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二百一十章 你不是范进(5/5赌债)(书号:760

第二百一十章 你不是范进(5/5赌债)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果然是无债一身轻啊,一块大石头啪地落地,借奥运有点小空码字,虽然经历了亲人故去的突事件,但还是信守诺言还完赌债了,预定下月月票,疯狂预定,裸奔中,月票榜是官仙唯一能露头的地方了。)

    陈太忠能这么快地转变态度,是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因为那个在等待的电话,是开区管委会副主任张瀚打来的。

    开区管理委员会的正主任,是由副市长杨锐锋兼任的,不过,杨副市长的兼任,只是表明个态度而已,左右不过就是个领衔的意思,以示市里对开区的重视。

    所以说,张瀚张副主任,其实就是开区的一把手,此人眼下将电话打来,其用意不问可知。

    陈太忠仔细琢磨一下,就这么任各路神仙不停地找来,似乎也不是个事嘛,索性,还不如略略表明一下态度,也好让某些人彻底死心。

    有人不死心?可以啊,不过,那样一来,张开封必然会成为自己的挡箭牌,陈太忠觉得自己实在有点孤立无援,少不得就要拉个人下水,共同抵御风险了。

    相较而言,张开封对家的要求,也是最低的,他只要求人家把公司本部开设在清湖区,而不是建厂这种排他性的要求——说实话,清湖区也没那么大片的空余土地。

    在他挂断电话之后,正琢磨着该不该给张瀚回拨回去呢,张瀚的电话再次打了进来,“哈,小陈吧。我是开区的张瀚,忙不忙?今天有时间没有?一起吃个便饭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张主任啊,好久不联系了,”陈太忠仰天打个哈哈,客气归客气,他的语气却是有点古怪,言辞也有些刻薄。事实上,张瀚只是在最近几天没联系他而已,当然,就是这关键地几天。

    不过,他有这种风凉话也很正常,在官场里的***里,锱铢必较这种品性虽然不被提倡,可具备这种品性的官员却着实不少。

    “今天……呵呵。不好意思,有点工作上的事要处理,没时间啊……”陈太忠打着官腔,告诉对方。妈逼的关键时候你不拉一把,哥们儿还记仇呢!

    “吃顿便饭而已,呵呵,”张瀚只当没听出他话里的意思,在电话里面装疯卖傻,“耽误不了你多长时间的,海上明月我订房间了,不见不散哦。”

    听说过强*奸的,还真没听说过逼着吃饭地!陈太忠淡淡地回了一句。“哦,不好意思,晚上张开封张区长约我了,哈,我这儿是分身乏术啊。”

    张开封是副厅,手里的清湖区也是一等一的大城区。富得流油;开区虽然比较受重视,但张瀚个人只是三年的正处,前途比较看好的准副厅而已,他这话拒绝得很合章法,我总不能大官不陪去陪你这小官吧?

    “清湖的张开封?”电话里,张瀚明显地一声倒抽了一口冷气,陈太忠在这边都听得清清楚楚,“他找你什么事儿啊?”

    妈逼的你算什么玩意儿,我有义务向你汇报么?陈太忠心里恨恨地嘀咕一声,嘴上却是没失了礼数。“张区长找我,肯定是工作上的事儿了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~”张瀚在电话那边长长地拖了一:..下我再给你去电话好了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幻梦城里,张开封和陈太忠喜笑宴宴地坐在一起,刘望男和一个通玉县地小姐作陪,正蒙头大睡的十七听说张区长驾到,也从床上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按说在这种场合,他的身份还勉强够做陪客,只是,他醒得有点晚了,来的时候席已经开了,他自是不能再入席了,只能偶尔过来招呼一下。

    否则地话,那可是对张区长太不恭敬了。

    张区长的城府,肯定是深的,在酒桌上他喜笑宴宴,妙语连珠谐趣无比,逗得刘望男和那小姐一直咯咯笑个不停,却是始终不肯谈及正题。

    不肯谈就不肯谈呗,陈太忠也无所谓,哥们儿的耐心,那是不比前两年了,最好是在你喝醉之前,都想不起来谈正题!

    遗憾的是,他这个愿望似乎被人听到了,席开了还没有二十分钟,他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,来电话的还是张瀚。

    “小陈,你和张区长在哪儿吃饭呢?我也去凑个热闹,”张主任话说得直接,而且语中颇有点责怪之意,“有什么特色菜没有?”

    陈太忠跟张瀚的关系并不是很熟,不过他知道,张瀚是入了章尧东法眼的人,那人地心性也高,平日里说话做事,很有点锐气,很多人都不是特别喜欢他的张扬

    在这一点上,同陈太忠倒是有几分相似之处。

    可别人能忍受张瀚的性格,不代表陈太忠也能忍受,尤其是两人还有点不对路的时候,再说了,他和张开封在幻梦城这种大名鼎鼎的娱乐场所碰头,传出去也不是很好听吧?

    他正琢磨着怎么回绝了张瀚呢,电话里又说了,“小陈啊,我在市政府呢,等锐锋市长忙完,我俩一起过去!”

    你丫这是拿官压人呢?陈太忠登时就有点恼火了,杨锐锋就大啊?“哦,是这样,我们是私人聚会,这个场所不是很方便,张主任这么着急找我,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张瀚登时就在电话那头噎住了,他可没想到陈太忠会这么不留情地顶了回来,看这架势,人家不但没把自己放在眼里,连杨锐锋的面子地都不卖呢。

    —

    有什么事?若是电话里方便说张瀚早就说了,可是,这种事情不当面说,很多微妙之处根本无法来表达,而且电话里轻描淡写地说两句,也会显得他对这事不够重视。

    “倒是没什么事,”张瀚的嘴巴不由自主地打个磕绊,啊,张开封去得,我就去不得?啥时候你也变成这样了?”

    他心里不但憋气,还着急不已,总算他还知道,张开封的清湖区容不下家去建厂,若是换做项大通的话,怕是他要卡着陈太忠的脖子问“你在哪儿”了。

    不过,张瀚也知道,张开封在凤凰市官场里可是摸爬滚打了多年,虽然为人低调,但投身到段卫华旗下之后,总算也是风头渐劲,这两人的关系既然那么好,张开封就不能引见些别的竞争对手给陈太忠么?

    清湖区放不下现代化的工业园区,可其他地方放得下嘛。

    “改天,改天吧,呵呵,”陈太忠听到张瀚的话里带了一丝幽怨,而不是继续强势下去,心里就得了几分平衡,“现在实在是不方便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让他来吧,”张开封插口了,“这家伙整天往帝王宫钻呢,这点事儿不用瞒着他。”

    帝王宫正是在清湖区,看来,张区长对辖下的企业,还是比较关注地,连这些都知道。

    陈太忠苦笑一声,手捂住了听筒,“我说张哥啊,张瀚还带着杨锐锋呢,你确定……要他们来这儿吗?”

    “哦,那还是算了,”一听有杨副市长在,张开封登时摇摇头,“电话拿给我,我跟他说。”

    那最好了,我还想需要挑拨一下呢,没想到挑拨的话还没说,这俩人就已经对上话了,陈太忠笑嘻嘻地将手机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我说小张啊,我和太忠在你门口的金凯利呢,想来你就来吧,”张开封对着话筒,哈哈一笑,“最好是能把锐锋市长也叫来,咱们不醉无归啊。”

    金凯利?一听这话,张瀚还真的为难了一下。

    金凯利和帝王宫,是跟幻梦城鼎足而立的凤凰三大娱乐场所之一,帝王宫在清湖区,金凯利可是就在文庙区的人民路上,紧挨着开区。

    老话说得好,兔子不吃窝边草,张瀚是个上进心比较强的主儿,为了避免那些无聊者的闲言碎语,一般是不肯在金凯利出没,要玩也是去清湖区的帝王宫。

    不过,他知道张开封同自己是一类人,听到这话,禁不住怪笑一声,“哈,金凯利有什么玩头啊?要是我说啊,还是去帝王宫,我请全套了,怎么样,开封区长?”

    张开封当然不可能答应,自己的辖区内,他也是要注意影响的,要不然,他一开始也不可能打算请陈太忠去金凯利了,“看看,你不来,那就不能怪小陈没诚意了。”

    至于杨锐锋,他提都没提,事实上,市政府那帮人也一样,政府办公大楼就在文庙区,谁会去金凯利玩?帝王宫都不太保险呢,以他的了解,最近政府那帮人,来幻梦城的倒是越来越多了。

    被他这么一打岔,张瀚实在也不能说什么了,随便聊了两句,讪讪地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一见双方没掐起来,陈太忠有点不爽了,“张哥啊,你要是想让家在清湖区设点,那这个张瀚,你得帮我扛着,要不我这工作,可是难做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家……清湖区设点?”张开封讶然地重复了一遍,呆呆地看着他,“那是我以前随口说的,不是跟你解释过了吗?这事,我们要考虑兄弟单位的情绪啊……”陈太忠登时就愣了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