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二百零七章 罪恶勾当(书号:760

第二百零七章 罪恶勾当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你少给我玩儿这些幺蛾子,”陈太忠低声嘀咕一句,买卖的,不是来泡妞的。”

    他可是知道瑞远有几斤几两,以这厮的睚眦必报,眼下居然肯就这么放弃,显然,十有**是看上这女警察了。

    “制服诱惑,你说过的!”瑞远低声回了一句,“再说,我只是欣赏而已,纯艺术的,这难道也有错?”

    “有错没错,回头再说,”陈太忠拽了他,也不跟其他人打招呼,跳上桑塔纳2ooo,“走,上车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走!”瑞远居然耍开了小孩脾气。

    “那你呆着,我先走了啊,”陈太忠哪里管他的情绪?他倒不是对总的制服情结有看法,在他看来那女警的长相,也未必担得起“诱惑”二字——反正是绝对入不了他的眼。

    他有别的想法呢。

    陈太忠非常清楚,瑞远并不是一个特别急色的主,这厮居然能在光天化日之下,放下旧怨来试图勾搭这个女警,估计那就是传说中的王八看绿豆——对了眼了。

    对瑞远的眼光和品味,他不想评判,毕竟这世界上的男人是如此之多,就算他是罗天上仙,也不能让所有人都认同自己的审美观点,有特殊爱好的人还都不少呢。

    可是,他不能让瑞远得手,是的,坚决不能,想把这家伙留在凤凰市,那就得让丫有点念想儿才成,现在,那女警察就是暴风雨中的母蛾子。陈太忠则是要把瑞远这只公蛾子带离现场先。

    至于那女警察是否结婚了,婚外恋是否道德之类的,陈太忠却是根本不去考虑,就像他不逼良为娼却也不反对刘望男逼良为娼一般,别人的道德,关他什么事儿?反正现在不讲道德官员海了去啦。

    他现在想地就是:短期内,一定不能让丫得手!

    那你走吧!面对陈太忠这话,瑞远恨得牙根儿直痒。可是,看看周围围观的人群,还有三四个睚眦欲裂的警察,他真没有单独留下来继续泡妞的勇气。

    “着什么急嘛你,”眼看车都动了,小马哥同学终于迅疾地拉开车门坐了进去,悻悻地着牢骚,“极品啊。太忠,你不这么认为?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他还一边摇下车窗,伸手向那女警察再见。顺便继续微笑着,好显露他洁白的牙齿。

    “我饿了,”陈太忠不管他,直接二档起步,“嗵”的一声,小马哥伸出车外的脑袋重重地撞上了车窗沿,大大的墨镜掉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慢点嘛,饿死鬼投胎啊?”瑞远缩回脑袋,揉揉头侧。“亏得有眼镜架挡了一下,要不就得肿了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人一辆车,就在众目睽睽之下,打完人之后扬长而去,身后只留下无数愕然地的眼神。

    有那眼尖的,看出了桑塔纳车牌的来历。不由得纷纷猜测地上倒着的那三位警察,到底是得罪了谁家的公子,居然在分局门口被人海扁?

    古这也算完成任务了,毫无疑问,陈太忠不可能再为这三个人说情了,但是,正是因为他的到来,地上那三位也没再被暴打下去,多少……也可以算是给了他点面子?

    除了陈太忠,没人认为。瑞远的停手,是因为那个女警察地出现,这事儿听起来实在太不靠谱了——天底下不可能有这种色*情狂人吧?

    连古都不这么认为,他迎着才从车上走下来的李教导员,“小李,那女的是谁啊?怎么看起来像是个二愣子?”

    “那是户政科的高春梅,疯婆子,省第三监狱高政委地女儿,”教导员笑着摇摇头,“没听说过?她一直想干刑警的呢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正说着呢,高春梅手里拎着瑞远掉下的墨镜走了过来,“老李,这是那人掉下来的,将来能做证据……”

    “做个屁的证据,”古见这女人如此拎不清,登时就作了,“人家车牌都不怕你记住,还怕什么?你最好问问你那三个同事做了些什么吧!”

    “我决定了,就在凤凰市投资了!”陈太忠找个中档饭店,两人正坐着等上菜呢,瑞远忽然没头没脑地来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通常情况下,陈太忠的线条总是粗的离谱,听到这句原本应该他兴奋不已的话,也没有太在意,只是漫不经心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这不是他心里想要的,只是他地领导想要的,所以,对他来说,没什么特别值得惊喜的地方

    “我说,就算你不在意,难道不可以装个高兴的表情出来吗?”看到自己精心准备的飞刀没有奏效,瑞远感觉有点受伤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很高兴,”陈太忠冲他龇牙一笑,转头向包间门口望望,“这饭店上菜也太慢了吧?下次不来这家了……”

    瑞远苦笑着摇摇头,他真的越来越佩服陈太忠这种心性了,无数人打破头都想得到地一句话,看在对方眼中,居然还比不上一盘菜重要?

    “太忠,我挺喜欢你的,别干你那个小科长了,过来跟我干吧?”

    —

    瑞远这话,绝对是自肺腑的真心话,他是真赏识陈太忠,这人不但讲义气够朋友,行事敢作敢当,最重要的是,总觉得,自己跟此人实在是太投缘了。

    而且,所有的事实都证明,这人在凤凰市,实在是手眼通天之辈,有了此人的坐镇,别说三亿多,就算十三亿的投资,家也敢往凤凰砸,就是怕凤凰市消化不动!

    “跟你干?”陈太忠讶异地反问了一句,随即不屑地摇摇头,轻笑一声,没再言语。

    虽然他没说话,但是骨子里那种轻蔑,却是被瑞远感觉到了,总登时就禁不住有点恼羞成怒了,“你这是什么表情啊?我是真心想请你呢,只要你愿意,价钱随便你开。”

    你这不是小看人吗?陈太忠有点不高兴了,不过,想想对方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,这点火气也实在没办法泄,说不得只能轻笑着摇摇头,“呵呵,你请不起我。”

    瑞远也轻笑着摇摇头,他不相信这话,家屹立凤凰市数百年,近百年在海外又开拓出不小的市场,对于人才的运用,他们有自己地一套理念。

    这世界上没什么收买不了的人,差别只在于你是否愿意付出那么多就是了,“你开个价码出来嘛,就算联想的少帅郭为,不是也有个价码的吗?”

    97年的时候,郭为正红得紫。

    “你们家投资到凤凰的钱,全给了我也不够,”陈太忠摇摇头,轻描淡写地断绝了对方的念头,“你根本不知道我要什么,谈这种事伤感情……哦,菜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要什么?”瑞远还真是要打破沙锅问到底了。

    你烦不烦啊?陈太忠被他弄得胃口都没有了,只是,眼下的他,已经知道在某些场合,需要照顾别人的自尊,终于莫测高深地摇摇头,拿起了酒盅,“咱不说这个了,为了家在凤凰的投资顺利,干杯。”

    “哦,对了,”瑞远登时被这句祝酒辞扯回了现实,忙不迭地叮嘱,“这个投资的事儿,你先别说出去,我还得跟爷爷汇报一下,而且还得经过董事会的研究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同理啊,呵呵,”陈太忠笑呵呵地点点头,“我的心思,你也别跟别人说,我不想让他们把我当作精神病。”

    你那话,我说出去,别人也得信呢,瑞远撇撇嘴没有搭腔,这世界上,真有人敢说,自己不把几个亿放在眼里的么?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不相信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不知道为什么,忽然生起了一丝卖弄的心思,凭空一抓,手中就多出了一件……情趣胸罩!

    正是那银色的纱网系列。

    瑞远登时就傻得不能再傻了,他石化了半天,才缓缓问,“呃……这个,太忠啊,我还不知道,你会魔术呢……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他一边抻抻脖子,咽下一口唾沫,显然,他内心的震撼,比表面上表现出的,要强烈得多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认为是魔术么?”陈太忠不做解释,只是淡淡地反问了一句,脸上也有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嗯,是魔术,”瑞远已经不想考虑这个问题了,因为他知道,对于这种他不能理解的自然现象,最好还是少问的好。

    万一人家是大6国安局的呢?

    国安局里能人无数,尤其在海外,被人传得神乎其神,瑞远所知道的就是,国安局的人,拥有种种特权,是那种杀人不眨眼的主……还不用埋。

    他怎么敢继续多事?于是,下一刻,他就很有头脑地转移了目标,“哈,e罩杯,怎么样,我的眼光不错吧?”其实,太忠是国安局的人的话……我不是更安全了吗?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