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二百零二章 若即若离(书号:760

第二百零二章 若即若离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着王宏伟那副苦瓜脸,陈太忠心中忽生不忍,他知道唐亦萱,应该是有点关系的,不看僧面看佛面,唐亦萱为我做了这么多,哥们儿也不能太下她的人的面子吧?

    他走到瑞远身边,轻轻一碰对方,等瑞远讶异地扭头的时候,他的下巴向刘东凯那里耸耸:瑞远啊,别难为这个了,那厮才是重点呢。

    瑞远当然能看懂这样的暗示,他笑嘻嘻地摇摇头,打断了王宏伟的话,“好了好了王局长,这根本不关你的事,一种米养百样人,我是开公司的,我很清楚,手下人有的时候,是不会那么听话的啦……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他一边看看刘东凯,“倒是说刘副局长,星期五的时候,你好像说了,你是管纪律纠风的,这是你的职责范围吧?”

    刘东凯赔着笑脸走了过来,“呵呵,没错,这件事啊,周五一回去,我就向王局和路政委汇报过了,当时我就提出了,对这种害群之马,一定要严惩,我个人的建议是双开,不过眼下,还有些流程要走……”

    瑞远的话虽然绵里藏针,可刘副局长根本顾不得计较那么多,谁能想到,两天前还是鸡肋一般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人物,在一夜间就来了一个绝地大翻盘,瞬间就成了人人追捧的香饽饽?

    每当想到这里,刘东凯就禁不住庆幸不已,幸亏当时,我很有远见地做出了严惩肇事者的决定,否则的话。这一关真的是难过了,是地,没有人敢忽视黄老在这个城市乃至于这个省份的影响力。

    至于向陈太忠认错赔不是,这种小小的屈辱,他已经不介意了,没有这个前奏,他也不可能那么决然地做出上述决定。

    想得再恶劣一点的话,如果当天他不是硬着头皮服了软。陈太忠想收拾他,怕是都不用再收集材料了,只拿眼前这件事做文章,就足以将他收拾下去了!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这个,他才能在今天,陪着政法委书记乃至于市委,若不是他在这件事里很固执地坚持了自己的意见。又准备了大量的材料,陪着王宏伟一起出现的,应该是路政委才对。

    对别人来说,这是一件很不幸的事件。可对他而言,这是一个显示他才能地机会,他是不幸的,因为他卷入了这件事中,可是他又是幸运地,因为他……向一个小人物弯腰了!

    “还要走什么流程?”政法委戎书记冷冷地插话了,“特事特办好了,对这种官僚主义作风严重,给社会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。又严重阻碍凤凰市经济展的害群之马,直接双开就完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扭身看看章尧东,“尧东书记,我是坚持这个主张的,您看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章东点点头,面无表情,“你是政法委书记,我就不多说了,不过,这种事情,我不希望再看到,再听到。”

    这两句连消带打,弄得戎书记脸上都有点挂不住,她心里清楚。章东对秦系干部也不是很待见,这还是她平日里比较低调,换给秦小方是政法委书记,没准还有更难听的话呢。

    章尧东也没管她的感受,脸略微侧一下面对瑞远,又泛起了一丝笑意,威严中不失亲近之意,“呵呵,小,以后在凤凰市,再遇到什么事情,直接打电话给我,你们是支援凤凰市经济建设的大功臣,这种事情,不能让它再生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尧东书记,说话倒是有些章法地,陈太忠远远地看着,头不由自主地微微点点,就是嘛,大家好歹也是政府官员,不能表现得过于见风使舵的吧?

    这一刻,他的心情有些矛盾,既希望瑞远受到市里足够的重视,却又不希望大家显示得过于谄媚或者说急功近利,无论如何,他自己也是凤凰市官场中地一员,这些领导表现得太过份的话,他自己都难免会有点“羞与为伍”的耻辱感。

    章尧东的表现,挺符合他的期望值。

    章书记的话才说完,一旁一个小年轻就递了张小纸条给瑞远,“总,这是章书记的电话,有急事的话,可以打最下面的那个手机,开会都不会关机地。”

    “哦,谢谢了,”瑞远接过纸条,摸摸自己的

    ,转身将纸条递给了裴秀玲,“我没口袋,小裴你先好。”

    “章书记是凤凰的父母官,一般我也不会去打扰的,”他笑笑,脸上是不卑不亢的神情,“有什么事的话,我会找陈科长地。”

    “陈科长?”章尧东听得就是一愣。

    “哦,就是他,陈太忠,”瑞远反手一指陈太忠,“是招商办业务二科的科长,年轻人做事踏实,也有分寸,我爷爷都很喜欢他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就是陈太忠?”章尧东扶扶鼻梁上的眼镜,上下打量陈太忠几眼,露出一个和蔼又不失威严的微笑,“早听说你了,不错,是个好干部,也不亏我让他们把你借调到招商办。”

    —

    一边说着,他一边转头看看秦连成,“小秦啊,怎么样?我对你的工作还够支持吧?呵呵,太忠这样的好小伙,是该给他加点担子的……业务科长?不错,嗯……”

    他嘴上这么说,心里却是在嘀咕,这个招商办,什么时候出来业务二科了?

    秦连成更是听得满头黑线,他那业务二科,不过是随口说说拿来应急的,眼下人家当着市委书记和政法委书记的面,说出了这话,可要他怎么收场?

    招商办不过是副处级的单位,规模也小得可怜,但真要说起来,这个办公室在凤凰市官场绝对是个不可小瞧地单位,这年头经济挂帅,谁敢小瞧这里?

    想想他作为一个副厅,还挂了这里主任的头衔,其重要性就可想而知,那不仅仅是高配,而且高了还不止一级呢。

    以秦连成的地位,也不能一手遮天地搞出一个业务二科来,那里一个箩卜一个坑,人员编制和级别,都卡得死死的,否则的话,章那里没业务二科。

    “哦,章书记对我们招商办,真的很重视,”秦连成不敢看章尧东的脸色,只能对着瑞远说事儿,“嗯,总你想在哪里投资,尽管开口,有尧东书记做后盾,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?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他心里一边暗暗决定,等一下,还是得找个机会,跟章书记解释一下业务二科的来历,没办法,人家家认这个,他就算能蒙过章东去,可瑞远却未必肯答应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可担心的?”瑞远一听这话,新愁旧怨不由得涌上心头,妈的,就在两天前,我担心的东西还那么老多呢,现在大家一看没什么危险,都把脑袋探出来了?

    “哦,这个投资啊,”他拉长了语音,原本他是想说得客气点的——老话说死了,“民不与官斗”,可眼下既然想到了那些不愉快,他的怨气,少不得又爆出了少许。

    “嗯,现在我不想考虑这件事了,以后……以后再说吧,”他强忍着心里的不快,轻轻点了点头,脸上也涌上了一丝带了疲惫的笑意,“呵呵,现在我还是想先把病养好。”

    当然,他自认那是一个“疲惫”的表情,但落在现场人的眼中,大部分人认为,那应该叫怀恨或者说悻悻。

    能留在现场的,没一个脑瓜不够用的,瑞远话里什么意思,大家都听出来了,人家说的是“以后”,但事实上,那是“没有以后了”的意思!

    一时间,病房里静得连掉根针都听得见,一大笔投资,就这么从凤凰市飞走了?

    并不是所有人都把这笔钱看得那么重要,比如说,章尧东就是这么认为的,三四个亿是不少了,可缺了这笔钱,凤凰市的经济就不展了?还是说凤凰市的人民生活水平就无法提高了?

    显然,没有严重到那个地步!

    章尧东看重的,是别的东西,瑞远不在这里投资并不打紧,可家万一哪天去北京拜会黄老去了,黄老一问起来,家之所以不在凤凰投资,是因为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,那他这个市委书记,怕是也只有请辞的份儿了!

    想当初,他居然敢跟省委常委、素波市长朱秉松悄悄扛膀子,也要把家拉到凤凰来,可不也是为了给自己的业绩上留下浓重的一笔么?所以,他更不能允许这件事的生!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