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二百一十一章 智愚难辨(书号:760

第二百一十一章 智愚难辨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叫我吃饭,不是为了家总部的事儿?陈太忠还真的是哥们儿自我感觉太好,太……得瑟了?

    看着他目瞪口呆的样子,张开封拍着桌子笑了起来,脸上的褶子笑得都能夹住蚊子腿,“哈哈,太忠你要真那么想帮忙,我当然求之不得啦,哈哈~”

    “你没这意思,那当我没说好了,”陈太忠讪讪地回句嘴,他心里这个郁闷,那就不用提了,张开封笑得越开心,他心里就越憋火。

    啧,要不要使个障眼术,给这家伙的筷子上,弄上半只蟑螂呢?

    不过,想想刘望男就在一边,陈太忠还是中止了这个会带给他些许快感的打算,上次杨倩倩的反应他还记忆犹新,这年头害人不要紧,但把自家人搭进去就没什么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能帮张哥想,张哥很高兴呢,”张开封拍拍他的肩头,肥嘟嘟的脸上,露出了些许真诚之色,“我张某人,从来都是说话算话,你要是方便,帮我争取一下,那是最好了,不方便就别管我了,又不是多大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敢情,张开封看着那么多人对家的投资虎视眈眈,心里也有那么几分底虚,而他所想的将家总部设在清湖的法子,却是太容易招人记恨了。

    张区长能混到今天这一步,跟个人的能力没什么太大关系——事实上到了他这种级别,很少有人是单纯靠了个人能力爬上来的。

    他能坐稳这个区长,只是他在官场混迹得够久,也够低调。等闲不招惹什么人,再加上上任区长毫无征兆地被突然调任,他又及时地豁出面子,走动到了段卫华处。

    若是陈太忠愿意一力帮他搞定家,张开封倒也担当得起,可陈太忠要是阳奉阴违,表面答应了他,转头再跟其他人歪嘴。那么他惹的人,未免就多了一点,这不符合他不招摇的行事风格。

    想想就知道,陈太忠因为照个相,都能莫名其妙地惹了城建委地李勇生,张开封非常清楚谨小慎微在官场的必要性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事情,都不是他找陈太忠的原因。张开封热情相邀陈太忠,却是心里有一篇大文章要做,“好了,不说这个了。我朋友从香港稍了不少好东西来呢,拿进来给你看看?”

    “先喝酒吧,”陈太忠被涮了一道,心中有点不满,很奇怪,别人骚扰他,他烦得受不了,可张开封摆明了不是因为瑞远来的,他心里又有点隐隐的失落感。

    刘望男是挑通眉眼的机灵人儿。虽然不知道这个大区长为什么这么着紧地巴结陈太忠,却是看出了自家“老公”心里有点不爽,少不得拿着酒杯敬了两圈,再讲几个笑话说点典故。

    妙的是,她讲的还都是那些半荤不素地段子,这点功力。她很多年前就练出来了,暧昧的灯光下,温香软玉入怀,还有略带些暗示和挑逗的话题,一时间,房间里的气氛又热闹了起来。

    酒足饭饱之后,张开封打个电话,喊来了自己的司机,他现在的司机,已经不是那个三儿了。而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“小王那家伙。是不地道,”张开封腆着大肚子,懒洋洋地靠在沙上,一只手还搂着身边足可以做他女儿的小姐,笑眯眯地向陈太忠解释,“幸亏你提醒了我……”

    多地话,他也没再说,显然,张区长已经知道吃一堑长一智了,眼前这个新司机,虽然人很本份,做事也有眼色够伶俐,但是在此人面前讲述其前任的错失,也有点不妥当。

    小司机真的很有眼色,将拎来的两个盒子放在茶几上,轻声嘀咕一句,“区长,您忙,我先出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其中一个盒子里装了一个精美地手包,张区长热情地介绍,“这是路易.威登最新款的手包,呵呵,太忠你可以送人的,这个牌子,可是在素波都买不到的哦。”

    这是女人用的包!陈太忠下意识地看看身边的刘望男,果然,刘望男的神情看似平常,眼中却隐隐透出一丝狂热,这种眼神,他只在她做*爱到达**时才见到过。

    妈的,你们怎么都这么喜欢外国牌子呢?陈太忠心里真的很不是滋味,“呵呵,太贵重了点,开封区长……你这是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没几个钱,几千块嘛,”张开封不以为然地

    “咱俩又没什么上下级地统属关系,无非就是朋友间怕什么?”

    这倒是,我怕什么?陈太忠点点头,“呵呵,那是,按级别讲的话,那是我得向张区长你送礼呢,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盒子是个手机,最新款的,特小,”张开封轻描淡写一句,“哈,看你的手机破成这样,这个你也得要了吧?”

    陈太忠的手机买了不过一年多,不过,前一阵秦连成给配他地新手机,被他摔了,眼下这个看在某些人眼里,确实有点落后于时代了——虽然在大部分人眼中,手机还是奢侈品。

    “开封区长,你得说明白了,”陈太忠合上那手包的包装盒,似笑非笑地看着张开封,“你到底要我做什么事?要不,这两件东西,我是不敢收的。”

    他哪里有什么不敢的?不过,直觉告诉他,张开封绝对是无事不登三宝殿,他只是不喜欢被蒙在鼓里,在官场上,该搞清楚的东西,他觉得应该尽快搞清楚才对。

    “嗐,能有啥事儿?不过就是想让你在方便的时候,引见一下瑞远嘛,”张开封笑着摇摇头,“我知道现在你不方便,回头你记得帮我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愣了半天,才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用手上指歌厅的房顶,笑嘻嘻地问了,“呵呵,张哥的意思,你是想在上面活动一下?”

    他真的明白了张开封的意思,在张区长眼中,瑞远地投资固然重要,可家被黄老认可,这个事实却更让人心动。

    若是能跟瑞远处好关系,借着这个路子,能把话递到黄老那里,下一步,张开封一步登天都是有可能的!

    —

    做官是要说业绩的,可是,弄那些业绩,不也是为了上进或者说保住眼前的饭碗么?从这点上讲,张开封是彻彻底底地做到了“透过现象看本质”,搞业绩还不如攀关系。

    不过,张区长的岁数,有点大了吧?

    “是啊,”张开封苦笑着点点头,“反正我也快到岁数了,不过就是想在离任前,干上一届常委,这个要求……不算过分吧?”

    说实话,所谓的市委常委,只是在名义上好听点,还有就是正厅级而已,真要细说起来,不少常委位置的油水,还赶不上清湖区区长呢,他这个要求,真的不算过分。

    “常委有什么意思?”陈太忠嘴一撇,很不赞同他的观点,“你在清湖区做你的土皇帝不就挺好么?”

    “我这能叫土皇帝么?清湖区可是再中心不过的市区了,哪里是那些偏远县区能比的?”张开封继续苦笑,手却顺着那小姐的腰,来回地摩挲着,“能对我指手画脚的人太多了,还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那种,自古京官还不如外放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扯了,你那儿油水多得让人眼红,”陈太忠摇摇头,毫不犹豫地指责对方,“这种话,不止一两个人跟我说起过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人跟你说,下一任区长,我都危险么?”张开封的手,终于老实地停在了小姐的腰上,不再动弹,眼里也涌上了一份浓浓的自嘲,“清湖区的富裕,是个人就看得见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扭头看看怀里的小姐,伸出空着的那只手,在小姐脸上轻轻一拧,“哈,宝贝,出去帮要一瓶Vsop来,不过,要等几分钟才能进来啊。”

    “算算,我觉得啤酒就不错,”陈太忠忙不迭拦住了那小姐,他可不想再喝那么难喝的洋酒了,“我要半打嘉士伯,张区长要什么,你再确定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拒绝,张开封自然也要跟他喝啤酒了,那一瓶Vsop,是张区长一个人能喝完的,虽然剩下的倒掉也无所谓,可啤酒跟洋酒干杯,总是有那么点不协调吧?

    刘望男也站起了身子,以她的眼力自然已经看出,区长大人要跟老公说点悄悄话了,“太忠,我去趟洗手间,你俩慢慢聊。”

    这还真的是一个拿得出手的女人!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