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二百零五章 架出去打(书号:760

第二百零五章 架出去打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午时分,陈太忠开着那辆o牌桑塔纳在路上横冲直撞,副驾驶座上,手紧紧地拉着车门把手,“那个啥,太忠,要不……还是我来开吧?”

    一想到能亲手扁人,总就说不出地兴奋,梁天驰本来不放心,想跟着来呢,被他严词拒绝了,“你和小裴在医院等着吧,跟太忠在一起,你们还有啥不放心的?”

    而眼下,他有点后悔了,太忠这驾驶技术,真的不是让人很放心……错了,是很不让人放心!

    “你开得慢点,我有点晕车了!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戴着墨镜呢?”陈太忠很不满意,这厮自从坐上车就一路嘀咕,我陈某人还会“万里闲庭”呢,那倒是不会晕车,问题是能告诉你么?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赶时间呢?熊茂他们在‘好又来’喝酒呢,去得晚了找不见人怎么办?”他很讨厌别人说自己不行,哪怕是驾驶技术!

    前不久,陈太忠的手机收到了那三人的资料,他才说要出去帮瑞远买一副墨镜,省得别人认出来,就不好听了,结果又一条短信来,说是那三人接到双开通知之后,正找了一个地方喝闷酒呢。

    这个信息来得很蹊跷,而且是一个陌生的手机号,不过,陈太忠也不在意,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还不如赶来看看。

    不是陷阱的话,他就抓到人了,是陷阱就更好了,他能借此搞出点风风雨雨来,到时候家想不领情,怕是也不好意思吧?

    奇怪的是。瑞远对他的信心不是一般的强,虽然他强调了,这次或许会有点危险,但总直接来了一句,“跟你在一起,能有什么危险?”

    这话……陈太忠很爱听,不过想想万一有什么意外,他还得分出些仙灵之气保护那厮。心里又有点不痛快,人呐,就是这么矛盾。

    总算还好,两人冲进那个小酒店地时候,三个酒意上头的警察正在那里拍桌子瞪眼地牢骚,附近几桌根本没有客人敢坐,服务员也躲得远远地。

    “这警察,不做就不做了呗。熊头儿,咱们三个摸着做点买卖好了,您不是有门路么?”一个年轻的警员着牢骚。

    “就是嘛,”另一个随声附和。“就冲着熊头儿的人面儿,早该下海做点买卖了,湖西区谁还敢不买账?”

    “嗐,那是说话呢,”熊茂苦笑一声,旋即又狠狠地一拍桌子,“我早就不想干了,可今天一想到要脱了这身皮,心里这滋味……”

    “滋味儿不好受吧?”陈太忠走上前。笑眯眯地接话了,他带着一种怜悯的目光,很“哀伤”地点点头,“是啊,不能随便打人了,遗憾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去你妈的……”熊茂还真是火爆脾气。一听这话不是个路数,站起身子就去揪陈太忠的领子,另一只却是去抄桌上的酒瓶。

    “啪”地一声,陈太忠抬手就是一个耳光,硬生生将熊茂扇翻在地,他在手上加了点内气,这一巴掌下去,熊茂半天都没爬起来。

    另一个小警员反应也不慢,身子一直就蹿了过来,不过他再快。能快过陈太忠?只见罗天上仙脚一抬,他地身子打着转就飞了出去,“喀喇”一声,一张餐桌被他砸得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剩下的那位,直接就傻了,痴呆呆坐在那里半天,才尖叫一声,“袭警,你们袭警!”

    “老子就袭警了,你咬我啊?”眼见陈太忠大杀四方,瑞远也跟了过来,手中拎着一个圆凳,狠狠地砸向这家伙。

    这位的身手明显不如那俩,或者说他酒喝得太多了,居然没避开这一凳,结结实实地挨了一下之后,晃悠两下,连人带凳子,仰面朝天地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时值饭点儿,周围的人倒是不少,不过,看他俩下手这么狠,而且打的还是警察,谁吃多了撑的,敢上来自寻死路?

    接下来,自然就是瑞远的个人挥了,他踹这个两脚,又砸那个两凳子,一时忙得不亦乐乎,嘴里居然也不闲着,“你们不是能打人么?站起来,接着打呀……”

    陈太忠旁观了一阵,现瑞远动手还是很小心的,丫嘴上说得挺狠,实际上,拳脚和板凳都在向三人身上肉厚地地方招呼,比如说臀部、大腿、脊背之类的地方,至于头部那些比较敏感的地方,倒没敢下手。

    “人,不是你这么打的,”他实在有点忍不住了,上前就是重重地一脚,正踢在一个警员地头部,那位全身一震,登时就口吐白沫了。

    —

    “打人,那是要讲技巧的,”一边说着,他价值两千多的皮鞋,就踩到了熊茂的手上,脚尖轻轻一转,熊茂就出了杀猪一般的喊声。

    “这个我也会嘛,”瑞远学着他的样子,去踩另一个警员的手,谁想那位昏昏沉沉中,反应也还算机敏,居然把两手藏在了身子底下,死活不肯被他踩到。

    “过分!”瑞远跳了几下,现始终不能如愿,羞愤之心一起,抬脚狠狠地踹向对方的头部,终于踹个正着。

    不过,他没打惯人,终是不敢用力去踢人头部,踹的力道虽然不小,但比起轮圆了大腿地狠踢,还是差了一些力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这么打没意思,”陈太忠拽住了他,向四周努努嘴,“你看这些人……”

    周围站了一圈看热闹的人,大家正看得起劲呢,眼见打人者抬头四下扫视,禁不住纷纷后退两步,谁也不想遭那池鱼之灾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……怎么了?”瑞远一时有点反应不过这话的意思来,他正热血上头,打人打得过瘾呢。

    “没劲啊,都是些小老百姓,”陈太忠脸上泛起一个很阳光的笑容,“没什么有份量的人物,影响不够轰动,咱也不够解气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?”瑞远地眼睛一亮,他已经隐约猜到陈太忠要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把他们架到湖西分局门口去打,呵呵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解释,随即,又沉下了脸,“那儿,是他们打你的地方,男子汉大丈夫,从哪儿跌倒,咱就从哪儿爬起来!”

    “哈哈,太忠你简直是……太嚣张了,”这个建议,实在太合瑞远的胃口了,不能恩怨分明,实在枉为男人啊!

    他狠狠地冲着陈太忠胸口来了一下,“不过这个嚣张……哈哈,我喜欢!”

    于是,酒店众多的食客,眼睁睁地看着三个警察被这两人逼进了一辆小车内,马达声起,桑塔纳一溜烟不见了踪影……

    “o牌车,原来是狗咬狗啊,”有人现了车牌的秘密。

    “废话,敢打警察的,能是善碴么?”一边有人耻笑其见识,“你以为呢?像你这种,最多也就是回家打打老婆……”

    不多时,桑塔纳2ooo就开到了湖西.=.穴,扔在人行道上,“就这儿了,瑞远,使劲儿打,不打白不打。”

    看着庄严的国徽,瑞远有点心虚,“太忠,这个……没事吧?嗯,我不是害怕,我是说……不会对你的仕途造成什么影响吧?”

    “我的仕途?你丫是关心你地人身安危呢,”陈太忠一语就道破了他的心思,不过,他也没在意,人都是自私的嘛,“你放心好了,还是那句话,想不想在凤凰市投资那随你,反正,只要有我在,我保你呆得舒心走得轻松!”

    我还真是多虑了呢!瑞远狠狠地鄙视了自己一下,四下瞅瞅,眼见不远处有棵歪脖子柳树,上前折下一枝来,走到三人面前,不由分说地抽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分局门口公然殴打警察,这事儿实在太罕见了,虽说是午饭时分,可这世上的闲人,就如同少女脸上的小豆豆一般,哪怕就算粗看平滑,仔细找找,还是能找出一些的。

    不多时,分局门口就围了一堆人上来,分局值班的警察听到响动,走出门去一看,却现被打的那三人,正是今天上午才被双开了的。

    有个把不知道根底的警察,惊见同事被打,就想走上前去打抱不平,只是,一边早有人将他们拽住了,“行了,胸毛今天才被开除了,这肯定是整他的人在打人呢。”

    “熊茂?”一听这个名字,想上前的人都懒得多事了,这家伙平日在局里,很是不得人心,打他?打得好啊。

    “不过,这俩人这么做,置咱们人民警察的形象于何地啊?”还是有人出了不平之音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