥嘟嘟的脸上,冷得能刮下一层霜来,“既然来了,着什么急走啊?那个……你姓……姓陶是吧?今天这事儿,你不跟我解释解释?”

    市局就坐落在清湖区,对上别的区的人,他们或者能趾高气昂一下,可清湖区政府的老大张开封,算得上是实打实的地头蛇,你警察局再牛,在人家的一亩三分地上,不想停水停电停电话的话,最好还是保持点相应的尊重。

    当初陈太忠和古设计张开封小舅子的歌厅,之所以能够成功,很大程度上,是因为开区派出所属横山区管,也是接了街道办的示意去“扫黄打非”的。

    而且,不管怎么说,像那种涉及《治安管理处罚条例》的小案子,没必要的理由,市局也无从置喙,更何况,古手里有原始讯问纪录,那可是杀手锏来的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